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伞修】法定遗产r18 九。遗产 3960字

好久不见呀,又要开虐了……没错终极boss就是她……

下更,emm,下更……

——

九。遗产

刚刚还说要去调查的对象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饶是心大如少天也免不了尴尬一番,他在叶修旁边如坐针毡,不知该去该留。
说到底他与苏沐橙并不相熟,虽然苏沐橙是叶修的妹妹,这家伙在前十年里完美的继承了苏沐秋的妹控特质,三句妹妹不离口,旅游礼物不离手,拿苏沐橙这个捡来的妹妹当十世情人来对待。黄少天对他这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娇俏可人冰肌玉骨明眸皓齿倾国倾城的妹妹可谓久仰大名,然而真正相见相处的次数却寥寥可数,此刻骤然间被叶修指挥去调查这个自己疼了数年的妹妹,又突然与这妹妹撞了面,他感觉自己的嘴角僵的几乎挂不住笑了。
叶修在抛出那个问题之后,也不等苏沐橙回答,自顾自站起身把那团捏的不成型的资料塞进文件柜里,对黄少天说,“少天,帮我端杯美式和榛果上来好么,美式不加糖。”
黄少天领命消失,与苏沐橙相错的时候,苏沐橙对他毫不吝啬地展露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少天哥哥,好久不见。”
黄少天尴尬的点点头,应道,“你们聊。”
叶修离开了能与人团坐的沙发,坐进了一人位置的办公椅上,与苏沐橙保持一个冰冷的办公桌的距离。苏沐橙不以为意,安然如素的同叶修打了个招呼,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到最大,打开窗户,让阳光和秋风从纱窗透到屋里。
转身把来时路上被随意丢弃的衣物一件件拾起,平整的叠好放在床头,又把睡成一团乱的被褥媷平,端起放在茶几上的书本,绕过书桌行到叶修背后,按大小顺序和数目类型一一排列进书架中,然后亲昵地靠在叶修的椅侧若无其事地把玩着手机。
叶修沉默的看着她忙完,也不开口打断,也不着急去向她求证,而是等苏沐橙开始玩手机的时候才再次抛出问题,“你早就知道你哥哥——苏沐秋还活着?”
这可由不得苏沐橙装聋作哑,叶修在逼着苏沐橙给他一个准确的答话,来印证自己的猜测。
苏沐橙不置可否的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气音,而后用手捂住嘴,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啊!哥哥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而只是这一个似肯非肯的声音,也足以打破这十年所有假相,把那被粉饰的苍白的真实抽丝剥茧般剖去所有的伪装,赤条条的横陈在叶修面前,鲜血淋漓。
历史的转折往往是有一个点,如同南美亚马逊河流域的蝴蝶,而后被历史的洪流推波助澜,形成一系列长期而巨大的连锁反应。谁也不知道这个点在哪里,取决于什么,怎么出现,于是叶修在这条追求真相的路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不知道迈这一步下去是成神还是成佛,他不知道自己对苏沐秋的感情的最终归宿,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过去怎么走向未来。
但他还是迈出去了,然后被苏沐橙轻轻一声鼻音兜头打击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恨是一种奇怪的感情。它可以单纯的由心底滋生,可以藉由别人的挑唆缓慢萌发,也可以攀附着某种其他的感情然后改弦易调取而代之。
叶修不知道他所知道的猜到的看到的一切苏沐秋是否知道,那个浅显的戏剧性的蒙蔽了他十年的真相苏沐秋到底是一知半解还是一无所知。
如果苏沐秋知道真相,那他的喜欢他的等待他的忍让,在苏沐秋面前只是一个跳梁小丑滑稽无力的表演,他的一心热血被人兜头浇了满脸的冷水弃之如敝履。
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变质,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萌发。
他突然有些想要尝尝复仇的快感了。
叶修沉默的看着苏沐橙,苏沐橙对他回以微笑。
叶修问了苏沐橙很多问题,苏沐橙愿意回答的便会配合的稍微解释两句,不愿意回答的就微笑保持沉默。

叶修的推想和黄少天的调查再一次得到了证实,末了,苏沐橙问道:“少天哥哥在给你打工?”
叶修“嗯”了一声,“他被他上一个老板炒了,我暂时收留他。”
苏沐橙道:“哥你失踪的时候,这酒吧都是他打理的吧?这么贤妻良母,他女朋友肯定很幸福。”
叶修说:“他有男朋友,楼下前台,喻文州。”
突然得知自己男朋友是喻文州的黄少天端着咖啡僵在门口,眼角抽了抽,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自己额角的青筋,正要抬手敲门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的时候,就听苏沐橙笑着道:“哥你想多了,我是以为他会变成你的小新欢呢,毕竟哥哥离开了十年,你一个人也寂寞啊。”
“不可能,他太小。”
黄少天再次僵住,眼角眉角一起狂跳,连手背都暴起了青筋。
苏沐橙接道,“你难道不喜欢小的?”
叶修十分认真:“不是那个小。”
苏沐橙了然地点点头。

“嘭!”

两人齐齐回头,黄少天举着砸在门上的拳头咬牙切齿地道,“不好意思,叶修你要的咖啡。”
叶修浑不在意自己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朝面前的桌子上努努嘴,“放那吧。”
黄少天快步走到两人跟前把托盘摔得震天响,面部肌肉十分僵硬,勉强挤出个微笑来,瞪着叶修一字一顿道:“我小不小,你敢不敢试试。”
叶修道:“免了,我怕你男朋友吃醋。”说完他朝黄少天眨眨眼,补充一句:“他在门口呢。”
黄少天豁然回头,门口抱着一堆文件的喻文州缓步走进来,直接绕过黄少天,把东西放到叶修面前,开口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叙旧了,叶修,这是你失踪去散心这段时间里所有的收入支出,太大数目的账单我都搁置了,放在最下面,你审核一下,看看有什么需要紧急动工的。小数目支出都在上面,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不过你还是检查一遍吧。”
叶修大手一挥,“放着吧,你的账我放心。”
喻文州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提醒,“你是老板,按理说这些决策都应该是你来做,通宵策划的事情也不应该交给我一个人来,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账务经理,但因为老板您的懒惰以及抠门,我现在需要做着前台、经理以及策划的三份工作,还需要兼职做代理老板,却只能拿到一份工作的工资,您这样是在压榨劳动力,我是可以辞职不干的。”
叶修说,“说吧,想要什么?”
喻文州迅速回道,“我在郊区看中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不贵。”
叶修爽快道,“没问题,我给你付首息。”
喻文州,“我要首付和三息。”
叶修掰手指算了算,“最多两息不带首付,不能更多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苏沐橙,温和道,“我还需要应对一个随时可能消失的老板,我大可以在您下一次失联期间卷钱跑路的。”
叶修算了算,肉疼道,“首付和首息,我已经很大方了。”
喻文州叹口气,“老板,与您的对话让我感到不适,这个月的竞标大概不能参加了。”
“首付首息加两星期假期,我要三号地。”
“老板您的铁公鸡真不是浪得虚名。”
叶修谦虚道,“过奖过奖,我觉得我对你还挺大方的。”
喻文州再次揉了揉眉心,说:“那没什么事我先下楼了,你们继续聊。”
叶修迅速把面前的一摞文件全都塞回喻文州怀里,“多放你一天假,这些全给你处理了。”
喻文州无语了,幽幽叹出一口气,“我不要房子和假期了,现在辞职来得及吗?”
“辞职信我会在下个月看的,这个月还是得干。”
喻文州实在不想再糟心下去,再也不看门内那两个男人一眼,只是对苏沐橙礼节性地点点头,转头走了。
黄少天的声音全都被自己咽进了肚子,在旁边搜肠刮肚了半天愣是插不进一句话去,此刻见喻文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登时慌神了,连忙快步跟上去,带上门前不忘狠狠瞪了叶修一眼。
闲杂人等被打发走了,世界清净了。
叶修掏掏耳朵,端起咖啡灌了一大口,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苏沐橙无奈的皱眉,说,“哥哥,你少喝些咖啡,对身体不好。”
叶修置若罔闻,指指另一杯咖啡说,“你口味应该没变吧?”
苏沐橙于是坐到他身边,喝了一口榛果,说道,“其实我不喜欢甜。”
但还是一小口一小口把咖啡啜了进去。
等到咖啡见了底,苏沐橙站起身,说道,“走吧叶修哥哥,哥哥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叶修四仰八叉往沙发上一躺,摸了摸裤兜翻出那包烟,想了想还是放下,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来棒棒糖,撕了糖纸扔进嘴里,嘴上毫无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啊棒棒糖就这一个了,不叼着什么我难受,又不好在你面前抽烟。”
苏沐橙好脾气的笑笑,“哥哥你最好还是戒了烟吧。”
叶修问,“你本来想要那三号地?”
苏沐橙说,“没什么所谓,你要是想要,我不会抢的。”
叶修点点头,“也对,毕竟我们目的都是一样的。”
苏沐橙乖巧的做洗耳恭听状。
叶修不看她,把棒棒糖当成烟卷一样吊儿郎当的含着,明明没有烟雾,苏沐橙依然觉得他的眼睛变得朦胧了,半晌,叶修含含糊糊地道,“怎么说呢……那块地本来就该是苏沐秋的吧?”
苏沐橙接道,“虽然母亲是想把那块地给哥哥,但毕竟没有遗嘱,后人说什么都是不做数的。”
闻言不是父亲而是母亲,叶修意外的抬头看了看苏沐橙,敏锐的捕捉到一条隐隐约约的线索,然而云里雾里仍是无法继续推断下去。
苏沐橙脸上的笑容滴水不漏,无言地等到叶修吃完这一颗棒棒糖,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哥哥,我找到叶修哥哥啦。”
电话那头是苏沐秋。
叶修听不到他的声音。
苏沐橙笑的十分乖巧,像所有不谙世事纯情懂事的邻家妹妹,“放心啦,我把人给你送到你那边去哦。”
那头应该是松了一口气吧,叶修想,毕竟是抓到他了。
叶修自己拿起手机,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给叶秋发过去一条讯息,“你去查苏家,苏氏,原原本本从头到末一点都不许漏掉,然后以任何方式把他送到苏沐秋本人手里,一定是他亲自拿到。”
说罢关机,也不管叶秋如何反应回信,熟练的把手机拆开取下电话卡,扔进面前剩下半杯的咖啡里。
苏沐橙神色如常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而后悠悠开口道,“叶修哥哥身上的servant蛰伏期快过了呢,哥哥,是你做的吗?”
叶修如遭雷击,豁然抬头,大腿装上茶几猛然把着小木桌掀翻,上面的东西呼啦啦洒了一地,被咖啡泡湿。
“咦?哥哥没听过servant吗?就是那种,三次便让他永远处于你的控制下在也不可能挣脱的——毒啊。”
下一秒,叶修却觉得头晕目眩,紧接着昏昏倒向身后的软沙发里,从窗外翻进来三五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在苏沐橙身边站成一排,苏沐橙打了个手势,一人训练有素地把昏迷的叶修扛过肩头,一人迅速翻身上床,扯过被子牢牢罩住自己,剩下的人负责打扫房间,效率极高地把凌乱的桌板收拾干净,又悄无声息的撤离。
苏沐橙漠然看了一眼那张企图浸泡销毁的电话卡,就任由它被放在最显眼的桌面上,而后,打开房门,大摇大摆地从前门走了出去,逆着光,在所有人都看不到她表情的阴影中,她神色复杂地轻声说,“这个毒……戒不掉的……”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