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伞修】白罂粟1.

对不起对不起伞哥生日快乐生贺拖到今天才发!

昨天早上有人给我发了个梗,大致是在用伞修做cp梗的测试,结果是:虐到死的玻璃渣,穿越时空,活在你不在的世界。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就顺便拿来当成写了。

私设的东西不是很多,大部分都还是原著的衍生,部分词条我会另开文章补充说明的。

别问我结局到底是HE还是BE也别问这个到底啥时候完结……我学会了存稿!真的我手头存了三章呢所以应该不会拖很久咳咳咳咳……

——

第一章

苏沐打开电视的时候,电视里正在循环播放着发生在H市的一场车祸,画面中一个男孩倒在血泊中,旁边有一个跪倒在他身边哭的凄惨的女孩子。他略略扫了两眼,没什么兴趣,跑回房间迅速解决了今天的家庭作业,打开电脑,熟练地刷卡登录游戏。
荣耀。
他在这游戏封测之时就被这游戏吸引,拜托同学给他搞来了两个内测的账号卡,率先加入了开荒行列。他本意是想拉着自家弟弟一起来玩,但苏秋那家伙对电脑游戏实在没什么兴趣,于是他干脆把那个账号拿来给自己的大号当做装备材料储藏库了。
他的账号名叫“一叶之秋”。荣耀内测的时候恰逢秋天,他一整天都心心念念着游戏,飞奔回家的时候撞了树杈打了鸟窝,顶着一头黄白混合物飞奔回家却毫不自知,刷卡上游戏端坐在电脑前纠结名字的时候苏秋进来了,指着他这一头枝枝桠桠蛋打壳碎的头发差点笑岔了气。苏沐灵机一动,就取了个“一叶之秋”,把“知”改成“之”,诗情画意又不落于俗套。
他指着屏幕的战法转职后的官方模型,长枪甲胄,威风凛凛,动情道,“看你哥我多爱你,取个名字都离不开你。”
苏秋才没听他说什么,边笑边断断续续地说,“哈哈哈哈你、你这头发是、是不是随便找个鸟来都能……哈哈哈……都能拎包入住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沐才不听他说什么,指了指那边苏秋的电脑桌,“你的账号卡在那里,快快快上号建角色。”
苏秋笑的两眼含泪肚子抽搐。
苏沐:“你玩个远程吧,上手快,难度低,不容易死。当然你也可以什么技能都加点,转职的时候再决定玩什么,反正二十级才转职呢。”
苏秋指着他的头发还在笑,颤颤巍巍道:“你那个、那个白色的是啥啊鸟屎吗哈哈哈哈!!”
苏沐恼了,随手在脑袋顶抹了一把黏腻的液体就往苏秋身上抹去,苏秋闪身躲到客厅还好心给他哥哥带上了门,苏沐干脆上了锁,眼不见为净。
关门都堵不住苏秋的笑声,那家伙还跟苏母讲了屋内所见,苏母忍俊不禁,笑声传到屋里,把苏沐气的一摔擦手的卫生纸,抽回给苏秋准备的账号卡自己登上去创建角色:“你别笑。”
系统传来提示音:改名字已被使用。
这么奇葩的名字也有人用?
苏沐敲敲打打改名字,把“你勿笑”“你不笑”“你没笑”“你莫笑”都试了一个遍了,全都被使用了。
苏沐无语了,外面传来的笑声弄得他一阵心烦意乱,想着改成“君莫笑”碰一碰运气,谁想系统“叮”地发出提示音:该名字可以使用,是否确定?
苏沐盯着这名字看了半天。
高端大气上档次,他表示十分满意。
门外笑声渐弥,苏秋那小子终于意识到自家哥哥写完的作业和自己一点没动工的作业都被自己作死的锁进了屋子里,在门外撕心裂肺地负荆请罪。
苏沐带上耳麦,游戏的背景音乐完美环绕,恰巧遮住了弟弟哀嚎。
他感觉这名字简直是他的福音。
如今内测快要结束,苏沐的账号卡早已升过20级转了职,确实是按着自己一开始的喜好走上了纯战法的道路,但这种近身肉搏拼血拼法的职业并没有成功吸引他很久,反倒是这游戏一个独特的编辑器系统吸引了他,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的一身高属性银武已经差不多成型了,虽然仍有个中性能有待提高,但也足以他在竞技场横行霸道雄踞高位了。只是他还是打不过竞技场榜首那个家伙。
苏沐一撇嘴,满肚子小情绪,“明明玩个那么野蛮的职业,起了个比我还骚包的名字,哼!”
拳法家——大漠孤烟。
意识与操作并雄,至今竞技百场无一败绩。
苏沐上号后习惯性点开竞技场看看今天的排行变化,无意扫了眼榜首,却出乎意料地看到了大漠孤烟的胜率竟然变成了“99%”!
他输了!
苏沐一愣,后知后觉的发现大厅的公屏被今天的某一场竞技单挑刷爆了,然而言词之间竟大多数倒向大漠孤烟,一致把矛头对准了打败他的那个人。他简略翻了翻,被一个一直长篇大论偏偏刷屏速度巨快的人搞的烦不胜烦,估摸又是哪个旮旯角里冒出来的愤世青年,在连续翻了四五条发现都是同一个人的废话之后,苏沐果断把这人屏蔽了。
世界瞬间清净了。
苏沐糟心的看了看这个中二少年,又扭头看了看锁住的们,默了两秒,喟然长叹,“还是女孩子可爱,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妹妹?”
门外哐哐砸门的苏秋狠狠打了个喷嚏。
苏沐看了看这群人在公屏打的字,大致推断出了大漠孤烟败北的始末。
有个刚建号没多久、堪堪达到20级的玩家公屏约战大漠孤烟,一群好事者跟在大漠孤烟屁股后面进了竞技场一看,发现那家伙都还没来得及转职,怕是又一个愤世嫉俗小中二,想火想红赚噱头的,默然片刻,正要一哄而散,那人却忙道,“别走啊别走啊,你这是怕了还是认输了?”
这话直接打在世界频道,众人哗然,纷纷认为这人是疯了。
大漠孤烟:“你还没转职,大招都没有,拿什么跟我打?”
那人道:“我有一身银武啊,自制的,全套。”
众人一惊,觉得这可能是哪位高手的小号。但高手不会不懂转职吧,于是连忙打开他的个人资料,装备栏里确实是一身银装不错,但东拼西凑的什么职业的装备都有,技能栏确实是一个技能点都没浪费,但全是一些零零散散的低阶小技能,覆盖了几乎所有职业的基础技能。这人的雏形显然是个神枪,可技能加点里的枪系技能反而是最少的。
可能这人不是疯的,是个傻的。
大漠孤烟:“无聊。”
那人连忙扣字,“哎呀都说了让你你别走了!这样吧,要是我让你碰到了三次,就算你赢了行不行?”
世界频道里的群众受不了了,想看戏是没错,但总感觉这人说话带刺,听着就是不舒服,一致认为这人太过嚣张,该揍!
大漠孤烟拒绝跟这个人聊天,偏偏话刺到这个地步,他应也不是,不想应也不行。
那人又道,“不行不行,三次太托大了。”
众人纷纷点头,嗤嗤冷笑,你终于认识到自己是在大言不惭了。
“改成两次吧,两次行不行?两次你总能做得到吧?”
众人绝倒,一时间认识大漠孤烟的人去炸小窗,不认识大漠孤烟的疯狂刷公屏。
“揍他!虐他!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大漠孤烟烦不胜烦,问,“你想干什么?”说话间点了接受邀战,进入竞技。
那人道,“我要是赢了,你跟我一起建战队呗?”
屏幕上是三秒倒计时,大漠孤烟丢过去一句:“做梦!”倒计时结束的瞬间便率先冲出,闪至那人面前,一拳挥出,直接命中!那人笔直倒飞出去,半秒落地。
场面瞬间静默,公屏鸦雀无声,一群预备看场热闹的吃瓜群众完全没料到这战局结束的这么快,一时间激昂打字的手纷纷僵在了键盘上。然而拳法家丝毫不待停歇,乘胜追击挥出第二拳,众人屏息看着拳头逼近那个人的脸,捂脸甚至不忍心继续去看这个开始几秒便已锁定胜局的比赛,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刷屏骂这人博眼球,然而下一秒,众人再一次僵住了双手——
那个气势如虹的拳法家身上烈焰全灭,变成冰雕,维持着一个出拳的姿势被冰冻在半空,距离那人仅仅毫米的距离。
有个元素法师在公屏颤颤巍巍地问:“那那那……那是冰线吧?画的丑是丑了点,但那是冰线吧是吧?”
只见场上那人武器尖端一个小小的变化瞬间化为枪口,反手一枪,飞枪后退,两人顿时拉开距离,边退边打字道:“刚我妹给我端奶的时候不小心碰洒了,时间仓促,冰线画丑了点见笑见笑。”
众人:“……”有妹妹端奶了不起?炫耀什么?
围观的人沉默了,先不论这人的牛奶到底洒了多少洒在哪擦没擦干净,他被打中第一圈飞出去的时候观众愣了大漠孤烟可没有愣,从被打飞到冲过去补拳不过短短两秒时间,除去半秒僵直的时间外这人只有一秒半的时间用来预判画冰线,而冰线这技能如果碰到人会被自动打断……
这可怕的反应速度!这可怕的手速!
当然能意识到这操作的可怕的人只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报着这人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的侥幸心态继续观战,只见场上这个人连滚带爬,长跑接短跑断断续续歪歪扭扭,偏偏每次大漠孤烟靠近他的时候又能准确飞走,最可气的是,每飞走一次便会打出一句:“来建战队啊?”
大漠孤烟无一例外皆是回答:“做梦。”
众人被大漠孤烟言简意赅又莫名威武霸气的两个字激起了内心名为中二的熊熊烈火,一群少年在公屏摇旗呐喊:“揍他!揍他!揍他!”
然而众人喊得响亮,大漠孤烟回答的简短,偏偏一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大漠孤烟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残血被那人一套带走,都没能再碰到过那人一次。
很多围观群众的热情早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中消磨殆尽,围观他们你追我赶打情骂俏的人越来越少,等GLORY标志出来的时候蹲守在电脑前观战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奔去了厕所。
有人刚从副本出来,看见这边正在结算的战局,亢奋道:“打完了?那人被揍服了吗?”
“就是,看他那个嚣张样,我也想教训教训他!”
“同感!揍他!”
众人于是点开竞技场排行榜,高高挂起的前三甲中,大漠孤烟的名下赫然挂着鲜红色字体的胜率:99%
众人:“…………!!!!!”
上厕所回来的观众恍恍惚惚坐回桌前,一看公屏中一片不可置信的讨论顿时悲愤了,痛诉道:“他牛逼个屁啊!仗着自己职业优势而已!远程了不起啊飞枪了不起啊武器牛逼了不起啊?风筝好玩吗?有本事正面上啊!”
苏沐大概就是这个时间上线的,了解完大概之后急忙跑去观摩方才的比赛录像,打满一个多小时的比赛几乎都是满场飞的掉风筝场面,枯燥无聊的可怕,苏沐按着数倍加速,仍是看的昏昏欲睡,但他依然强撑着瞪着自己迷迷糊糊的眼睛盯着战局,很快他就意识到了问题。
这人时而快跑时而慢跑,连滚带爬偶尔用技能,在大漠孤烟即将碰到他的一瞬间极限逃开,一个多小时下来,他的蓝竟然在最后才堪堪耗尽,这还是因为他在最后打了小连套的高额输出,偏偏又能在近战的时候把自己的身影精准地控制在大漠孤烟的死角之内,完美避开了拳法家的每一次平A……
除了有一次,这人落地接翻滚时被大漠孤烟霸体的余波扫到掉了一丝血以外,竟没再掉过一点血!换句话说,这个人无论是飞枪还是飞炮亦或其他高空技能,每一次都完美的接上了落地翻滚,他的操作没有出现过一次失误!
苏沐眼放精光,打听到了那人的下线地点,往旁边默默一窝,不动了。
公屏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一个神枪职业的人显然对那人占职业便宜的事情十分不满,表示如果是自己先遇到大漠孤烟,他才会是拳法家连胜的狙击者。
苏沐忍了忍,没忍住,轻飘飘丢了句话出去:“第一,人家二十级了没转职,大招都没有,哪来的职业优势。”
众人:“……”
一群人疯狂打字的手再一次僵住。
苏沐:“第二,人家武器牛逼也是自己设计出来的,你有本事自己搞个和他一样的银武来啊?”
众人:“…………”
“第三,那可是大漠孤烟,打满百场没败绩,能遇不着个转职了的枪系选手?别开玩笑了。”他继续道,“或者你的意思就是他之前遇到的玩枪的全是菜鸡。”
众人:“………………”
围观者哑口无言,他说的很有道理无言以对但就是好想揍他!!
于是围观的人自动分成两派,一波去堵刚才大放厥词的傻神枪,一波去堵再次扎了一波他们心的一叶之秋,谁料这小子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把破枪,好端端的战法不用狂霸酷炫拽的战矛炫纹跟人决斗硬扛,偏偏跑去玩什么飞枪。
苏沐自己在心底打着小九九,他是职业法师,耗蓝量巨大,所以他的无论是装备还是技能加点都会倾向于提高精力上限,蓝条比那人雄厚的多。然而他并没能蹦跶很久,不过几分钟就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被一群人围堵上来狠狠揍了一顿。
他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被清空掉级的经验条,从主城复活之后来不及打坐喝药,赶紧向那人下线的地方跑过去。
他说什么也要堵到这个人!

这厢叶修被他妹直接拔了电脑插座,又一路被揪着领子塞回被窝里,只能可怜巴巴地瞅瞅面前桌子上被端放了一排的冲泡好的药,又瞅瞅一旁凶巴巴的妹妹,咽了咽唾沫,艰难的问:“真的要全喝下去吗?不会起什么奇奇怪怪的化学反应吧?我记得饭吃的不对了都可能变成砒霜啊!砒霜你知道吗,就是古代吃一点就能毒死一头牛的那种!你这么想让你哥我英年早逝吗!”
苏沐橙微笑道:“喝。”
叶修没辙,乖乖端了碗闷头喝药。
七八碗乌漆嘛黑的中药下肚,叶修感觉自己简直是又死了一遍,回味了半晌嘴里的余味之后,看看面前乖巧的收拾脏碗的妹妹,沉默了一下,不死心的问道:“你真不认识苏沐秋?”
苏沐橙道:“转移话题没有用,你过半个小时还得喝两碗药。”
叶修试图抢救一下:“我准备拆了腿上的石膏之后回孤儿院看看,那毕竟是你亲哥。”
苏沐橙却突然不知怎么的生气了,“你不愿要我这个妹你就不要!我还不稀罕当你的累赘!你干嘛要编个借口把我送走?你爱找自己找去我才不去!”
她劈手夺过叶修手里的空碗,和自己手里的摞成一摞,也不管叶修在后面唉唉地喊她,转身跑进厨房里刷碗去了。
叶修嘿咻嘿咻地拎着自己那条打了石膏的老残腿,一路蹦蹦哒哒地跳进厨房,看着苏沐橙地背影,半晌,叹了口气,道:“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妹妹,我发誓,我要是敢不要你、敢照顾不好你、敢嫌弃你,那我就天打……”
“你闭嘴!滚回床上躺着去,你要是敢再摔着碰着,我可不伺候您大爷了,我自己找我亲哥去,不劳您大驾!”她背对着叶修,抽抽鼻子,道,“他肯定比你疼我多了!至少不会想着把我送走!”
这次叶修沉默了很久,他张张嘴,又闭上,又张开,最后长长的又一次叹了口气,道,“不找了,不找了,哥本来也想着养你一辈子的。”
背对着他的苏沐橙登时眼泪掉的更凶了。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