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貌合神离r18 下。

想连更,我试试。
这篇拖得有多久,当时写的时候也只是心血来潮,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结尾那就这样吧!
所以依旧是可以把他当成路人叶我叶。
完整版见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食用愉快!
——

这或许是叶修最为痛恨宾馆的隔音设施的一次,厕所里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隔壁的队友都没有任何反应。以往还感觉联盟人性化的给找了个这么高端的宾馆,免去了因为半夜的一些不可描述之事而影响了比赛的情况,但现在叶修只想把设计这宾馆安保的人揍得哭爹喊娘。

求天不应求地不灵,生理问题不是他想忍就能忍住的。肚子疼得叶修全身直冒冷汗,稍微一晃动身体就能感觉到满腹的水流在肠道里回旋。

叶修强忍着疼痛,嘶声低吼道,“哥不管你是谁,今天我说没兴致就是没兴致,你要再不赶紧解决,给我来这套,以后就滚开再也别让我看见你。”

这是他最后的尊严,被人扒光强行灌肠之后拼命保守的底线。

他现在在乎的不是这个人是谁,而是今天这日子着实特殊,特殊到他这种没节操的人都想为这天留下一点点节操来。

因为今天是他曾经和苏沐秋定下一个约定的日子。不管如今苏沐秋对于这天持一个怎样的态度,叶修想做的能做的就是自己坚守。

如果连这一天他都主动去跟别人做了,那就是真的背叛了。

一个大男人说突然想哭着实矫情,但叶修心底也确实难免心酸。

这也算是他自食恶果吧。

【河蟹】

“沐秋,生日快乐。”

那是叶修自己的声音,存在录音文件夹里,没有发出没有给别人听过的对苏沐秋的祝福。

重复了十遍,十个文件,十年的生日快乐。

他的声音从稚嫩到越发成熟沉稳,吸烟使得他的声音微微沙哑,唯一不变的是那份酸涩的深情。

【河蟹】叶修恍惚间听见那人问,“为什么不发给我?”

他摇摇头,眼神被挡在黑色的眼罩之下,说,“我以为你忘了。”

是忘了,还是刻意不去记起,这种事叶修从来没工夫去细细琢磨。他本来以为苏沐秋早就对他腻了,而现下他最轻声的质问却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那人一手扶着叶修的腰,一手绕过叶修的头发,从后面解开方才打成的结。方才被沐浴露迷了眼,叶修现下有十万分充足的理由选择不睁眼面对身上这人。

鸵鸟把头埋进沙堆,是他最后的足以安慰自我的保护方式。虽然可笑,但苦乐自食。

“那你还记得吗?”

叶修终于有点情动,下体微微抬起,可怜巴巴无人问津。他被冲撞地说不出话来,也不想说什么,就随波逐流的点着头。

“你在外面还有几个炮友?”

叶修觉得这个问题着实无趣,简直就是那人在没话找话,于是也懒得认真回答,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头。

“那我帮你数数。喻文州张新杰周泽楷……一个木棍一个十字架一个枪杆子——有谁抵得过我这大炮能满足的了你?”

叶修气乐了,刚想说你这人怎么比我还不要脸,谁知道那人有意无意撞到了前列腺,激得他全身一抖,一句话跟着唾沫一起呛在了嗓子里。

【河蟹】

——FIN.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