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晨赫】赫宝,晨妈喊你回家吃饭

李晨把陈赫送回了家,被女孩缠着又出了门。
陈赫先给郑恺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 
郑恺问:“美国好么?” 
陈赫说:“好。” 
郑恺说;“方便给我李晨的地址么?” 
陈赫于报上了李晨公寓的地址。 
郑恺说:“你怎么都不说话?心情不好?” 
陈赫摇了摇头才想起对面的人看不见,于是说:“其实我挺高兴。” 
“怎么了?” 
“我在飞机上遇到了杨颖。” 
“杨颖?” 
“就是以前我班那个,你应该认识吧?” 
“认识。” 
“她也来美国了,变漂亮了,我差点认不出来。” 
“哦。” 
“她跟我要了你手机号,我给她了,没事儿吧?” 
“没事。” 
“其实华尔街真的很好看,比中国繁华多也干净多了。小吃店不少,不用担心零食的问题了。” 
“嗯。” 
陈赫说:“今天还遇到了晨……哥的朋友,长得也许很漂亮,但我不喜欢她。” 
陈赫努力不让自己声音颤抖变调,艰涩的说着:“她说,她是晨哥女朋友,可我不信。” 
“可是我不敢问晨哥,我怕这是真的……” 
郑恺沉默了一下,说:“你等等。”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赫把自己捂在被窝里,使劲眨着眼,就是没让眼泪流出来。 

外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敲门声,陈赫以为是李晨回来了,匆匆收拾好了表情就开了门。 
却看见郑恺抱着篮球站在门口。 
郑恺指指怀里的球,说:“去打球不?” 
陈赫傻愣愣的看着。 
郑恺好像有点不耐烦的说:“我那混蛋老爹一直没再要孩子,想着当年对不起我,就想补偿我,于是我就来美国看看他。” 
陈赫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要掉下来了,他慌慌扭过头,顺手对着郑恺的脑袋招呼了一巴掌,骂道,“什么鬼理由,前后都矛盾。下次想好了再说!” 
郑恺咧咧嘴转身,耐心的等陈赫给李晨留了纸条,换好鞋关上门。 
楼道里的声控灯息了。 
郑恺用不足以吵亮声控灯的小小声说,“要哭趁现在赶快的,一会儿别让我看见你掉泪珠子,丢脸。” 
陈赫“噗嗤”笑出声,又一巴掌招呼了上去。 
他说,“恺子,你对我真好、真好,为什么我喜欢的不是你?” 
郑恺耸耸肩,陈赫看不见他的表情。 
      
 Amy其实不是李晨的同学,也不是李晨的女朋友,李晨也从来没有承认过。 
女人在美国最肮脏的地方混,招惹上了几个人,被人堵在墙角的时候恰巧李晨路过,救下了她。 
于是她对李晨志在必得。 
陈赫的出现让她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这种几乎出于本性直觉的惶恐还是撰住了她的心。 
李晨是她的目标,她勾唇笑。 
而她,绝不是善茬。 

两天之后是李晨生日,李晨办了个生日party,邀请了一群国外新认识的同学,一一介绍给陈赫认识。 
女人拿了一块Loris的最新限量版手表在陈赫面前换下了李晨一直带着的手表。 
她扬着眉,被修的细长的眉显得尖锐而刻薄。
于是陈赫很自然的把本要送出去的礼物盒往回一收,换成了另一个更显小巧的礼物。 
是一个领带夹。 
他给李晨带上,银色的边夹折射出柔和的光。
氤氲着陈赫的目光温柔而专注。 
李晨看着恍惚,下意识想像以前一样去揉揉陈赫的头发,陈赫却离开了,一错身间不知有意无意,躲开了那只想要触屏他的手。李晨看不出陈赫微眯的眼中的情绪。 
伸手僵在空中的尴尬转为整理领带的动作,然后他摘下Amy给他带上的崭新的手表,对女人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谢谢你的好意。”
Amy还想说什么,李晨接着说,“我还是喜欢这块,带习惯了。” 
女人似娇嗔的说,“你只有我的礼物没有收。”
李晨笑笑,说:“心意到了就可以了。” 

陈赫于是自觉担起了送客的任务。 
他把Amy送到门外,掩上门,才说:“真巧,我去年买的表。” 
Amy皱眉不满道:“I know you can speak English, but please tell me what exactly did you mean by that last remark? ” 
陈赫回以微笑,把手握成拇指朝上的样子,在女人不解的眼神中转而朝下,他说,“It means, I bridled at you. ” 
“And, ”他又说,“He's mine. ” 
女人气的脸色发青,跺着十厘米高跟鞋往下冲,陈赫在后边心情很好的喊到,“慢走不送,小心别摔。” 
女人本不会中文,但她直觉这时候这人说这种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她转头想骂,不料包上的链子勾在了防火栓旁边的挂钉上,女人撒不住脚摔倒在地上。 
有年轻人从楼上走下来,目睹了这一幕,轻佻的吹了声口哨,道,“干的不错啊兄弟。” 
陈赫耸耸肩,“I just told you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陈赫一脸宠溺的走上前,深情款款的把女人扶起来,顺便帮她整了整衣服,恶劣的笑意在只有女人看得到的眼底分毫毕现。 
女人恶狠狠的说,“你给我等着。”转身一秒也不愿多待。 
陈赫目送她走远,然后转身一脸无奈的说,“Maybe it's my fause now. ” 
青年笑笑表示安慰,拍拍陈赫的肩说:“女人生理期总是变得麻烦,得小心顺着毛。” 
陈赫表示虚心受教。 
  
 party以送礼物告终,李晨喝了不少酒。Amy最后一个走了之后,房里只剩下乱七八糟的酒瓶残骸,半身仰歪在沙发上似睡非睡的李晨和赫宝。 
陈赫凑过身,好笑的看着这醉醺醺的人,费了力才把李晨在沙发上摆正躺好,抱了床被子盖在他身上。 
然后蹲下身,咕哝着说:“醉成这样,真亏你刚才还能若无其事的糊弄那个女人。” 
陈赫拉出来李晨带着表的左手,小心翼翼的把那只旧表摘了下来,拆开没有送出去的礼物,把那只定做的表给李晨带上。 
图案是陈赫喜欢的机器猫,带在一个大男人手上显得幼稚。陈赫对着那只表傻笑了好久。 
他蹲下身,近距离看着李晨的脸。伸出食指,在李晨脸颊上戳了戳,又戳了戳,李晨烦不胜烦地打掉那只手。 
陈赫也不顾自己的手被人讨厌,锲而不舍的继续捣乱,李晨也不厌其烦的又把它打掉。 
反反复复了好几次,李晨哼哼了两声,干脆把那只做乱的手抓住,按在胸前。 
陈赫挣了挣,没挣开,又挣了挣,李晨干脆顺着那手向上,拽住胳膊,把整个人拖到跟前,陈赫半蹲着的身子本就没有重心,被李晨一拉,整个人直接趴了上去。 
两人离得很近,近到连温热的呼吸都纠缠到了一起。 
李晨很自觉的侧了侧身子,按住陈赫的腰,向下一使力,嘟囔道,“别闹,睡觉。” 

李晨买的沙发不小,但毕竟是沙发。 
何况他乘的是两个面对面躺着的大男人。 

陈赫努力的在李晨掌下动动身子,调整体味,但还是有半个屁股悬在空中,全靠李晨扶着他的腰才没有掉下去。 
他很没安全感的扭扭身子,又扭扭,颤巍巍的喊:“晨哥……” 
李晨没听见。 
“晨哥……” 
李晨还是没听见。 
“晨……” 
陈赫还没喊完,这厢李晨怒气冲冲的睁开了眼,“有完没完,睡觉!” 
陈赫欲哭无泪,声音无力似绵羊,“我屁股要掉下去啦……” 
李晨很自然的把胳膊从陈赫腰下穿过,托住陈赫的屁股。 
陈赫几乎整个人趴在李晨胸前,吊吊眼角就能看见李晨的脸。 
陈赫觉得自己胸中塞了个兔子,跳个不停。 
他偷偷摸摸的向上蹭了蹭,两眼一眨不眨的看了李晨半天,看的两眼都犯了酸要落泪,才用唇轻轻点了点李晨的下巴,悄声说,“晚安,晨妈。”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胳膊搭在李晨的腰侧,心满意足的睡过去。 
等到陈赫呼吸都变得绵长,李晨才睁开了眼。

风轻云淡,疏月落阑干。 
月光映的李晨眼底情绪复杂。 
他伸手,学着陈赫的动作,在陈赫脸上戳了戳,又戳了戳,陈赫别开脸去躲那只手,皱着眉从喉中发出类似抗拒的呼噜声。 
真的蛮好玩。 
他想。咧开嘴无声的笑笑。 
他也不怕弄醒陈赫,因为只要陈赫睡死过去,放了炮也吵不醒他,自小就这样。 
陈赫仰着头躲开那只手,不小心颤抖着的眼擦过了李晨的唇。 
李晨的手停在空中,整个人愣了半天。 
怀里陈赫不安分的蹭了蹭,又睡过去,李晨这才回神,把手放回陈赫腰上,悄悄叹了口气,收紧了胳膊,犹豫了下,还是没忍住。 
他低头,轻轻亲了亲陈赫的额头。 
小声说,“晚安,陈赫。” 
斜月帘栊,虫声才方休。 

尽管这晚陈赫睡得很香很熟,也免不了第二天的腰酸背痛。 
李晨第二天要回学校上学,出门的时候,陈赫刚抱了被子连滚带爬的爬上卧室里的床准备睡回笼觉。 
李晨无奈的走过去拍拍床上的一团,说:“陈赫,睡醒了记得吃饭,别吃凉的,拿到微波炉里热一分钟在吃。记得洗个澡,我给你烧上热水了。顺便把你那一堆行李收拾收拾,前两天觉得你赶路累一直没让你动,好歹你今天也得拾掇出来,别像个难民一样摊在那里不管不顾,你也得勤快点。书房旁边就是衣帽间,我给你留了个橱子了,你把东西在那边放好了。” 
陈赫嗯嗯哦哦的敷衍着答应,李晨走到门口,想了想,又说:“自己在家机灵着点,不管说认识我的还是你的都别开门,别傻兮兮就吃了亏。我前两天给你新买了个手机,办了美国的卡,已经存上我的号了,有事打电话。” 
“嗯。” 
“那我上学去了,这天儿干,多喝点水。” 
“好,拜拜。” 
李晨又说:“别老对着电脑电视,对眼睛不好。你开学还有个分班测,记得复习复习。” 
“嗯。” 
“中午我回不来,饭菜都给你准备好了,别贪懒就不吃或者直接吃,凉的不好。” 
“知道啦。” 
“你……”李晨张了张嘴,还没说完,就看见陈赫抱着团枕头,从屋里睡眼惺忪的走出来靠在墙边,好心的指了指表,说:“校车快走了。” 
李晨憋了下,没憋住,说:“你多穿点,着凉了。” 
这才出了门。 

陈赫觉得他家晨妈除了爱唠叨简直完美了。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