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晨赫】赫宝,晨妈喊你回家吃饭

感觉那时候的文笔比现在好我简直无药可救……

——

陈赫不得不去面对一个事实,李晨在读完大四之后要去国外进修三年考研。 
这意味着这三年内陈赫将食宿无靠,然后被遣送住校。 
其实陈赫有点小心理洁癖,他不想住校,校舍床板硬,睡起来不舒服,卫生条件差,还没有一堆私藏零食。 
而且万一同宿舍的舍友是什么乌七八糟的糟大汉,那么空气的清新程度都成了问题。 
或者是什么不三不四的臭流氓,看了午夜剧场嫌不够万一拐个女人进来宿舍怎么办? 
再者,他这么可爱,万一那个乌七八糟的臭流氓看上了自己怎么办! 

何况,三年啊…… 

他一脚踹开怀里的抱枕,跑去砸李晨的房门。
一声比一声急。 
李晨以为出了什么要紧事儿急急忙忙套了件睡衣就打开了门,不想怀中却摔进了一个庞然重物。 
那人把头埋在他的胸前,质地柔软的睡衣贴着皮肤遮挡了视线。 
半晌,陈赫闷闷出声道:“我不想你走。” 
李晨有一瞬不知道该把伸在空中下意识要抱住陈赫的手往哪里放。 
“因为我会想你。” 
该诚实的时候就要诚实,因为如果在不说出这句话,或许就晚了。 

“晨妈,其实我……” 
李晨却不知何故把手放下了,他打断了陈赫的话,一脸严肃的说:“陈赫,不要再叫我妈了。”
正值午夜,夜色中这一隅角落寂静的吓人,月映不进窗,台灯稀稀落落的光掩映着照不清两人脸上的神色。 
陈赫身体一僵,慢慢撤离了李晨的怀抱,他笑笑,眼底看不清情绪,说道:“我正想说呢。” 

李晨曾无数次说过不要让陈赫叫他妈。他是个男人,只比陈赫大七岁,被他追着喊妈,或许路人会以为这是玩笑话,但那些怪异的眼光足够让李晨崩溃很多次。 

但这次不一样。 
李晨一本正经的说,陈赫一本正经的听,听完了也不再像以往那样撒个娇嘟个嘴耍赖的说“晨妈你不要我了嘛?”在含糊着糊弄过去。 
——甚至除了开始尴尬掩饰的笑容,他连表情都没有了。 

陈赫轻声问,“那我以后只叫你晨哥好不好?”
李晨没说话,紧紧盯着陈赫的眼睛,被压抑的不知道是愤怒亦或是别的。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陈赫却避开了李晨投来的目光,试探着又一次喊了声,“晨哥?” 
“嗯。”李晨深吸一口气,终于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单音节字,表示答应了。 

只是真喊出来,却有什么不一样了。 

有些事不是察觉不到,只是察觉的太晚。 
等醒悟了体味了,却失去了。 

李晨看着陈赫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涩涩的,堵堵的。 

陈赫当晚就收拾好了东西。说收拾,其实行李不多。 
钱,钥匙,电脑,耳机,睡衣,换洗的衣服。
他开始对着镜子发呆,一呆呆了半个小时。 
他发现自己失眠了,然后就练习叫“晨哥”时候的表情,怎样才可以做到最自然。 
但无论如何,镜子里的那个人始终只有一种快要哭了的表情。 
他痛苦的捂住脸,不再去和镜子里的人对视。
他喃喃着,声音嘶哑低沉,“李晨,你是猪吗……” 

说来也巧,陈赫的新室友是郑恺。 
郑恺惊奇的发现陈赫只有一个包。 
“你住宿就带这些东西?” 
“又不是不回家了。” 
“你洗漱用具呢?” 
“楼下买。” 
“……洗浴用具呢?” 
“用你的。” 
“……你的课本呢?” 
“上课借,带着太沉了。” 
郑恺无语了半天,闷闷憋出来一句,“……你真是懒得无可救药。” 
陈赫滚到床上哼唧着翻了个身,表示自己承蒙夸奖。 

郑恺无奈,伸手去摇陈赫的床,问:“怎么来住宿了?” 
陈赫表示自己心情很不好,尤其是在被人戳到痛处之后整个人都炸了毛。他怒了,吭哧吭哧坐直了身子,抓起软枕照着郑恺脸上砸过去,边砸边吼,“哪来这么多问题了!你十万个为什么吗?” 
郑恺不说话了,盯着陈赫看了好一会儿,陈赫毫不示弱的瞪回去。半晌郑恺才移开了视线,淡淡道,“学校出过事儿,住宿管得严,到了九点半就除了紧急状况外进不去出不来。” 
陈赫不支声。 
“他十一点的飞机吧?” 
陈赫一把抢回自己的枕头抱着扭头,还是不说话。 
郑恺打开门出去,留下一只表,说:“我去给你买日常用品,连自己都不会照顾的猪。” 

陈赫瞪着那只表看了好久,看着指针从八点五十走到九点二十,深吸一口气,抓起外套就跑了出去。 
刚跑不远,就被从隔壁宿舍走出来的郑恺叫住,“你钱包,我帮你请假。”他挥挥手扔了过去,陈赫稳稳抓在手心。 
“谢了,兄弟。” 

可真到了机场,看到了李晨,陈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默默坐在李晨旁边,盯着李晨行李旁边包着的一只玩具机器猫抱枕发呆。 
李晨有点尴尬,支吾着解释道,“我看你放在家里没带,以为你不要了,就带着了……” 
陈赫扁了扁嘴,嘟囔道,“谁说我不要了,走得急忘了拿而已。” 
李晨感觉自己找的这个借口蠢得要死,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憋出来一句:“那你带回去吧。”
陈赫瞪了李晨一眼,说:“你都带到这里了还要我带回去,那么远的路我都得一直抱着,多累!” 
李晨感觉自己有点手足无措,总之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把这个送你了,在国外看到他的时候记得想我。”陈赫感觉自己有点臊,慌慌别开头不去看李晨,“作为赔偿,你再买一个给我吧。”
李晨愣愣的答应。 

机场里卖土特产的有很多,毛绒玩具很难找到,两人废了半天劲才在一家免税店里找到卖毛绒公仔的柜台。 

最显眼的地方,放了一个机器猫公仔,和一只牛。 
陈赫伸手拿了那只牛。 
“我以为你会毫不犹豫要那只哆来A梦的。”李晨一脸惊奇。 
“这个也很可爱啊。”陈赫嘟囔,“爱钻牛角尖,就和你一样。” 
李晨没听清,转身去柜台付了钱。 
陈赫在他身后盯了半天,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等真要走了的时候,李晨胸口间还是有些窒闷的,但他不愿意承认这是舍不得。 
就算他明白,也不会承认,因为承认了,就离不开了。 
等分开后那种思念会铺天盖地的向他席卷而来,而他也许只能偶尔和那人通个电话,报个平安,再寥寥数语就挂断。——没有陈赫的孤单他不能想象。 
李晨就是舍不得,他就是不愿说。 
就像停机陈赫叫他“晨哥”会无所适从,却依旧坚持着,甚至连坚持的理由都不明白。 
就像明明喜欢陈赫却要死命压抑着那种感情强迫自己忽略忘记。 

他其实喜欢陈赫。 
很喜欢,很喜欢。 

喜欢到陈赫只是对他撒个娇,表现出了小依赖他就会开心不已。 
甚至只是早上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睡眼惺忪跟他打招呼的陈赫就满足不已。 

时间久到连他都不记得是从什么时间开始。 
于是他落荒而逃。心慌意乱的到了候机厅才想起他连个别离的拥抱都没有给陈赫留下。 
可转眼间视线已被人海相隔,路人来往匆匆,再见不到那人身影。 
李晨找了个空位坐下,痛苦的用手捂住眼。 

其实他喜欢陈赫。 

原来他喜欢陈赫……      

——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