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法定遗产r18 九。遗产

此章未完,下更不定
——
九。遗产

刚刚还说要去调查的对象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饶是心大如少天也免不了尴尬一番,他在叶修旁边如坐针毡,不知该去该留。

说到底他与苏沐橙并不相熟,虽然苏沐橙是叶修的妹妹,这家伙在前十年里完美的继承了苏沐秋的妹控特质,三句妹妹不离口,旅游礼物不离手,拿苏沐橙这个捡来的妹妹当十世情人来对待。黄少天对他这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娇俏可人冰肌玉骨明眸皓齿倾国倾城的妹妹可谓久仰大名,然而真正相见相处的次数却寥寥可数,此刻骤然间被叶修指挥去调查这个自己疼了数年的妹妹,又突然与这妹妹撞了面,他感觉自己的嘴角僵的几乎挂不住笑了。

叶修在抛出那个问题之后,也不等苏沐橙回答,自顾自站起身把那团捏的不成型的资料塞进文件柜里,对黄少天说,“少天,帮我端杯美式和榛果上来好么,美式不加糖。”

黄少天领命消失,与苏沐橙相错的时候,苏沐橙对他毫不吝啬地展露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少天哥哥,好久不见。”

黄少天尴尬的点点头,应道,“你们聊。”

叶修离开了能与人团坐的沙发,坐进了一人位置的办公椅上,与苏沐橙保持一个冰冷的办公桌的距离。苏沐橙不以为意,安然如素的同叶修打了个招呼,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到最大,打开窗户,让阳光和秋风从纱窗透到屋里。

转身把来时路上被随意丢弃的衣物一件件拾起,平整的叠好放在床头,又把睡成一团乱的被褥媷平,端起放在茶几上的书本,绕过书桌行到叶修背后,按大小顺序和数目类型一一排列进书架中,然后亲昵地靠在叶修的椅侧若无其事地把玩着手机。

叶修沉默的看着她忙完,也不开口打断,也不着急去向她求证,而是等苏沐橙开始玩手机的时候才再次抛出问题,“你早就知道你哥哥——苏沐秋还活着?”

这可由不得苏沐橙装聋作哑,叶修在逼着苏沐橙给他一个准确的答话,来印证自己的猜测。

苏沐橙不置可否的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气音,而后用手捂住嘴,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啊!哥哥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而只是这一个似肯非肯的声音,也足以打破这十年所有假相,把那被粉饰的苍白的真实抽丝剥茧般剖去所有的伪装,赤条条的横陈在叶修面前,鲜血淋漓。

历史的转折往往是有一个点,如同南美亚马逊河流域的蝴蝶,而后被历史的洪流推波助澜,形成一系列长期而巨大的连锁反应。谁也不知道这个点在哪里,取决于什么,怎么出现,于是叶修在这条追求真相的路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不知道迈这一步下去是成神还是成佛,他不知道自己对苏沐秋的感情的最终归宿,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过去怎么走向未来。

但他还是迈出去了,然后被苏沐橙轻轻一声鼻音兜头打击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恨是一种奇怪的感情。它可以单纯的由心底滋生,可以藉由别人的挑唆缓慢萌发,也可以攀附着某种其他的感情然后改弦易调取而代之。

叶修不知道他所知道的猜到的看到的一切苏沐秋是否知道,那个浅显的戏剧性的蒙蔽了他十年的真相苏沐秋到底是一知半解还是一无所知。

如果苏沐秋知道真相,那他的喜欢他的等待他的忍让,在苏沐秋面前只是一个跳梁小丑滑稽无力的表演,他的一心热血被人兜头浇了满脸的冷水弃之如敝履。

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变质,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萌发。

他突然有些想要尝尝复仇的快感了。

叶修沉默的看着苏沐橙,苏沐橙对他回以微笑。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51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