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晨赫】赫宝,晨妈喊你回家吃饭

李晨在凌晨两点被陈赫的电话吵醒了。 
李晨其实没有起床气,可任谁在这个时间被人打扰都会心烦,何况最近烦闷枯燥的求学日子压抑着他脾气日益暴躁。 
陈赫这通无声电话或许只是个诱因,但也确实让李晨爆发了。 
“陈赫,我这里才凌晨两点!” 
陈赫的声音有点虚弱,温声细气地道歉,“对不起晨哥,打扰你休息了。” 
李晨觉得有些不对,刚想追问,对面却已经挂断了。 
李晨烦躁的睡不着觉,抱着手机翻来覆去,无论他如何给陈赫打电话都是关机。机械生硬的女声遍遍重复,刺激的他太阳穴突突的痛。 

后来郑恺给他打了电话,劈头盖脸一顿责骂,李晨却只抓住了一句。 
“他阑尾炎要做手术,医生说没有家属签字没法做,我拿他手机给你打,结果他抢过去这事儿提都没提自己就挂断了。” 
李晨心底一紧,“那他做了没?” 
郑恺深呼一口气,冷静了下,说:“他说他是孤儿,没亲属。医生见事情紧急,我给他做了担保人,就推去手术室了。” 
“你没看见,他疼的满头满身都是汗,一大颗一大颗,把救护车的消毒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李晨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喉中,咽不下吐不出,干涩干涩的在说不出话来。 
电话这边的郑恺看着床上因麻醉而鲜少无声的人,半晌才神色复杂的说,“李晨,我喜欢他。” 
“可是你肯定不知道,他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你了。” 
李晨脑袋嗡的一下,感觉自己的世界失了声。

郑恺说,“如果你不能忍受他和别人在一起,他会站在别人身边告诉你,这是我喜欢的人,不能忍受他不再只一心维护着你,也许会因为一个人而和你反抗争吵对立;会从你家里搬走,自己找个工作,别人照顾他,他和别人结婚生子幸福的过完一辈子,想起你来会回来看看,你或许会被放在第二位第三位的话……那就去追他吧。” 

他是真心喜欢你的。 

郑恺挂了电话,叫来医生。 
床上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半晌,郑恺笑笑,跟陈赫说:“我去办完下边的手续,你等检查完了就再睡一会吧。” 
“恺子,你喜欢我?” 
郑恺离开的身形一顿,干脆转脸大方承认,“是,其实咱俩初中就是同学,不同班,所以你不记得了而已。” 
陈赫笑道,“怎么可能不记得?当初你爸抛妻弃子跟另一个女人跑了的时候,放学后你和神经病一样的跑到操场上喊‘等老子长大了变帅了,把那女人追到手再扔了,看气不死你个老男人!’我当时给老师叫去喝茶,出来的晚,也就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 
郑恺窘了下,“我认识你要比你记得我还要早,入学的时候就知道你了。” 
“这算是日久生情咯?” 
郑恺不置可否,撇了撇嘴继续往门外走。 
陈赫在后面喊:“恺子,别喜欢我了。不管李晨喜不喜欢我,这辈子我也只能喜欢他一个人了。” 
郑恺挥挥手说,“还老骂我是猪,你才是,这事儿用得着你操心?我是看你追的辛苦,整天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不敢袒露,就怕失去什么的,实在受不了。你也别嫌我多事儿,横竖我也就只帮你这一把了,以后自己看着办。” 
陈赫不知道哪句话戳中了笑点,在后面停不住笑,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郑恺小声咕哝了一句没心没肺,就不见了人影。 

嘶……其实心口蛮疼的。     

  
李晨回来了。 
他去医院找到陈赫时的第一句话说,“我回来了,带你走。” 
然后他极为真诚地对陈赫说,“跟我一起走吧,我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 
这话或许是李晨的一时头热,就好像他一时头热从国外请了假回来看陈赫一样,但就算是这样,对陈赫来说,冲击也足够大,事实上只是李晨回来了对他的冲击就足以大的让他晕晕乎乎。 
可是他拒绝了。 
李晨不懂,郑恺也不懂。 
可是陈赫懂。 
他自己懂,这句话不是他想要的。 
国外和国内的大学不一样,请假一次不允许超过一星期,所以李晨匆匆的回来,又匆匆的离开。 
陈赫找来郑恺,说:“恺子,你学习好,教我英语吧。” 
郑恺于是明白了陈赫拒绝的原因了。 
陈赫真的很聪明,事实证明他之前成绩那么烂只是因为不愿学而已。 
陈赫用高二一年时间考完了托福。 
等录取通知书发下来看到了角落上的日历陈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恍然间已经过了一年。 
李晨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带了长一点的时间,其他时间两人都是忙得连通话的机会都少有。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可以改变很多事。
郑恺在未来的数十年中曾无数次的懊悔,如果他没有给李晨打那一通电话,如果没有带着报复心去挑破那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暧昧,如果李晨没有在还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赶回来给了陈赫虚无缥缈的希望以及追随出国的勇气……是不是,至少陈赫在未来的几年可以少受一些苦? 
是不是,和陈赫在一起的人会变成他? 
是不是一切都会变一个样? 
他独自去了教堂,在神父面前真诚的忏悔。 
神父慈祥地说:“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这世上的人本就带着罪孽出生,用一生痛苦洗礼,一世浮沉赎罪。” 
“一切,在本初,就已注定。” 
一切,在陈赫踏上了去美洲大陆的飞机时,就已注定。 
 —— 
其实杨颖和陈赫算是老相识了,小学到初中都是同班,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只是杨颖后来转学了。  
两人在飞机上相遇实属意外也是缘分,乘务员检票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她机票上的名字不然他真认不出这是杨颖。  
生活真是最牛逼的编剧。他想。  
妮子长大了张开了也养眼了,便宜了她后来同班的那群男生白享眼福和女神同班。他感慨。  
杨颖对于陈赫要出国一事表示十分惊讶,“英语学渣都能出国留学了?”  
陈赫一脸得意的笑,说:“学渣也有成神的一天。”  
杨颖嗤之以鼻,不屑于跟这种厚脸皮的人计较。  
等下了飞机,杨颖本来想带着陈赫在城里转转,但陈赫拒绝了,他只想快点见到李晨。  
“对了,郑恺你认识吗?”杨颖突然问。  
“认识,还挺熟,我们之前一个宿舍。”  
陈赫没看见杨颖神情古怪的看了他好几眼,其实杨颖只是在想为什么都一个宿舍了郑恺还没有把陈赫吃掉。  
“有他联系方式没?”  
陈赫给了她郑恺的联系方式,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学校和联系方式给了杨颖,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陈赫和李晨生日都在十一月,前后差不了几天,但是李晨没有陪陈赫过这个生日,只是在晚上匆匆忙忙发了条短信给陈赫。  
李晨学业忙,错过这一次没关系,只要能赶上他的就行。陈赫想。  
他给李晨买了只手表 不算什么大牌子,只是专门在扬州找人定做的,在表链的一格上特意刻了一行小字。他欢喜的亲手包好,小心放在了行李的一侧。  
其实作为生日礼物,陈赫送过手表,李晨也一直带着没有换,时间有点长,就有点不准了,陈赫早就琢磨着给他买一个新的,赶巧这次生日,陈赫就借机会选了个手表给他。 
  
陈赫的到来着实让李晨惊喜了一把,他帮着陈赫把行李在家整顿好之后带着陈赫上城里逛了圈。  
这里不是华裔的聚集地,周围黑发黑瞳的人除了他俩就没遇到过。  
一堆堆眼花缭乱的英文字符,没有了汉字熟悉刚劲的一撇一捺,没有了母语熟悉有利的字正腔圆,陈赫恍惚间才意识到,他出国了。离开了生活十八年的故土,踏上了美洲大陆。  
这里是美国,一个在他认知里只在电视上出现过的、完全陌生的国家。  
但他并没有同别人一样的恐惧。  
目光凝在前面人微侧兴奋的脸,陈赫想,他大概是不会怕的。  
有你在,便是家。  
兀自走神间,陈赫听见一个惊喜的女声喊道:“晨!”  
至于那人究竟在喊CHEN还是晨,陈赫没兴趣研究。  
他只看见一个画着火辣眼妆的女人扑到了李晨的怀里,将唇送到了他从来不敢肖想触及的地方。  
如兜头一盆冷水泼下,将陈赫从里到外浇了个通透。 
 女孩看着陈赫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敌意。 
陈赫有些局促的站在原地,努力分辨着女孩说的话的意思。 
事实证明,恶补来的英语总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在国内平均语速慢成乌龟的环境里还糊弄的过去,可在国外听一个纯正的外国年轻人说话万分困难,何况女孩完全不在乎他的感受,丝毫不肯放慢语速。 
陈赫能听懂的话语断断续续,女孩说了一大通,陈赫也就听全了一句女孩在问他是谁,是李晨什么人。 
那他是什么人,陈赫看向李晨,踌躇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女孩看着陈赫的眼神中带着轻蔑的笑意。 
李晨皱了皱眉,有些不喜欢女孩的眼神。他伸手把陈赫拉到身后,结结实实地把女孩的目光挡住。 
陈赫看着他的背影鼻头有些发酸。 
“走吧,”李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这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去前面咖啡馆怎么样?” 
李晨向陈赫征求意见,陈赫毫不犹豫的点头,任由李晨牵着他往前走。 
女孩不经意被晾在了一边,气的冷哼一声,跟了上去。 

三人其实没什么话要说,一个刻意不说话,一个没注意到那两人间的暗斗,一个冷着脸不想开口。 
于是李晨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之后这片空间再也没有过言语。 
女孩起身,委婉的跟李晨表示她要去下卫生间,转身背着李晨递给了陈赫一个挑衅的眼神,于是陈赫跟了出去。 
“He's my boyfriend.”女孩说。 
“这话你怎么不当着他的面说?”陈赫毫不示弱。 
女孩皱皱眉,听不懂陈赫在说什么。可女孩放慢了语速之后陈赫能听懂她的意思。 
女孩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喜欢他,这是女人的直觉。” 
陈赫嗤之以鼻。 
“但他是我的,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退出。” 

陈赫说:“Amy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他学着英国绅士对着Amy鞠了个躬,但是他把刚才Amy给他那种不屑轻蔑的眼神全部还了回去,他说:“他是我的,ever。” 
女孩只看懂了陈赫的眼神,变得气急败坏。 
陈赫也不甩她,直接转身回了房间。 

——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