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伞修】法定遗产r18 六。入骨【水果,药物】3094字

emmmmm久等了,早就说要更然而现在才更,早就说要出现助攻人物然而剧情还是有点慢,不过马上就要出现啦,等到下次更新吧!
讲真有一段卡的死死的死死的看见就不想动笔码字到最后还是码出来了嗷长出一口气!感谢群里的小天使不离不弃坚持催更!虽然催更我还是会拖咳。
还有没有人没睡~
新章节还没出来的时候就500粉了我是不是该开一篇点文?或者520点文呐?好吧那就520。也不远了hhhh
完整未河蟹版见群560660795 答案叶神最帅
最后群里快要满员啦近期可能清一波群成员,没发言过的宝贝们要尽量活跃一下呀。不过即使清出去也可以自行加回来毕竟答案在那里嘛qwq
晚安。

——
六。入骨【水果,药物】

【河蟹】
易塘冷一直提到的是一个线,连接了易家和更深层的毒品贸易,这到底是什么线?难道不是叶父做的牵线?
据他调查,应该是叶家贩毒,而苏家只是跟叶家在白场上起了冲突,私下将人做掉的。叶修查的如此,苏沐秋查的亦如此。
他一开始并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然而证据和证人被明明白白放在眼前,所以他离了家,试图混入这地下三角,暗地调查着这件事,只是还未调查清楚就被苏沐秋抓了过来。
现在看来,他们两人调查的那些显而易见的东西,都是有心之人诱导的错误方向,那些“真相”,竟没有一件可以取信!
以及,易塘冷提到的暗线在这些年又被接了回来。苏沐秋不是警察的卧底吗?如何给他们接线?
不对。苏沐秋是警察这种事情连他只要小费心思就可以查到,妄论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易家。那为何易家如此信任苏沐秋,竟让他负责这么重要的交易?
【河蟹】
有侍从领命离开,易塘冷目送着那黝黑的木门再次关上,摇摇头,似有若无的叹口气,遗憾的总结道,“警察的日子也真不好过呢。”
蜻蜓点水,点到辄止,然而却让叶修骤然顿悟,把所有事情理出了头绪,一步一步走向那被埋藏封印的真相——
叶父根本不是什么毒枭,他才是真正的警方卧底!
苏父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他才是真正的毒枭!!
叶修骤然打了个寒颤,全身战栗不止。
易塘冷不是不知苏沐秋是警方卧底,他也极其确定着苏沐秋的卧底身份,只是基于从前苏家和易家的交情,让他们更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藕断丝连,所以易塘冷更愿意相信苏沐秋双重间谍的身份。即,苏沐秋是警察卧底,但却是苏家派去当警察卧底的谍中谍。
易塘冷最后那句话根本不是什么廉价的同情,那根本就是猎人把猎物玩弄于股掌时满足的喟叹!
他痛苦的闭上眼,祈祷自己所有基于假想的推测能够被推翻。
【河蟹】
门外传来仓促的脚步声,下一秒,房门就被人大力踹开,苏沐秋冲进房间,一眼看见痛苦蜷缩着的叶修,和旁边好整以暇的易塘冷。
他迅速把叶修抱起,脱下外套盖住叶修裸露在外的肌肤,赤红着双眼,暴怒地低吼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们别碰他么!”
易塘冷抬抬双手,做出投降的手势,高挑着眉毛调笑道,“安啦安啦,没碰他,只是送给了你一点好东西。”
苏沐秋蓦然抬头,瞬间察觉到叶修的不对劲,他瞪向易塘冷,哑声道,“你给他吃了什么!”
易塘冷避而不答,起身向外走去,说,“你不是喜欢弄疼他吗,就让他一次疼个够吧,这样才印象深刻。”
苏沐秋还想说些什么,易塘冷已经走到了门外,合上门之前,他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合作愉快,苏先生。”
苏沐秋怀里的叶修全身滚烫,已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他给叶修披上自己的外衣,把人打横抱起冲到地下车库,Leguls却早已在车旁恭候,见苏沐秋冲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再次递上那只在餐桌上见过的黑色皮箱,苏沐秋欲置之不理,Leguls先开口道,“苏先生,这仅是我家姥爷置备的一点薄礼,不会伤及身体,却能让您的宠物更加依赖您。”
苏沐秋抱着叶修绕过他,拉开后门,将人小心的平放在后座上,让他微微侧身,蜷缩着更舒服些,然后小心关好门,又坐进驾驶座,不屑于施舍Leguls一个眼神。然而Leguls话未至尽处,不理会苏沐秋的愤怒,顺势将箱子放进苏沐秋车厢,继续道,“若您实在不喜欢,用了最左面的解药便是。”
话音未落,车已绝尘而去,苏沐秋终究未把那所谓的“解药”扔出车去。
凌晨的城市里行车很少,偶有几辆大车和这匆匆赶路的轿车擦肩而过,然而时间依旧紧迫,苏沐秋听得出叶修的呻吟绝非是因为什么快感,偶然传到他耳边的也都是痛苦的呓语。他不安分的摩挲着后座的坐垫,圆润的指甲在真皮座椅上抓挠出滋滋啦啦刺耳的响声。
苏沐秋余光瞥向后视镜,看见叶修抓着座椅的手指节泛白,青筋突兀地骨节上交错缠绕,紧闭着双眼和紧皱的眉头,有疼痛激出的汗水顺着额角滑落到发际,然而下体却高昂着撑起修身的西装裤,在尖端晕染出一片深色的痕迹。
苏沐秋从未接触过那群王八蛋给叶修用的药,也不了解它的特性,此刻看着叶修受苦他只想把那群变态绑起来狠狠揍一顿出气。
等终于到家,苏沐秋把人抱着直冲浴室,放出温水让叶修浸泡在里面,试图缓和他的痛处,然而叶修在浴池之中坐都无法坐稳,与浴缸接触的皮肤如同针扎般冲击着他的痛觉神经,苏沐秋干脆也翻身进到浴缸里,把叶修抱在身上,犹豫再三,咬咬牙,还是给叶修喂下了Leguls指明的解药,和着备好的温水咽下,药效立竿见影,叶修痛苦的神色减缓,身体不再僵硬,软趴趴的靠在苏沐秋身上。
【河蟹】
爱没有错,相爱没有错。上辈子的恩怨在上辈子了结便可,他爱的是叶修,是离家出走进了他苏家门的懵懂少年,不是有血海深仇的叶家的少爷。
只要看到自己就会满足,对被虐待被怨恨都没有半句争辩,只是偶尔带着出去就会变得开心。
很简单。
也就是这么简单。
苏沐秋看着叶修陷在柔软的床垫里,给人细心掖好被角。心脏疼了一下,俯身又一次轻柔的吻了吻叶修唇角。
或许他应该放下仇恨的,他应该对叶修更好一些的。
然而叶修一直没有清醒。
——TBC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