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十年信 FIN.7014字

我重发一下(*/ω\*)

文风又变了,,这篇写的心好累

先补一下私设!伞哥不死但是……求不打脸!苏家兄妹被叶家收养,但其实他们不是住在一起的!叶修回家后差不多已经到了成年于是他和弟弟其实是在外面住的,但是因为苏沐秋的身体状况,所以苏沐秋是住的离叶家比较近的!私设叶家超有钱~然后……大概这么多!

结局he!
结局he!
结局he!
重要的事说三遍!

相信我不虐伞修的小伙伴和我一起去面壁orz
——

叶修给那个地址寄了三封信。
三封信,写了十年。

叶修是十五岁的时候离了家出走,又在十七岁的时候回了家,个中原因,则是因为他和自己“收养人”吵了架,自己一气之下摔门而去,然而阴差阳错的,被家里找人的仆人发现,就被遣送回了家。
老头子看见两年没音信的儿子被逮了回来,气着实是在两年内消了差不多,最终就给儿子上了一堂“爱的教育”,算是泄了泄这两年的担心和郁气,末了也就剩下了一句“回来就好”。
虽然这“爱的教育”让叶修在床上呻吟了两天,屁股还是一碰就疼如坐针毡,日子倒也平平淡淡。
老头子似乎转了性,也不限制叶修打游戏了,对于叶修把游戏当做一切也给予了无限宽容。
宽容的,让叶修都在怀疑自己当年离家出走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修是不惯于用手机的,即使和自家房东处了两年,也还记不住一个手机号,然而两人也没有加上QQ好友,唯一的关联也就是游戏中的好友关系,和一个叶修记得模模糊糊的地址。恰逢星际开了新服,旧服那好友上线的消息,就再也没提示过,让叶修连着等了几周,等的心灰意冷。
结果自是断了联系了。

到底是想的,两年时时刻刻待在一起,便是睡觉都躺在一个床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张脸让叶修本以为自己看腻味了,谁想却是习惯了,这才分开几日,就时时刻刻都想在见到。
像是被犯了糖瘾的孩子,仅凭记忆不足以解馋,反倒勾了馋虫,越想就越想了。
罢了。叶修想。哥就纡尊降贵一次,给你写封信好了。
铺纸提笔,明明满腹牢骚满心思念,一个懒怠,道在纸上也只剩了一句话,语气狷狂。
哥想你了,苏沐秋。
连落款都懒得署名,只偏将信封上的自家地址写的一笔一划清清楚楚,明明是怕那人想要回信时没有寄处去,他却断然不会承认。
那人看得到抑或看不到,还不一定呢。他兀自嘟囔,却仍然心中怀了一丝希望。
然苏沐秋当真是没有回复他这个信件。
叶修天天跺着拖鞋去翻邮箱,等来了几刊周报几份月报,却没收到那人的只言片语。
馋除不去,想念便越甚,埋怨也越甚。
他偏生在这时候闹了小孩子脾气堵了气,候了一年,只待翻了眼日历,才惊觉年月匆匆。

他想。苏沐秋,你好样的。
嘴上置了气,手下的笔却又不自觉拿了起来,于是嘟嘟囔囔着写了又一封信,不偷懒,满腹无处发泄的埋怨话一句一句,写了满满三页,末了还非要补上一句气死人的瞎话,道是,
如果你现在跪下来跟哥解释你不回信的原因,哥倒也许会原谅你。
三页纸装的连信封都变得沉甸甸的,连着信,把自己也一道送了过去。
路还是那条路,树还是那棵树,房子也还是那个小破房子。路边花了眼的老大娘馄饨铺客人仍旧很多,一份份飘香的馄饨在微凉的空气中氤氲了雾气。隔壁夫妻正巧又在吵架,男人出了门,妻子又熬不住担心把丈夫寻了回来,反复了三年,吵架也成了生活的趣事。晒太阳的老大爷面上没添几条皱纹,前年才开的网吧也不见增了几分沧桑。
日子还是那种日子,所有人都照旧的过着。
只流落在街头的那只猫离开了,喂它食的那个少年不见了踪影。
只他住过的房间早卖予了别人,住客也已经不知换了几批人去。
如今大门紧锁,也再不会为他敞开。

叶修攒着那信站在门前,不敢去敲开门。
装着三页纸的掏心话把信封撑得鼓鼓囊囊,但他的心却是空落落的。
果真是空落落的。他想。何必要来求个结果?

路边的老大爷认出了他,摇摇头,叹口气:“那人早不在这儿了,怎么还来这边找呢?”

怎么还来这边找?叶修也疑惑了,思来想去,只剩下一个问题残留在脑海。
若不来这儿找,我该上哪儿去寻?
想不透答案,连他自己都茫然了。
最后他摸出来一根烟,颤着手去点火,反是燃了手中的信,火舌瞬间便吞了那信,燎绕不去,烫了他的手,灼了他的心。吃了痛,松了手,火焰卷着残破的信件掉落在地,叶修眼睁睁看着它被烧成了灰,只剩了烬,却仍然想着。
我该去哪里找你,苏沐秋?
他固执着寻求一个答案,却得不到结果。

有滴水顺着他脸颊滑落,他却并没有哭,因为他的眼眶没有湿。

下雨了。

有把伞撑在了他的头顶,免去了他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浇成落汤鸡。隔着雨幕,女孩的哭声都是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女孩哭着说,“你何必呢?哥哥他并没有怨你,你何必呢?”

哥哥他,最喜欢你了,怎么会怨你呢?

叶修两眼都变得灰暗,瞳孔映射的世界没有任何色彩。他听见自己问:
那你呢?
你有没有怨过我,让你不得不靠自己一个人生活?
女孩哭声不歇,却迟疑了回答。

叶修指指面前的铁门,两眼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轻声说,
谁说他不怨我的,你看,他连门都锁上了。

一个屋,落了锁,圈住的便是一个人,一段情,和一方两个人的回忆。

叶修想,说好了两个人一起走呢,如今却只剩我一人踽踽独行。

苏沐橙用了一会儿才稳住情绪。脸庞的水迹说不出是泪多了些,亦或是斜长的雨丝打的多了些。叶修接过她手中的伞,又往她那里倾了些许。
苏沐橙问他,“你就不去看看他么?自出了事后,你就再也没见过他。”
叶修说:“去了若是有用,我宁愿一直待在那里。”
苏沐橙说:“合该是去看看的。”
叶修却说:“只让我白白伤心罢了。”

叶修到最后也没去见一见那人,仓皇的道了别就回了家。

第一封信没有音信,第二封信也成了灰烬。叶修自此,也再没提笔。
他的房间两台电脑,本是备着哪日、叫那人来战个痛快,只如今看来,也成了妄想。
他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在天地间晃荡,无处安身,一如他此时无处安心。他停在了一个神枪手前,刻意摆了个打招呼的操作。
那人一身花花绿绿,却是毫无反应。
大概是在挂机,叶修想。聊天倾吐也没了限制。
他慢慢的,敲出来几句话。

【附近】一叶之秋: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附近】一叶之秋:他也总是穿的乱七八糟,只注重了性价比,却从不在乎外观
【附近】一叶之秋:所以他的装备总是花花绿绿奇丑无比
【附近】一叶之秋:但他真的很强
【附近】一叶之秋:若是可能,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附近】一叶之秋:可我们吵了架,他不理我了
【附近】一叶之秋:后来,他出了意外,我也再没有了道歉的机会了
【附近】一叶之秋:可是,我想他了

【附近】一叶之秋:苏沐秋,我给你道歉

你会原谅我么?

不知是哪家的孩子挑了电闸,眼前的屏幕黑的彻底。叶修再次登录时,那人早就不在了原地。
“大概是下线了吧。”叶修说。

他身旁的电脑,也在没开过机。

到底只是叶修撒的一个谎罢了,无论是叶修归家的真正原因,亦或是苏沐秋现今的状况。
他回家并非偶然,而是一个急迫形势下不得已的选择。
苏沐秋出了车祸,身体自那便出了问题。
医生说这是剧烈运动导致的脑部损伤使之智力退化甚至不如一个儿童。
简而言之,苏沐秋忘了一切忘了他。
变成了一个傻子。
虽然医生一再强调这只是暂时性的,有复原的可能,虽然叶修自以为在等待苏沐秋苏醒的过程中早早做好了思想准备。
他以为他的心理防线是完好的。
坚固、牢靠,不会被击垮。
他可以背负一切、背负起三个人的未来。
但当他真正看到睁开眼后的苏沐秋,看到周围陌生人后下意识蜷缩了身体,警惕、茫然、无措、恐慌……只肯与苏沐橙接近时。
他那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大坝,禁不住气势汹汹的绝望的情感,在接触到苏沐秋戒备陌生的眼神的瞬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到底是,在失去记忆的苏沐秋心中,他也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天地间只有一个属于他的苏沐秋,却在一场意外的车祸里烟消云散了。

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吵架的呢?
原因幼稚可笑,他却不记得了。

叶修想,至少、至少给我一个和好的机会吧。
他的苏沐秋,去了哪?

医疗费用是天价,一个简单的数字跟的那些个零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尚且不论后续治疗,已经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这笔钱对于苏家兄妹来说是一个绝望的存在。所幸,他们身边有一个叶修。
那是苏沐橙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母亲。气质很高雅,举手投足间的富态与贵气让人无可挑剔,完美的像一个精致的画中人,如芝如兰,典雅大方。
叶修规规矩矩的跟母亲行礼。这也是苏沐橙第一次看见那个懒散的家伙正经起来的样子。
叶母身边还跟了一个男孩,无论长相亦或年龄和叶修差之毫厘,然而气质却相去千里,这是叶修经常挂在嘴边的完美的弟弟。
叶母抱着叶修,看见儿子消瘦下来的下巴和青黑的眼圈心疼的直掉眼泪,叶秋安静的等母亲放开哥哥之后才上去狠狠地抱住哥哥,苏沐橙没错过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安心笑意。
很温柔,这是母亲。
很温暖,这是家人。
很羡慕,然而她和哥哥从小就是孤儿。
以至于苏沐秋出了事之后,他们却是连个可以依靠的家人,都没了。

叶修说,我们是家人。

对,我们是家人。
共患难,同享福。

叶母把苏家兄妹接到身边去住,安排来了一个顶尖的医生。叶家担当了苏沐秋所有的医药费,甚至是,在和叶父商量之后,他们收留了这一对兄妹。
家人真的变成了家人,他们成了兄妹。
可这却不是叶修的家。
他曾经还稚嫩的心中,早一隅便有了小小的天地。那里只有两个人,甚至拒绝了妹妹的加入。
母亲的家是母亲的家。她的家里有着孩子。
孩子的家是孩子的家。他们的家里同样有孩子,却没有母亲。
叶修的家是叶修的家。他的家里却从来只有他和苏沐秋两个人。

即使是小孩子幼稚的誓言,也可以化作海誓山盟。

结果一切却只是他的自欺欺人罢了。

苏沐秋去了哪?
你喜欢苏沐秋么?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吸烟,在夜间站在阳台上,微弱的火光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燃了一半的烟被夹在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指间,他朝半空吐了个烟圈,一时茫然的像个孩子。

叶母问,回家吗?
叶修说,回。
于是他回了不是家的家,却也从来不敢去探望他家里的苏沐秋。
到底是他落荒而逃了。

叶修不是不曾想过,车祸那么惨烈,苏沐秋不死也已经是上天恩赐了。
人依旧是那个人的,长身玉立,风姿卓绝,笑容不减,又多了纯净澄澈。即使是车祸也从不曾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人还是那个人的,他想,却从来控制不了自己立在门前僵硬的、不敢去敲门的手。

他连说话都要重新学起。
不会拿勺子,不会用筷子,不会好好的收拾自己。
爱玩爱闹爱恶作剧,但是绝对不会欺负自己的妹妹。
把所有温柔和关心展现给自己的妹妹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叶修听母亲在他耳边叨念着而今苏沐秋的生活。
真是一个小孩子了,叶母说。虽然这小孩子比她要高,甚至是超过了自己的亲儿子。
但苏沐秋从来不会伸手给她要玩具,明明心理年龄停留在五岁,无论路过时对那陈列的柜台上的玩具有多向往,视线紧紧粘着,也不会开口要。
“喜欢么?”叶母问他。
苏沐秋抓着叶母的手紧了紧,点点头。
叶母回握住苏沐秋的手,笑的温柔,“我去给你买。”
苏沐秋却使劲拽住了叶母,咬着唇,狠狠地摇头,“我不要。”

叶修打探来苏沐秋喜欢的那个玩具买了下来,立在门前,敲门的手举起又放下,又不甘心的举起来。
最终叶修让叶秋帮他送去了那个玩具。

叶秋跟哥哥说,“他是真喜欢那个玩具。”
然后他跟叶修描述当时的场景。
像所有五岁的孩子向往着柜台最高处的变形金刚一样,苏沐秋眼底满满充斥的是羡慕和向往。
那却不是变形金刚。
是一个手办。
提着战矛的一叶之秋。
叶秋把盒子递过去。
苏沐秋却往后缩了缩,也不向玩具伸出手。
叶秋好奇地问:“你不要么?”
苏沐秋使劲摇头。
叶秋问:“你不喜欢?”
苏沐秋点头。
叶秋不知道他点头是说喜欢还是不喜欢。于是又问:“为什么不要?”
苏沐秋不断想着措辞,说话都磕磕绊绊,叶秋却听懂了。

“他说,省钱,给弟弟妹妹买东西。”叶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哥哥的眼睛。

叶秋问:“你有弟弟?”
苏沐秋点点头,眼底盈满了小孩子样纯净的开心的笑意。
叶秋又问:“你弟弟是谁?”
苏沐秋想了想,想不起名字,于是歪歪头,依旧努力的想着,想破了脑袋:“修……修……修……”
叶秋笑笑,拍拍他的肩头,说:“叶修。”
苏沐秋两眼晶亮,狠狠地点头,说:“叶修!”

叶秋靠在墙边,嘲笑自家哥哥,“哥,你真胆小,胆小的连喜欢他这个事实都忘了。”

叶修心脏一揪一揪的疼,他捂住眼,两眼发酸。

他想,对,我就是个只敢活在记忆里的懦夫。

叶修后来又走了。其实他在家中呆了不足半年而已。他选择了一个离父母很远很远的城市的战队,但却离他的家很近很近。他依旧选择了那个小房子,承载了他们梦想的地方。
买下了房子,却不会住进去,只落了锁,闲日里不会踏足半步。
上了栓,落了锁,连他自己也被锁了进去了。
叶修想,是不是锁进去了,一切就都不会变了?
锁上了,他还是他,苏沐秋还是苏沐秋。
一切照旧。

一叶之秋还是一叶之秋,踏足了一个全新的平台,被封了神,提着战矛威风凛凛,在那里所向无敌。
叶修却总也觉得空落落的。
因为他的身边少了人。

韩文清问:“秋木苏呢?”
叶修说:“出了意外。”
也再没人过问那曾经陪伴在一叶之秋身边的少年去了哪里了。

叶修借了弟弟的身份证去打比赛。他不叫叶修,叫叶秋。
秋的叶。
也是叶的秋。
叶落知秋,他却不知道秋去了哪里。

苏沐橙在第四年的时候站上了那个舞台,站在了叶修身边。
苏沐橙说:“想要承载哥哥愿望走下去的,不只有你一个人啊。”
斗神身边不再只是一个人,他有了一个默契的搭档,叫沐雨橙风。
精妙绝伦的配合让那些曾经在网游里见过一叶之秋的人有些熟悉,隐隐约约记起来好像有一个少年,一直在这战法身边不离不弃。却也只是一个印象而已,转瞬就被忘记。

十年间,苏沐橙经常会回家看看,而叶修却从不曾回去过。
苏沐橙总也喜欢有意无意的在叶修身边念叨着哥哥的事。
智商一下子褪去了那么多,记忆也被落了锁,苏沐秋刚出车祸那会儿,就像是一个才出生的婴儿一样。
可这倒退,倒让他有了机会进去曾经梦寐以求的学校。
他很喜欢学习,是一个比叶秋还要完美的优等生。
叶秋尚且还有些叛逆的心思,苏沐秋却可以学的旁若无人,一心一意,只喜欢沉溺在学习里。
一个心无旁骛的学霸。
爱学习,爱运动,爱生活。
和以前的苏沐秋一样,却又有哪里不一样。
叶修想,苏沐秋本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很小的时候就有了自己谋生的本领,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
他本就应该是一个极其完美的人,连外貌都是千里挑一的存在。
叶修忍不住去想若苏沐秋不是孤儿的生活。
会认真读书,认真考学,一本正经的谈恋爱,过着一本正经的生活,对学渣敬而远之,交际网高深而离他遥远。
不用为了生计到处奔波、不会为了赚钱而接触游戏。就像现在这样。
现在的苏沐秋,几乎与电脑绝缘。
一本正经的做着他的乖孩子。

若真是这样。
叶修想。
若真是这样,他们还会不会有交集?
苏沐秋那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来不会理解他这种为了梦想恣意妄为,甚至可以放弃一切的人的生活。
苏沐秋。
叶修自暴自弃般的捂住自己的眼。
若真是这样,我是不是该自私的庆幸你是一个孤儿,你有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让我们还有机会相识?
若真是这样,我还有没有机会……喜欢上你?

答案无从寻找,因为他变成了苏沐秋口中的弟弟。
就像是叶秋是叶修的弟弟一样,无甚区别。

苏沐秋可以参加今年的高考。
叶母问:“你想好要去哪里了么?”
苏沐秋早就考虑好了答案:“H市。”
所有人都知道叶修在H市,只有苏沐秋不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以前一起生活在H市,只有苏沐秋不知道。
即使没有记忆,苏沐秋却也还是想要回去那里。

苏沐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写日记的习惯。
他字迹清秀俊逸,一行标准的行楷,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
“我想去H市,找一个人。”
“他对我很重要,我却忘了他的名字、忘了他的样子了。”

“我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来见我。”
就像所有十八岁时的少年一样,他的心理年龄停留在了这里。
青涩懵懂,情窦初开,方值年少。

信在前一天被送到了即将远行的游子手上。
这是叶修写给苏沐秋的第三封信。

苏沐秋到达H市的时候,天空中正下着雨。他的行李很多,但合计合计都收拢进了一个大箱子里。
他翻了翻,兜里就是缺了一把伞。
他似乎是从来没有带伞的习惯的。
机场的人来来往往入队成双,接机的人在外面举着牌子兴奋的招呼或远游或归家的人们。
苏沐秋找了一圈,没找到叶母所说的、长得和叶秋很像的人。
他拎起包,走进了候机大厅,兀自向前走着。

叶修给他的信里讲了一个故事。
主人公是一个从小无依无靠仅有一个妹妹的男孩,叫做秋,还有一个离家出走只为了追寻梦想的男孩,叫做叶。
他们是一家人,就像秋天和落叶,难免不会被联想在一起。
即使生活苦,生活累,也可以开开心心坚强的走下去。
可是后来,秋出了车祸,失忆了,剩下叶抓着梦,咬牙向前,不肯放手。

苏沐秋翻了翻手机短信,妹妹说路上堵车,要晚点才能到。
他回了一句,“好。”

叶修说,失忆的那个男孩什么都要重新学起。不再风姿卓绝,眼底的风华消磨殆尽,黯淡无光。
他和那个离家出走的男孩走在了完全背离的世界,一朝形同陌路。

苏沐秋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百无聊赖的刷着微博。
他想了想,在词条上输入“叶修”,然后点击了搜索。
听家人说,叶修在打电子竞技,在这个圈里混的风生水起。

秋的年龄不断增长,从少年变成了青年,心理年龄却滞留在了车祸那年。
医生说,这是个坎儿,难迈,就好像那失散的记忆,落了锁,进了匣子,找不回来。
而在十年内回复到可以考去大学的地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所有人都不会对他奢求更多。

门口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个女生,看见苏沐秋后立刻扑到了他的怀里,使劲抱住自家哥哥。
她声音都有些哽咽,“哥……我想你……”
苏沐秋安抚的拍拍苏沐橙的肩,目光越过她的肩头落在后边步伐不情不愿踱着步子靠过来的人。
“叶修。”苏沐秋跟他打招呼。
“嗯。”叶修懒洋洋的回答。
“叶修。”苏沐秋又喊。
“嗯。”叶修还是不看他。
“阿修。”
叶修颤了颤。
“阿修。”苏沐秋坚持不懈的喊。
叶修问:“你来H市干嘛?”
“找一个人。”
“……”叶修说,“我陪你找。”
苏沐秋莞尔,“我找到了。”

苏沐秋放开苏沐橙,走到叶修跟前,低头看着他,苏沐橙亦步亦趋跟在哥哥身后。
叶修执着的盯着脚尖,强装出的平静,去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你想起来了?”
苏沐秋弯了弯唇,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没有。”
“……”
“但我想起了我喜欢你。”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苏沐秋和叶修撑伞走在左面,苏沐橙乖巧的跟在旁边,时间便是在一瞬就缱绻了永远。
一如年少,风华正好。

——FIN.

其实,原本的结局,是这样的。

苏沐秋莞尔,“我找到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沐橙,“我亲爱的妹妹。”

然后被同学拍死(*/ω\*)
这篇又一次成功的上了七千字~手稿写到手残,十九页纸【大概是】
QAQ所有的坑你们都不回不赞我都没信心写下去了……
后天元旦~你们想看哪对cp的贺文~我站all叶(ฅ>ω<*ฅ)

评论(7)

热度(54)

  1. isherloki_九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