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瑞嘉】嘉德罗斯的情感日记 上。

其实嘉德罗斯不知道什么叫欣赏什么叫喜欢什么叫憎恨什么叫讨厌,他是个人造人,他甚至很坦然、心绪没有任何波动地接受了这个事情。

情感无足轻重,所以他的程序里没有爱恨嗔痴。

即使有,也只有一种叫做忠诚的东西被深深的烙刻在他人造的灵魂之上。

永远对星系忠诚,永远对国家忠诚,永远对子民忠诚,永远对父亲忠诚。

情感是人类的本能,而他不是人类,他也没有本能,所以他冷冰冰的对任何人都拒之门外,直到他遇上了一个同样冷冰冰的人。

“让开”是格瑞对嘉德罗斯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个残酷的星球,他们参加的是一个残酷的比赛,嘉德罗斯是与雷狮海盗团伙同等臭名昭著的人,是这个恶贯满盈的世界里最为穷凶极恶的霸主。

以牙还牙,以恶制恶,才能在这里称霸。

没有人不怕他。

嘉德罗斯觉得可笑,他瞧不起人的感情,这种叫做畏惧的情绪如同尘垢秕糠,除了让人屈从于恐惧、在悬殊的实力面前跪地求饶以外百无一用。

他之所以被格瑞吸引,是因为他感觉格瑞与他是同一类人。

没有畏惧没有恐惧,除了变强以外别无他求。

格瑞没有怕他,在他如雷贯耳的名号之下甚至没有纡尊动动眼皮看他一眼。

可能是被害怕惯了,看多了瑟缩如鼠的人群之后看一看格瑞的淡然冷漠竟觉得是新奇,还有一种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掺杂交织,他后来才知道,这是叫做不甘心。

就在他的大脑被格式化的前一刻,锁住他的父亲捏住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着他的眼睛,笑着告诉他,这种苦涩拥堵的心情叫做不甘心。

“我总想去见一个人怎么办?”嘉德罗斯问雷德。

“您为什么想见那个人呢?”雷德反问道。

于是嘉德罗斯冥思苦想,自己想要见到格瑞的原因。他的世界里除了征服别无他求,格瑞的世界里只对变强情有独钟。他们是生活在战争中的人,他们是为战争而生的人。

嘉德罗斯想明白了,他是想要找格瑞打架。

他第一次知道有一个想要见的人、并且找到了见他的理由时的感情,叫做开心。

喜欢的感受,是格瑞教给他的。

格瑞走在峡谷的时候,嘉德罗斯听风赶去,与格瑞来了个“意外”的狭路相逢。

嘉德罗斯毫无例外的要找格瑞打架,他只有这一个借口可以解释为什么他要满世界追着格瑞跑。

他用大罗神通棍指着格瑞,语气嚣张,“格瑞,来陪我打架。”

格瑞皱了皱眉,选择转身绕道走。

嘉德罗斯不给他机会,冲上去扯了格瑞的衣角,坚持道,“陪我打架!”

他有点不想放下手中的布料,薄薄的,很柔软,衣料下面是格瑞的皮肤,这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和格瑞这么近距离接触,像是他第一次第二次第无数次吃到汉堡的感觉,现在他站在格瑞身后,扯着格瑞的衣服,心情可能比吃到汉堡还要飞扬一丢丢,可能更像是边晒太阳边吃汉堡的感觉。

他有点词穷,没法完美的表述自己内心的波动。

“放手。”

“不放!”

格瑞叹了口气,转过身,扣住嘉德罗斯的手腕,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慢慢掰开,低着头说道,“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是喜欢我,拼命用各种方式夺取人的注意力,和孩子一样幼稚。”

原来这就叫喜欢。嘉德罗斯恍然大悟。

这个词语是他汇聚了千千万万条数据的脑袋如何也解析不了的、最为抽象的一种情感,与怡悦欣忭愤怒惊惧不一样,那些情感在日常琐碎中都可以找到细枝末节与它们匹配对应,但只有这种名为“喜欢”的感情,只有面对格瑞的时候才能与之吻合。

“那我就是喜欢你的啊。”他小声的话语脱口而出。

格瑞身形一僵,握着嘉德罗斯抓住他衣角的最后一根手指的手滞在半空,最后强硬的把它甩开扔下,落荒而逃。

嘉德罗斯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掰开的手怅然若失。

“祖玛,我可以喜欢别人么?就像我开心可以不止对着一个东西开心那样。”

祖玛默默无语。

嘉德罗斯是瞧不起人的感情的,可当他知道了什么叫“喜欢”之后,他写了一本情感日记,喜欢的意义被他放在了第一页。

没有过多解释,只有两个字,“格瑞”,便足以诠释了所有。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