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法定遗产r18 引。

各章节简书链接请看此贴回复栏。
这是一篇r18……什么女仆装啊道具啊灌肠啊科科各种我爱的sm虐身虐心相爱相杀的情节大概都会用上
第一章尺度还不算大不知道LOFTER能不能承受住,承受不住请看简书
本来想要为肉写肉结果今天写了大半天慢慢两张a3纸的剧情……只能下更写肉了……
顺便秋叶一梦那篇如果你们喜欢,麻烦点一下赞或推荐,因为我还在纠结要不要写后文苏沐秋复活……

别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突然想码字了……
——

医院打来电话说苏沐秋死了,死于车祸。可是叶秋连苏沐秋的尸体都没有见到。

他现下有些搞不清状况,无论是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这个人,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的这人性格大变。
处境也是有点尴尬的。叶秋双手被绑在椅子腿上,不得不缩起身子倚靠着身后的椅子抬头去看眼前的人。
头还有点疼,被人打的那一下没怎么留情,一下子把他敲昏的力道怎么也不见的轻,他不得不仰头看着苏沐秋,仰的脖子有点酸,还是要坚持跟他对视。
他想了想,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开口说一句什么比较好。比如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又活了,把你妹那么不负责的就丢给我管自己跑去哪逍遥了那么多年一类的垃圾话全都被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什么也不如苏沐秋再次出现给叶秋带来的冲击力大。
大到让他精神恍惚的说了一句他准备当自己死了之后在地下遇见苏沐秋时再要说的话。
“好久不见。”

叶秋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自从他选择开一个地下交易会所性质的酒吧开始。
但他没想过进来查他的人会是自己死了十年的恋人,关键是这个恋人先生对他似乎一点也没有旧情了。
直到那人走到自己这个老板面前,晃了晃手中的手铐,眼底一抹奇异的流光闪过后,那人略浅色的瞳孔盯着叶秋,一字一句的说:“叶老板,你可真是有够狡猾的。”
叶秋僵了许久的身体才慢慢找回知觉,他干咳一下,算是活动一下还有些僵硬的舌根,搜肠刮肚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苏队,好久不见。”
苏沐秋笔挺笔挺的站在他面前,眼神暗沉。
“苏队,别紧张,这都是正经生意。”叶秋勉强扯起一抹笑容,假装看不懂苏沐秋眼底暗涌的风暴,笑嘻嘻的靠上去。
“滚下来。”苏沐秋面无表情。
叶秋撇撇嘴,故作无聊的挥挥手,翻个白眼转身就要跑,不想手腕一下被身后的人扣住。
强大的拉扯力迫使他不得不转过身,苏沐秋用身躯把叶修夹在柜台的小角落,用背影挡住同僚们的视线,霸道的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时间纵使叶秋也有些喘不过气来。
手被拧到身后,双手交叠,被苏沐秋一手制住,另一只手从腰间取下随身携带的手铐,转而扣住叶秋的双手,这才放开他,好像要撇清关系一样站开半米远,低沉着嗓音道:“叶老板,我现在以涉嫌不法交易为名,将你逮捕。”
他错开身,嘴角似有若无挂起一抹笑容,道:“走一趟吧,正经生意人。”

叶秋醒来就发现自己并不是在警局,看看这周围的环境倒像某个地下室。
应该是那个以权谋私的警官长大人背着一群小弟偷偷把人绑来这里的。
但叶秋想不透为什么。
无论是苏沐秋失踪那么久,回来却变成了警官头头,还是苏沐秋性格大变再见的时候丝毫没有想要跟他相认的想法,亦或是苏沐秋以警察的名义查了他把他带走现在却把他绑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
叶秋想问问为什么,但是他说不出话来,面前的人早在他还昏迷的时候就已经在他嘴里放了一个口塞,他现在只感觉整个下巴颏是酸麻酸麻的,有些庆幸自己口干舌燥的生理状态,要是口腔稍微湿润一点指不定就会有涎液滴到自己赤裸的身上去了。
叶秋是那种无论在何处都能做到来之安之的人,就算是把他扒光放在一群穷凶极恶的人前面他也不会感到丝毫不自在。
苏沐秋摸了摸他的脸,又捏起人的下巴左右摇了摇,细细端详,手下人皮肤的质感很好,滑不溜秋倒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的皮肤。叶秋顺从的顺着他的力道左右摇摆着脑袋,就是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苏沐秋毫不避让。
“你瘦了。”苏沐秋说。
叶秋挑挑眉,吊起了眼角,即使现在他带着口塞无法说话却还是准确的传达了自己挑衅的意思。“难得苏贵人还记得我以前长什么样子。”
苏贵人低低笑出声,嘴唇似即非即擦过叶秋口中的口塞,似乎是被他散发着浅浅果木香甜的气息吸引,忍不住伸出舌尖在脸颊暗红色的勒痕上一卷而过,然后顺着那道痕迹一路滑向绳子的端头,牙关一闭轻轻一扯,口塞便落了下来。
叶秋敏感的打了个颤,苏沐秋右手扶着椅背,左手还在叶秋的下巴上没有离开,所有动作全靠嘴来完成,难免半身倾在叶秋的面前。叶秋被绑在椅子上,避无可避的整个脸埋入苏沐秋的胸前,一时间充斥了叶秋脑海的只剩下苏沐秋的呼吸、体味、还有半解得制服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但叶秋不敢有丝毫遐思。
他可不会天真地认为苏沐秋在消失了十年后以这种方式出现是为了跟他叙旧情的。
口塞顺着叶秋赤裸的身体一路蹦蹦跳跳滚到了地上。苏沐秋撤开身子退到后方,似乎饶有兴致的观赏者面前活色生香的画面。
叶秋也一脸泰然任他观赏,安之若素的等着苏沐秋先开口。
苏沐秋却先开口说了一个时间,“十四年前……”然后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叶秋的神色,似乎对他的无动于衷有些失望,弯下身子捡起掉在地上的口塞,捏在手里把玩着,慢条斯理的继续说下去,“京唐高速上有一辆运载着易燃易爆物品的大货车在一处陡坡突然刹车失灵,一路俯冲而下、笔直追尾前方正常行驶躲闪不及的家用轿车,运载的易爆物品受大气剧烈摩擦挤压悉数爆炸,卡车司机和轿车上的一对夫妇当场死亡。”
苏沐秋终于觑见叶秋的脸色变了变,站在叶秋的面前,心情甚好的开始在叶秋身上各处撩拨,嘴上豪不耽误,“经法医尸检警方调查后认定了三个死者的身份,卡车车主似乎是在行驶过程中毒瘾发作,神志混乱之下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而酿成的一起惨烈的‘意外事故‘——责任人前月刚和妻子离婚,唯一的儿子被判给母亲抚养,而这责任人上午父母外无可以承担责任的近亲,到最后夫妇的遗孤仅仅拿到了来自政府象征性的赔偿不了了之。”
“巧的是,轿车车主是为去参加市区一项十拿九稳的竞争项目,二人去世后拿到这个项目的公司经查实却是一个空头公司。本来牵涉这对夫妻的儿子女儿都是未成年人不允许媒体大肆曝光,事故的详细报道却在日后不就赫然刊登在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周刊中。各大报社纷纷查证进行报道,事故结果大肆宣扬,那小周刊的所属公司却意外的在这几日破产倒闭无从追责……而那对夫妻的公司股份却因此一夜暴跌,被叶氏财团旗下的一家公司全部买断,自此掌控那家企业自内到外全部的经济命脉,那家企业一蹶不振最终倒闭。”
叶秋右手紧了紧,做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问,“这和你把我绑成这样有什么关系——苏大大,多年不见,想不到你还爱上sm这口了?”
苏沐秋不理他,继续说着,“其实那对夫妇留下的儿子对他父母的死因一直心存疑虑,暗中调查,结果除了查出那场意外的受益者只是一个空头公司外,还查出了在这背后暗箱操作的正是后期收购了他家全部股份的叶氏财团……”
叶秋嘴角的弧度越发僵硬,但他还是强撑着勾着唇角,说,“天下姓叶的多了,苏大大你跟我说这事,不会是怀疑我是叶氏的人吧?”
苏沐秋终于肯搭理他一下了,停下忙活的双手,满意的看着叶秋的身体在他刻意的煽风点火之下不受控的起了反应,勾起眉角懒洋洋递了个眼神给他,表情高深莫测,“是啊真是巧,叶家继承人也叫叶秋,要不是咱俩朝夕相处那几年叶秋出镜率那么高,我真的会怀疑你俩是一个人了。”
“对嘛,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啊!”
这话他说的理直气壮一点也不心虚。
苏沐秋似笑非笑,说,“还有更巧的,奔波这么多年,我还查出了个内部消息——叶家还有个大少爷,是叶氏继承人叶秋的孪生哥哥……在十年前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他笑容不减的看着叶秋终于苍白起来的脸色,说,“你来我家的时间也是十年前,正好吻合呢。”
叶秋死抿着嘴唇不肯说话。
苏沐秋挑起了他的下巴,逼视叶秋开始躲闪的目光。
“天下那么多姓叶的,也有那么多姓苏的。为什么偏偏你就是叶氏的人,我就是苏氏的遗孤呢,叶修——大少爷。”

——tbc

简书链接看回复栏

评论(11)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