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伞修】白罂粟 5.

这一话有点短诶下一话绝对大粗长!以后改为星期三晚上稳定更新吧!

你们身边有没有那种,明明是为了翘课上网而请假但因为是好学生所以即使胡诌一个nc理由老师都会无条件相信的??

——

苏沐看到自己好友一栏中,秋木苏在五小时之前下线的提示消息有点沮丧。他毕竟是个乖乖学生,家境优越家教良好成绩优异,是万万做不出来翘课翻墙去网吧这种事的,所以即使他有心蹲秋木苏,也无力天天守在电脑前面。

发出去的好友请求如石沉大海,而荣耀之中,单向好友是无法发送消息、查看具体位置的,他勉强跟了两天之后,连秋木苏的下线地点都变得无从知晓,只能眼睁睁看着秋木苏的上下线时间与自己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

渐渐的,苏沐倒也差不多摸清了秋木苏的上线时间,大致就是早上七点到中午十二点这个苏沐正巧在校上课的时间,然后跨越午休,偶尔会在下午二、三点上一下线,简直就像是在躲着自己一样。

他不用上学的吗!苏沐咬牙切齿的想,随手一套连招把面前的怪物一波带走。

说好了肥宅都不会早起的呢!

哼!委屈!

苏沐越想越气,第二天他就枉顾真香理论翘了课。当然他依旧不耻于爬墙上网,学霸自有学霸翘课的门道可走。他跟老师说要去参加一个竞赛,需要参加课外一对一辅导,而因为这是自己攒钱报的班与赛所以并没有跟家长老师报备,于是他在老师的殷殷期盼之中拿到了一整天的假条。老师本来还想多给他批几天假,苏沐想了想,说:“如果还需要补习的话,我会再跟老师请假的。”

老师顿时更为欣慰感动了。

苏沐脑门上顶着一“老师的宠儿”之光环背着书包走过连通校外的矮墙时,与某一翘了课正吭哧吭哧爬着墙的少年打了个对眼。

苏沐悲悯的看了少年一眼,想起整日翘课泡网吧的秋木苏,不由悲从中来,暗叹世风日下小小年纪不学好偏偏翘课上网怎么能成为国家的新新栋梁呢怎么对得起父母的热切期望呢!他怀抱着一颗慈悲之心,诚恳劝道:“同学,浪子回头金不换,好好学习以后才能有出息啊!”

少年深深看了苏沐一眼,从一边高挑的眉毛和竖起的中指中传达了自己的万分不屑,心道这人简直神经病,扭头趾高气昂地向前一步踩空,摔了下去。

十分钟之后,两冤家在校东门某一小网吧前台再次路窄撞上了。

少年瞥了苏沐一眼,简直对这个神经病深恶痛绝,于是他抱着自己摔伤的老残腿,嗤笑一声,主动挑事道:“哟,浪子来上网啊?”

苏沐深感这少年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秉持着一颗老僧入定波澜不惊之心赏了少年一个大慈大悲的眼神之后,拿了网卡去找座位了。

少年讨了个没趣,更加讨厌苏沐,拿了自己的卡专门绕道挑了另一条路去自己机位,然后两人在并排相邻的两个机子前,再次相遇了。

放眼望去四周满满一片人头,乌烟瘴气之中老板吼:“就那俩位置!爱上不上,不退钱!”

少年顿感时运不济命中犯克,硬着头皮准备开嘲讽把人轰走,下一秒就看见苏沐熟练地刷卡上游戏之后,从自己鼓囊囊的书包里掏出一厚摞竞赛试题往桌子上一甩,埋头啃书。他余光觑见那明晃晃的全国竞赛大全的书脊、满篇已批阅的对号、毫不犹豫的落笔……再想想老师对上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好脸色,僵了僵,谨慎地把涌到喉咙的嘲讽和着一口老血一起咽了下去,默默坐下带上自己的耳机,眼不见为净。

后来苏沐才知道那是父亲同僚叶叔的儿子,而少年也知道了苏沐就是他从小活在阴影里的别人家的孩子,更是越看越厌。再之后,两人不过又见了寥寥数面,叶家那儿子就离家出走、跟B市这边断了联系了。

据说是跑去打不入流的游戏比赛了,苏沐秋想着想着,突然就有点羡慕。

而现下,苏沐与夜间阿小少爷默契的达成了某种无需言说的君子协定,谁也不搭理谁,各玩各的游戏。

苏沐在刷题的百忙之中不断抬头看着屏幕,秋木苏的上线时间停留在七小时之前,头像仍是灰灰的一片,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突然堵得自己有点难受。


评论
热度 ( 9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