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许星程x罗浮生】阎罗王r18 上。

许星程攻罗浮生受
许星程攻罗浮生受
许星程攻罗浮生受
本篇不逆!!
我就是想看这个明明从语言到行为都a爆的男人被压在身下的样子!

——
以众人熟知的阎罗王的品性,似乎把人敲晕了带走,绑起来再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似乎更加合情合理一些。偏生罗浮生对许星程下不去手,于是该敲为灌,灌醉了拖到床上再做一些爱做的事情。然而醉是醉了,还没等罗浮生进行下一步计划,许星程先吐了。
罗浮生死死拧着眉毛把人扔进了浴缸,把他身上的衣服扒拉下来直接用脏了的床单一起打包扔掉,把人洗干净之后自己也滚了进去,半躺在许星程的旁边。
浴室的温度有点高,蒸腾的水汽让罗浮生看许星程的视线有些模糊,于是他凑近了许星程的脸庞,幽深幽深的眸子微眯着打量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人的脸。
岁月偏爱着许星程,只留给了他一些磨砺的棱角,但从来没有带走他生命里最本真最纯粹的那些东西,那也是最为吸引罗浮生的东西。
他若是还有着本真和善良,是决计不能存活在这屠戮地狱之中的。他六岁学会的杀人,杀的第一个人就是看他长大的奶妈。都是用刀,他是救人,自己是杀人,许星程说的一点都没错。
乱世如池沼污泥,许星程就是那洁身不染的清莲,自己就是烂在池底颓废挣扎的淤泥。
可许星程越是高雅越是看起来和自己遥不可及,罗浮生就越想把他拿来毁掉。
他喜欢他眼睛里的纯粹,他想把那纯粹据为己有,让所有人都碰不到得不到甚至是看不到,而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就此毁掉。
罗浮生没有一点犹豫,找准了许星程嘴唇的位置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腥味在他嘴里蔓延,他爱透了这种铁锈味道,两人的嘴唇都被磨破,但这还不足够,罗浮生狠狠咬着许星程的嘴唇,一点一点,让他恍然间有种即将要把这人拆吃入腹的诡异的兴奋感。
许星程感觉到了疼痛,唇肉被人放在牙齿间研磨的肿胀充血,他挣扎着试图扭头躲开,然而罗浮生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伸出手把人的下巴狠狠钳住,卡住他的牙关让他被迫张开嘴,严丝合缝地承受着这个过于暴力的亲吻。
嘴唇是一个很敏感的地方,无论是痛还是痒都能轻而易举的带动起整个身体的反应,尤其是对于许星程这种不谙情事的大学生来说,粗暴的接吻和赤身裸体的摩擦无异于天雷勾地火般一触即燃。

【河蟹河蟹世纪大河蟹完整版见群】

罗浮生双目赤红,心知自己插翅难逃,大口呼着浊气,突然脚尖发力,在两人紧贴着的胸前硬是挤出来一块用腿支撑起来的空间,许星程推了半天没推动,终于肯去看罗浮生一眼,眼底满满的全是委屈和控诉。
罗浮生深吸一口气,问道,“我是谁?”
许星程道,“罗浮生。”
于是罗浮生把捏起的拳头送开了,两手骤然发力使劲挣开了许星程的控制,然而他却没有就此把许星程推开,反而一手扣住许星程的后脑,一手按着许星程的腰把人狠狠压向自己,与此同时,自己的双唇主动迎了上去,狠狠地碾磨着他的嘴唇。
半晌,罗浮生才稍稍放开他,两人微分的唇角牵起一道透明的银丝。
他双眼微眯,幽深幽深的眸子望进许星程的眼瞳深处,不过须臾,他懒洋洋地舔舔嘴角,似乎意犹未尽,声音嘶哑地道,“那就干我。”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