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伞修】秋叶一梦 7013字

麻烦用行动告诉我你们想看伞哥复活想看下篇

——

“喂?叶修?”苏沐橙是在片场里打的电话,周围人刚刚开始收工,嘈杂的吆喝声不绝于耳,她怕叶修听不清声音,刻意放大了音量。
“嗯。是我。”叶修显然前一天晚上又在熬夜,刚刚才被苏沐橙的电话唤起,声音里还犯着迷糊。
“我们这边杀青啦!吃顿散伙饭后天就能回去了!”苏沐橙显得很高兴,“我跟公司商量了下,申请到了两个星期的假期呢!”
“不错嘛,看来今年可以在家里过年了?”
苏沐橙“嘿嘿”笑了两声,说:“我跟叶秋说过了,今年想去杭州过年……你现在在哪呢?”
叶修拿着电话嘿咻嘿咻地扑腾两下,勉强从床上坐起身,准备醒醒脑子,“我?我在家呢,来北京陪爸妈一段时间。”
“无业游民就是幸福啊……”苏沐橙感叹,“我都要忙死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取笑她,“我哪里无业了?战队是不用我管了,公会还一摊子事儿呢!前两年彻底把国际服开通了不是?这几年跟外国佬抢boss抢的我心力交瘁啊,根本没法跟这群爪哇国过来的人交流!苦口婆心跟他们说了放弃这个boss吧这片区域已经在我大兴欣的统治之下了偏不听……要不是听不懂他们说话我真以为他们是专门来找虐的了。”
苏沐橙哀嚎:“那也比我轻松多了好么!公司一个通告一个通告往我身上堆,就怕我闲着,我现在连苟延残喘的空都没了!”
“……我读书少你别带坏我,苟延残喘是这么用的么?”叶修抻抻腿,开始穿衣服,一会儿跟公会的约个周本,这周就差不多能清闲下来了,得收拾收拾东西,毕竟是要去杭州过年的。他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到旁边,边倒腾东西边说:“你少跟我贫,当时你从队里退役,劝你找个安稳的活当个老师多好,结果演艺公司那给你个名片你就义无反顾的去了,不带考虑一下的。”
“嘿嘿,我这不是怕美女资源浪费么,而且我也信得过楼少啊!”
“可别跟我提他,连我妹的钱都敢赚。”
苏沐橙走到了安静的地方,听到了叶修那边翻箱倒柜的声音,问道,“你收拾东西呢啊?”
“嗯哼,你要放假了,又不从这过年,我不得提前收拾好了东西回杭州等你们大驾啊?”
苏沐橙连忙说,“诶诶你别急着走,我总得去你家看看啊!咱们到时候一起走就是了!”
叶修一本正经的纠正她,“不是你家,是咱家。”
苏沐橙吐吐舌,说:“我还给你妈带点什么东西么?”
叶修继续纠正:“不是你妈,是咱妈——你现在可是有俩哥哥了,还有什么不满的吗?让你名正言顺叫我声哥又不是占你便宜。”
苏沐橙咧咧嘴,笑道:“可我还是想叫你嫂子。”
“什么嫂子,叫哥夫。”叶修说。
“什么哥夫,从没听过这种称呼。”苏沐橙说。
“现在听到以后就可以叫了。”
苏沐橙语气无奈,“是是是嫂子你开心就好。”
叶修呲牙:“小丫头片子你找打!”
苏沐橙咯咯笑了起来,好像真的要躲开叶修落下来的巴掌一样后跳了两步又跺跺脚,感叹:“今年好冷啊!”
“是啊,雨还多——你回来的时候多带点衣服,别忘了带着伞。”
苏沐橙嘟嘟嘴,说:“什么嘛,现在连伞都得我自己拿着了,以前明明都是你俩给我打的嘛。”
叶修连忙撇清关系,“不不不,从来只有苏沐秋一个人扛着两把伞,我从来、以后都不会带伞,那玩意太重了,吭哧吭哧带着还不一定用得着。还有啊,你是忘了么?你哥只给我一人打伞,你都是靠边站的。”
苏沐橙噗嗤笑出声,不屑于跟这个独占欲超强的嫂子计较,说:“至于嘛,我又没让你帮我拿伞,累着您了还?我都这么大了,哪能忘带。”
叶修说,“我都这么老了,还经常忘带呢,所以提醒你帮我也带一把。”
苏沐橙重重叹了口气,说:“是是是,伺候老人家是我的义务。想不到,年纪越大地位越低,果然还是我年老色衰人老珠黄了……”
“年老色衰人老珠黄还有人要你呢。”叶修无奈,“好了好了,别在这跟我贫了,收拾收拾东西赶紧回来吧。爸妈那边随便带点什么都行,叶秋也是想你想的紧了。”
“唉!都是在叶魔王手下被欺压大的娃,想想他受了半辈子气,我才十几年,突然平衡了!”苏沐橙又“嘿嘿”笑了笑,抹抹鼻子,说,“那我挂了啊叶修,回见!”
“回见。”放下电话,叶修终于有空去掏烟盒,一摸没摸到,才突然想起来回到家的时候就遭到老妈惨无人道的搜身,把烟啊打火机啊钱包啊都摸去了,现下身上就剩俩棒棒糖可以叼着顶顶了。
屋里两台电脑,一新一旧,标配的是荣耀登录器,只这登录器也是有些年头了,还是苏沐秋生前跟他回家那次带过来的。叶修收拾完东西,坐到电脑前,十分自然地打开了两个机器刷卡登录,账户名上赫然显示着一叶之秋和秋木苏。
苏沐秋的账号卡还是前两天叶修从抽屉里翻腾出来的,原因是队里意图招一个神枪手,得先打造出来一把银武好歹能当个招人的噱头。跟苏沐橙商量了之后叶修决定把秋木苏贡献出来交给关榕飞研究。
关榕飞一直对苏沐秋这个充满传奇色彩但不幸英年早逝的荣耀天才充满敬畏,拿到秋木苏的账号卡的时候甚至激动的手抖,只是对于银武停留在了五十级表示出一定的遗憾。
荣耀随着年岁的增进,运营模式越加老成,为了不使荣耀本身丧失对新老玩家的吸引力,新手任务和boss反反复复修改了很多次了,而一些低阶材料低阶副本都在不断的修补完善……秋木苏银武所用的材料过于原始,因此只能堪堪使用它的制作模板,而升级材料又得另当别论了。
“还真是老了,无论是你、还是我。”叶修想。
叶修的任务便是给秋木苏的银武重新升级——虽然年代久远,但无论是材料还是设计都是叶修和苏沐秋当年在一起一点一点打下来、试出来的,论谁最了解创作思路的话自然只有叶修了,因此,重置银武的任务叶修当仁不让。
至于一叶之秋……叶修又是叹了口气。
孙翔退役的时候邱飞正值当打。叶修退役前把嘉世折腾的重新建立的那一通愣是没把嘉世折腾倒,邱非在最艰难的时候站出来,义不容辞地挑起了复兴嘉世的职责。
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邱非带着他尚不成熟的队伍几经沉浮,竟真又一次杀回了职业圈中,并在常规赛里稳坐一席。直到几年后,这支同当年的兴欣一样不被人看好的队伍拿下了重组后的首金,新嘉世在继年里势如破竹般拿到连冠,再创王朝的呼声便如星星之火一般,燎烧了所有粉过的、在粉的嘉世粉,商家的签约、广告也纷至沓来,给队伍带来极为可观的收益。
那位曾经力挑一队重责的小队长邱非在听到孙翔即将退役的消息后,拼凑了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资产,将斗神一叶之秋买下,又出人意料地送给了退役数年的叶修。
是叶修不是兴欣。
老嘉世粉和新嘉世的队员默许了自己的队长这一次的任性,而新嘉世粉中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
“如果不是斗神当年对我的指导,不会有如今的邱非;如果不是叶神当年私下里给出的方向,不会有如今的新嘉世。”邱非这样说,“以此为礼物,送给我的老师,不是不负责任地把斗神交予一个退役的人让它从此没落,只是没走过那段岁月的人不会知道,真正的斗神只能是叶修操纵的一叶之秋、不是其他任何人!”
能见到叶修的一叶之秋缔造王朝是毕生之幸。
没见到叶修的一叶之秋挑翻四海是毕生之憾。
邱非这样想。
他有幸见过真正的斗神,也从未后悔过自己追随着他的背影进入嘉世的选择。
只有爱过他、仰望过他、追随过他、了解过他,才能真正知道这是怎样好的叶修。
只是到最后也没能并肩作战。

结果新嘉世也没能成功的缔造三连胜王朝,第三胜被兴欣狙击了。
嘉世的老粉丝们对于叶修简直是又爱又恨。

可惜叶修百年难得一见的热血还没给这几句肺腑之言暖热乎呢转瞬就成了渣。一上线就被一万人头强势围观,刷个boss也会被当做稀有动物看待,一天的行程都有人报备自家公会,几大公会防他就像shi防贼,私聊小窗被黄少天小号刷爆,总有个黑帮老大拳法在竞技场怼他单挑,跨越人海换个副本也会被人刷爆世界频道……
这群人怎么越来越闲?
万事从容的叶修也有烦恼的时候呢。
只是仅此两条还不算完。君莫笑在叶修走后毫无意外的交给了包荣兴,在叶修惨无人道的调教过后包子不负众望的恶心到了整个联盟。但在包子之后……君莫笑还是被压了箱底,找到一个堪堪可以操纵的继承者万分艰难。
似乎是君莫笑的时代过去了、散人的时代终结了。
可叶修还是有些不甘心。
毕竟千机伞才真的是那家伙的天才之作。
所以即使他退役了,两眼也不曾离开过职业圈子,试图从国内国外挖过来一个可以操空君莫笑的选手。只是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找到包子这样思维跳脱的选手?还不如说找个和叶修同等意识同等操作的人来靠谱。
好吧也不靠谱。
老人家也不能消停,叶修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以及目前,还有最让叶修头疼的另一个人。
门口适时响起了敲门声,伴着少年清朗的嗓音,“叶修,起来吃饭。”
叶修听见他的声音就头大,索性装作没起床的样子不予回应。不料少年早有准备,拿出房间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大喇喇的走了进来,叶修连偷跑上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少年抓住了衣服,强硬的推出门去。
“不吃饭对身体不好。”少年的语气不容置喙。
叶修甚至一度怀疑他们之间谁才是长辈。
叶修退役的第二年,苏沐橙退出了国家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叶秋结了婚并生了一个儿子,过了儿子的哺乳期后又不甘寂寞地签了楼冠宁麾下一家演艺公司,直接出道当了明星……干脆利落的让叶修质疑她们早就是串通好的。
叶修的小侄子小时候乖巧可爱大了四好少年,只是某次回家过了次年结果就让这个原本根正苗红的孩子不知怎么就长歪了。少年对谁都很有礼貌,独独对叶修直呼其名不加敬称且死不改口,还缠着叶修教他打荣耀。
叶修对称呼一事要求不高,而且想着男孩子嘛假期的时候打打游戏有益身体健康茁壮成长毕竟当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深有体会……于是那个假期少年教的作文作业,就是一个假期中的游戏心得。
叶修当无例外被母上揍了一顿,还被弟弟明令禁止少与自家儿子接触。熬不住母上的耳提面命滔滔不绝,叶修在那段时间回家都要算计着时间避开自己的小侄子。
但少年显然不这么想。
叛逆期的少年对于见不到叶修甚是不满,于是上演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戏——离家出走。
叶秋气的咬牙切齿,倒是苏沐橙咯咯直笑,叹自家儿子有当年叶不修英勇无畏胆大包天的气魄。
叶修终于明白了当年他离家出走时家人的悲痛,他感觉心在滴血。
幸而少年目的明确。
他敲开了门,一个小小的包袱,呲着一口大白牙跟叶修笑着说:“叶修,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叶修第二天就提心吊胆的把小侄子遣送回家,然后目睹了苏沐橙微笑地看着叶修却把自家儿子揍了一顿,他感觉脊背发毛全身都痛,当天下午就跑回了杭州。

认识他们一家的人都说这小侄子和他妈长得像,可叶修不觉得。
少年笑的如沐春风站在他面前跟他说话的样子让他恍了神。
叶修在苏沐秋祭日扫墓的时候用软布仔细擦了擦褪色的照片,想,果然还是像他啊。

 综上所述,叶修被磨人的小侄子搞得头大极了,如何正确教导小朋友走上爱学习的正途是这位荣耀教科书大神如何也写不出的一个章节。
叶修吃过早餐晃悠悠的往楼上走,随手从兜里摸出了那两根棒棒糖仔细分辨了一下,一个青柠味,一个可乐味。叶修毫不犹豫的剥开可乐味的糖纸把棒棒糖放进嘴里。
——可乐味曾是苏沐秋喜欢的,而青柠味是苏沐秋讨厌的。
好东西当然不能留给他。叶修想。
知道走回屋前叶修都没看到自家小侄子,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冲进屋,结果发现自家小侄子不出意外的坐到了电脑前,带着耳机一本正经的敲着键盘。
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少年也不回头,随口招呼道:“吃完了叶修?刚有个人找你约战,我看他挺急的,就直接帮你接了。”
这么急着约战的除了黄少天还能有谁?叶修径直走到少年身边,一巴掌招呼上去:“臭小子,谁让你打游戏了?”
少年手下操作一个失误,战局中央的角色趔趔趄趄地哏了几步,本就有些局促的局面瞬间更为捉襟见肘。少年不满的嚷嚷道:“你说话就说话啊拍我干嘛!我又没用你大号!”
这么一看 果然少年用的不是一叶之秋而是秋木苏。
叶修说:“不是你用的号的问题,是你奶奶要看见你在我房里玩游戏得吃了我。”
少年玩的起劲,直接无视了叶修的话,说,“你给我把耳机扶正,刚给你拍歪了。”
叶修无奈,直接把耳机从他耳朵上拿下来中气不足地吼道:“叶木你小子听人说话!”
“哦哦,我爸在加班加完班要去买年货 奶奶买菜去了,爷爷不知道去哪儿找人下棋去了,你放心,没人抓的着你的。”
叶修哭笑不得:“这跟抓我有什么关系?”
少年随口说:“因为是你挨揍啊——快点把耳机给我带上要死了要死了!”
叶修纵横江湖那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厚颜无耻之功,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堵的哑口无言。他干脆把耳机线拔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少年手速很快,可毕竟对面是黄少天,除了有着与少年不相上下的手速之外、还有着混迹荣耀多年的老辣手段,一局很快打完,结局不出意料。叶木把失败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叶修摘了他的耳机。
叶修直接无视了黄少天发来的消息关掉叶木的显示屏,一本正经的咳嗽两声,说:“作业都做完了?学习都学好了?”
他觉得他有必要拿出点长辈的威严,于是顺便整了整万年凌乱的衣襟。可这点威严对面前的少年丝毫无用。
“考试考的前十,自招的报名也填完了,估计年后就能被提前批到学校里。至于作业……这次的作业是要写未来规划的。”少年瞥了假正经的叶不修一眼,说,“我写的是要当电竞玩家——家里不同意我只能再离家出走一次了。”
“……”叶修觉得这小子存心要让他死。
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国际电子竞技奥林匹克赛事越来越广为人知,电竞一业也受到广大青年的热烈追捧,叶家的长辈们实在还是难以真心接受这个已经划为正规的职业。
但这小子身上流着的是苏家叶家的血脉……不是叶修自恋,只是这小子身上与生俱来的一些天赋是不可忽视的,这一点叶修在看到叶木的几局对战后便轻易得出的结论。
何况叶修本身就是一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为打游戏离家出走、然后在职业圈子混的风生水起后回家却依然被冠以战犯之名对待的典例,还是作为教给少年打游戏的“罪魁祸首”,实在没有立场苦口婆心地教导自家小侄子如何才算走上爷爷奶奶认定的“正途”之上。

很久很久以前叶修问过苏沐秋一个问题,如果苏沐橙也想要打荣耀苏沐秋会怎么做。苏沐秋的回答是尊重妹妹的选择,即使他所希望的是苏沐橙能够好好的完成学业安宁地走过此生,而不用像他们那时一样颠沛流离食不果腹。
而如今面对着一个同样是处于年华灿烂时期的少年,在人生的节点随意而又认真的告诉他自己的选择。随意的是如今他们所处的环境,认真的是少年的眼神。如同当年的叶修、如同叶修所见到的苏沐秋,炽热,坚定,倔强的眼神。
叶修想,我该告诉他他的父亲希望他可以安于学业继承家业的。
叶修想,职业圈真的很残酷,残酷的少年根本无法想象,无论是竞争的激烈,换代的迅速,职业寿命的短暂,还是岁月过后、你不得不因为状态下滑而选择退役的不甘……战场上面对的是昔日并肩的队友,你不得不去伤害一些爱你支持你的人,但你还必须保持一颗初心不被商业化的职业圈子腐蚀……
叶修想,这些他都经历过,压力大的令人发指。
叶修还想,他们一家人都不希望这个带着全家的爱与期待出生的少年过早的踏入社会、认识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黑暗面,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温和、可以善待每一个人。但他又不得不过早的踏入,提前担负起成年人才会担负的责任,因为这就是职业圈,年轻化的职业圈,注定只属于少年们的职业圈。
可叶修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一抹脸,干脆破罐子破摔,“好吧我支持你!大不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挨揍就是了!”
少年眼中的紧张被显而易见的惊喜替代。
“不会挨揍的,”他没头没尾的突然说了一句,“因为挨揍的只会有你。”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叶修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把这个以下犯上的臭小子揍一顿解解气。
他正了正脸色,眼神带上少有的认真,说:“这是你的决定,你要认真跟你爸妈商量,跟你爷爷奶奶说的时候别那么直白委婉点,人年纪大了,别气着他们……如果他们不反对,我就要给你加紧特训了,兴欣正好想要招个……”
少年打断他,说:“谁说我要去兴欣了,我要去嘉世!帮他们拿个三冠王朝!”
叶修:“……”
少年的话语慢条斯理,“我要去学神枪手,你的秋木苏闲着也是闲着,就给我用吧。”
“我要杀进职业圈,打破你的三十七连胜。”
“我要进国家队,挑翻外国佬,拿几个世界冠军回来。”
他顿了顿,声音突然柔和下来。
“这样,也算是圆了你的遗憾吧,叶修大大?”
我藏器于己身,待圆你梦之时。

有些话,是要说给想要他知道的人听的;有些事,是想证明给最想给他证明的人看的。叶木想。
荣耀或许终将被岁月淘汰,如今它已经走在迟迟暮年,但至少现在,曾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未来。
叶修喉咙有些鲠,但还是忍无可忍地又打了少年一巴掌,说,“给我老实待在兴欣,哪也不许去!”
老了,老了。叶修想,老人家就是更容易多愁善感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着,苏沐秋,这个还没成年就在这里豪言壮语的小屁孩,和你多像……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1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