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晨赫】赫宝,晨妈喊你回家吃饭

好久以前看跑男时候写的坑,晨赫+恺赫单箭头。这两天挖出来重新看一看感觉酸酸甜甜的把自己虐到了就重发一下吧,虽然坑了但还是蛮萌的23333。

——

陈赫有个大他七岁的妈妈。 

尽管李晨说了无数次他不是女的而妈妈这种角色只能由女人来当甚至有次被逼疯了直接把陈赫按到床上把自己脱光了show那一身肌肉给他看,跟他说有八块腹肌和小弟弟的人绝不可能是妈妈!却没想到赫宝宝把手放在他身上一通乱摸一边感叹竟然硬生生把李晨摸硬了。 
那晚上李晨慌乱乱的打手枪泻火,到了意乱情迷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想起陈赫撒娇喊他晨妈的样子,一时慌乱竟然精关不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射了出来。 
于是陈赫放大的贱笑的脸在李晨脑海定格,于是李晨保持着自慰的姿势在浴室里定格。 
于是晨妈再也不纠结于这个称呼了,任劳任怨的当起了赫宝的妈。 

说来两人认识是在很小的时候,那是赫宝还流着口水刚换牙,晨妈还背着书包去学校的年纪。 
几年摸爬滚打到了现在,李晨依然是一撒娇就心软的性格,但赫宝已经练就了撒娇神技,所以李晨愈加拿赫宝没法。 
打不得骂不得,哭笑不得的到了现在,成了一种相处模式,简简单单,普普通通。 

陈赫不是没有亲妈,只是他亲妈把他关到小黑屋里锁了起来之后再也不见了。 
陈赫不是没有亲爸,只是他亲爸把她从小黑屋里拉了出来送进孤儿院之后再也不见了。 
他只有六岁,还恋恋不舍的抱着一个破旧的小熊缩在墙角,期望着爸爸妈妈能把他带回家。
他等了半年,没有等来那一男一女,却等来了李晨。 
他鬼使神差的叫了那人“妈妈”,这个于他来说不敢亲近却又万分艳羡的称呼。 
可是两人这一生,这个称呼,都赖不掉了。 

陈赫可怜巴巴的拽住那人的衣角,紧紧地指关节都泛了清。他说,“你能带我走么?” 

李晨是资产家的独子,说是资产家,没有点黑色裙带关系,没有点黑道的地位,又怎么能安安稳稳坐在前几的位子上一坐几年?父母死于空难后上无长旁无系,遗产就全部归了他。 
也亏了家里的人都是对父亲忠心耿耿了一辈子的老仆人,悉心为他打理着一切,不然他一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早被一群狼吃得干干净净渣也不剩,而不是安安稳稳被专职保镖接送了上下学了。 

但是李晨很孤单。 
可是这种孤单在遇到陈赫的时候顷刻间烟消云散。 
其实陈赫的小手很软。 
李晨把陈赫的手抓进手中时这么想。 
握在手中软绵绵的却像在握着一簇小心折下的花朵,小心翼翼的,怕不小心把它弄碎。 
像他的心,倏然就变得柔软了。 

李晨拿陈赫当亲弟弟疼宠,尽管那人一直叫着他晨妈并且死不改口。 
李晨想,反正陈赫上了学之后,生理课会为他证明一切。 
可真当上了学,却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等着陈赫有了生理这门课,他已经叫了李晨七年的晨妈了。 
叫顺口了,听顺耳了,就改不掉了。 

青春期的少年总会叛逆。 
陈赫也是,讨厌学习,偷偷在课上睡觉,跟老师顶嘴唱反调,给人起外号,喜欢打篮球,会翘掉午休去打游戏……但他从来没谈过恋爱。 
他会卖萌会撒娇,还有点小小帅,他是各个女孩子的宝。收到了情书很多,全被他拒绝了,但从此红颜知己无数。 
这在某些男生眼里叫做装B。 
于是有很多次他被人堵在墙角,恶狠狠被警告着离xxx远点,我们是恺哥的人,小心你在这学校混不下去! 
“恺哥?” 
“连恺哥都不知道?一年三班郑恺,咱学校老大,我们是他的人,你小子注意点。” 
哦,一年三班郑恺,我隔壁那班。 

于是陈赫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把郑恺堵在了门口。 
与高大威猛凶神恶煞的想象不同,郑恺反而是个斯文秀气干干净净的男孩。 
陈赫指指怀里的篮球,咧咧嘴问:“会打篮球不?” 
郑恺神色古怪的看了陈赫几眼,才冷淡疏离的点点头。 

于是郑恺被拉着打了一下午的篮球。 
“五个?” 
“行,你先发。” 

第一局,5-3。 
第二局,5-4。 
第三局,5-2。 
第四局…… 

郑恺越打越顺手,陈赫被杀的毫无还手之力。
不记得多少局之后,陈赫瘫倒在地表示认输。
郑恺好笑的用脚尖勾了勾陈赫说:“这就死了?”
陈赫哼哼两声,挣扎半天不情不愿的坐直身子,问:“会联盟不?” 
“会。” 
陈赫一下子来了精神,“solo走起,小爷把你虐成渣!”  

英雄联盟这游戏要靠强大的操作力和计谋。 
 
solo地图选的是召唤师峡谷,5v5普通全图。 
郑恺在开局前几分钟老老实实打着小怪,因为他在这几分钟内压根没见着陈赫的人。 
solo的话不如只打中路,他默默刚跟着一窝自家兵冲到陈赫家塔底的时候,那家伙却不知从哪个草垛里传送送了过来,对着他qwe三键全按。 
陈赫用的是最基础的德玛西亚,纯肉盾一个,物攻高物防高,郑恺一个脆脆的小法师早在刚才就少了蓝还移动速度慢,对上缠人缠得紧的德玛就是死路一条。 

“天才陈赤赤拿到了第一滴血” 
郑恺默默咽下一口血,可以再无耻一点么? 

然后又到了互不干扰的阶段。 
小法师为了加成去打野,辛辛苦苦把野怪打到还剩一击总会被不知名地方冒出的德玛e键一按把怪抢走顺便打趴他半管血,然后按了q和幽灵疾步就跑。 

你是在用实际行动证明你可以更贱一点的是吧! 
可这两人就算是熟了。 

赫宝不怕考试不怕老师,就怕家长会,因为家长会总是李晨来开,而往往在家长会结束之后被留下的,都是李晨。 

“李晨先生,我想我们该谈谈关于陈赫的一系列问题。”老女人扶扶镜框,眼中精光一闪。 
陈赫被闪的心里一颤,颤巍巍向李晨身后缩了缩。 
他表示自己需要抱大腿。 
“这孩子调皮捣蛋不尊重老师还总翘掉午自习。不思上进,以后进入社会怎么为人民做贡献,为国家做贡献?你就这样默许他危害社会?” 
陈赫切切诺诺的小声喊,“晨妈……” 
李晨皱皱眉,心底有些不爽。 
“他这样好吃懒做,以后怎么赚钱养家?” 
李晨终于开了口了,他说:“我养他。” 
李晨其实并不是可以针对这个老女人,只是他听不得别人说陈赫不好,一句也听不得。 
人是他养的,凭什么由着外人说三道四? 

老师眨巴眨巴眼,半晌终于反应过来李晨的意思后瞬间怒了。 
“他不尊重长辈,怎么做人?” 
“我宠着。” 
“他连一技之长都没有,就甘心做一辈子米虫好吃懒做不务正业?” 
“只要会吃,我就不让他饿死。” 
陈赫缩在李晨身后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事实证明,生气的女人还是十分可怕的,至少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她声音拔高到尖叫发颤,“那他和郑恺怎么回事了!难不成他是个同性恋也是你惯出来的?” 
雷打不动的李晨终于挑了挑眉毛,反问,“郑恺?同性恋?” 

李晨不爱生气,但是一生气就喜欢钻牛角尖,钻进去就出不来。 
但他现在自己爬出来了。 

老女人自知失言,她也知道这只是一群女孩子无聊瞎说恰巧被她听到的,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他也只能死犟着嘴不松口,毕竟她的面子比较重要。 
“他和那个郑恺整天勾搭在一起,很多人都传着他俩在谈恋爱。” 

李晨表示自己愤怒了,转头瞪向陈赫。 
陈赫欲哭无泪,缩啊缩啊缩到墙角,颤巍巍说:“她瞎说的,我和恺子只是普通朋友。” 
“无风不起浪。”老女人推推眼镜,恢复了一派从容开始煽风点火。 
“我真是清白的……就算喜欢也是他喜欢我……” 
“嗯,他喜欢你。”李晨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情况。 
晨妈拜托你不要断章取义啊! 
陈赫表示自家大腿没脑子,是个猪。 
——但他还是得抱着。 

“晨妈,我只喜欢你啊……” 

李晨的一腔怒火倏然就被浇灭了。 

某天,郑恺又一次被堵在教室门口。 
来人恶狠狠瞪着他,叫嚣道,“喂,会打架么?” 
郑恺,“……”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