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法定遗产r18 八。捕获 3029字

完整版。下一章应该是有肉了,也可能没有,看看进展如何吧。
沐橙登场了,是反派没错的。
下一章想看什么play?你们点?
——
八。捕获

才刚入秋,叶子还未发黄落下,西风却已带了凉意。

叶修摸摸口袋里顺来的苏沐秋的钱包,想了想,还是决定回一趟兴欣,跑路总得先卷了铺盖带着家当。钱包里的现金零零碎碎,大多都是各种各样的银行卡,他稍稍算了算,那些钱大概还是能够他打的到兴欣门口,再从旁边那小卖铺里买一包廉价烟出来。

不是他奢侈,这坐个公交都不用倒车的短短路程都得打个的把他大爷似的送到自家花园,只是他叶大爷身上的衣服是从那东西少的可怜的衣柜里东拼西凑挑出来的,鞋子也是苏沐秋的,大了三个码,穿着走路总是左右撺掇摇摆,像踩了俩酒驾的车。

严格来说苏沐秋对他还算不错,不会像GV或者新闻里那些非法囚禁的变态一样不让他穿衣服,只是叶修自个儿合身的衣服上沾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液体,饶是不知羞如他,也不想把苏家叶家子子孙孙以这样的的形式带到大街上溜达。

更不想因为自己现在的奇装异服还有遮盖不住的鞭痕吻痕被人拍下传到网上,未逃先红被苏沐秋看见了逮回去。

还是打个的好,方便又安全。

叶修扯一扯身上宽松的耷拉着的衣服想,到底是苏沐秋胖了呢,还是他真的比自己高出那么多了呢。

明明以前是他比苏沐秋高的,打架还能压他一头。

虽然仍然是他被操。

叶修哀叹一声,自觉地拢了拢敞开的衣襟,冲着眼神异样的司机干笑两声:“喝醉了喝醉了。”然后一脸尴尬的转过头,顶着司机忧国忧民慈悲慈爱的眼神继续胡思乱想。

这司机师傅对着这个不知祸害了哪家黄花大闺女的失足少年长篇大论的耐心教导了一番,等到兴欣门口,叶修忙不迭的摸索了全身零钱塞过去,不等他找钱,逃也似的下车关门。

“别仗着年轻就乱来了啊,祸害了谁也不知道!”司机意犹未尽的做着总结。

叶修这离开家也有不短的日子了,此刻站在兴欣门口,却也没什么近乡情怯或者归心似箭之类的感情,只是这小酒吧里熟悉的嘈杂让他紧绷的神经骤然间松弛下来,疲惫反复侵卷着他的大脑,他只想赶紧回到他的小破阁楼上好好的睡个昏天黑地。

去他妈的毒贩。

去他妈的复仇。

去他妈的卧底。

去他妈的苏沐秋。

老子不干了!

他熟门熟路的先摸进了那破破烂烂十年如一的小卖铺,在最贵的三种烟里举棋不定了片刻,果断全都装进了兜里,完事儿在老板的账单上记了一笔,赊账,黄少天。心安理得的摸起一根叼在嘴里,进了兴欣,毫不见外的随便找人借了个火,也不管吧台服务生眼见着失踪了数月天天被黄少天诅咒死不见尸的老板就这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了大厅,连停下歇个脚的空都没有,随意跟他撩了个眼神代表着打了招呼之后,自顾自的上了楼锁了门。

他茫然的捏了捏自己的脸,来不及回味刚才灯影绰绰之下自己看到的那些痕迹到底是吻痕还是抓痕,下意识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

“少……少天,叶哥回来了……”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只剩下“嘟——”的忙音,难得黄少天没有废话而是干脆利落的选择了实际行动,一肚子肺腑感言准备全攒着等见了叶修再狂轰滥炸。

可当他火冒三丈的撞开叶修虚掩的卧室门,看见那个瘫在床上陷在柔软的被子中的人,形销骨立,伤痕累累,肿胀的眼圈和厚重的眼袋,突然什么话都被噎在了喉咙里,自己生生咽下,就从唯一的一点缝隙中挤出来一句变了调的话,“还真是祸害遗千年,死的早你都对不起你以前犯下的孽……”

所有怒气随着这句话化为了几缕青烟,顺着黄少天的七窍排了出去烟消云散,看着床上几秒睡死的叶修一时间竟腾升的是满满的心疼。

他有些话想跟叶修说,在刚刚得知那些事的时候就立刻马上想要一股脑全都倒给叶修。可憋着等着这么久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叶修睡着的眉头还是死死皱着的,黄少天想要去碰一碰,肢体相触的一瞬间叶修下意识蜷起了整个身子,把所有一切排斥在外,后背上的是倒刺,隔绝了世界,同样也把自己刺的鲜血淋漓。

黄少天想,他不该背负这么多的……

叶修睡了一天一夜,到最后是被放在床头的午饭勾引了自己的胃,纵使他想要再睡一会,身体先倒戈向了外围的现实世界,他迫不得已的在腹响雷鸣中睁开双眼,睡了24小时的脑袋有点懵,看到被厚重窗帘隔绝之后仅存的几缕阳光,当机的大脑才开始缓缓运转。

黄少天推门进来的时候差点被烟味呛死,若不是看见房间最角落里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火星,以及昏暗的光线下勉强看得清轮廓的叶修,黄少天还以为叶修抱着自己查到的放在他床头的那堆资料点火自焚了。

然而把他呛得肺都要咳出来的罪魁祸首毫无自觉,沉默的盯着门口发呆,黄少天进来了只是勉强转了转眼珠丢给他一个眼神,连颔首给旧友打个招呼的动作都没有了。

黄少天见怪不怪,在窄小混乱的房间里飞檐走壁,安全的到达吞云吐雾的叶修旁边,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叶修的烟抢过来掐了,然后从身边的柜子里扒拉出来一套干净的浴袍,兜头罩在裸奔的叶修的身上,说:“套上,我可对你那瘦鸡的身体没兴趣。”

叶修知道黄少天是在别扭的表示关心,但他实在懒得费心回几句垃圾话,摇摇头,把视线从挂在门口的照片上撕下来,纡尊看了看黄少天,冲他摇摇头,又把目光落在了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资料上。

那是关于苏氏财团的资料,黄少天潜入苏家好几个月,各处搜来苏氏星星点点的资料,刚刚整合还没来得及告诉叶修,他就被苏沐秋抓走了。

黄少天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又闭上了。反倒是叶修先开了口,“我爸不是毒枭,苏……苏沐秋的父亲才是毒枭,是么?”

黄少天神情复杂的点点头。

“杀死他父亲的,也不是我爸,是苏氏在黑道的竞争对手,上一辈的仇家,是么?”

黄少天再次点头,依旧保持沉默。

“我爸才是警察的内线,埋伏在苏家的卧底,只是暴露了,又替他仇家顶了锅,是么?”

黄少天没有反驳,表示默认。

“所以我才没欠他什么,而是他欠了我,是么?”叶修的语气像是如释重负,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终于肯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在他的眼底看不到任何情绪,没有释然,也没有愤恨、痛苦,如古井无波,一潭死水。叶修放轻柔了声音,问黄少天,“你还查到了什么?”

“没了,”黄少天摇摇头,声音比叶修还要低沉嘶哑,难得简短的说道,“我查到的,你都猜到了。”

叶修收回视线,看似玩味无趣的随意翻看手中的纸张,轻描淡写,“我不是猜的。”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和叶修的相处模式一向很奇怪,叶修话少的时候,黄少天话多,在叶修耳边嘚啵嘚啵半天不停,叶修嘴里说着嫌弃,其实总是很认真的听完黄少天说完所有的话。反之,叶修难得话多的时候,黄少天话……也不一定会少,这取决于他的心情,虽然这种情况几乎不存在。

而现在黄少天第一次感觉到与叶修相处是有压力的,压力大到他在这近乎凝结的空气里搜肠刮肚也找不出一句能用来缓解气氛安抚叶修的话,再者,叶修根本不需要安慰。

当他还在绞尽脑汁想着要说什么的时候,叶修缓缓道,“那你继续帮我查个人吧。”

他顿了顿,黄少天几乎以为他要就此沉默下去的时候,叶修轻声吐出一个人名,“……苏沐橙。”

黄少天一懵,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重启半天,艰难的说:“沐橙?那不是……”

“我也希望她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妹妹。”叶修终于放过手里被他抓烂的材料,从牙根里磨出一句话,“你查到以后,不用给我看,无论以什么方式什么手段,都要原原本本把完整的内容送到苏沐秋手里。”

黄少天不可置信道:“苏沐秋?他不是……”

“他没死。”叶修冷静得近乎刻薄,“他好的很。”

房间内再一次陷入到诡异的寂静之中,房间的门却骤然被人叩响。

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叶修哥哥,我能进来吗?”

黄少天感觉自己背后的汗毛陡然间全炸了起来,他震惊地看向叶修,嘴唇动了动,被叶修打断。

他盯着门口,看着门被不请自来的人缓缓推开,一句直白的问话直接抛向了站在门口嘴角含笑的女生,“你早就知道你哥哥还活着?”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