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法定遗产 三。束缚【手铐,项圈,划痕】3415字

依旧是虐心虐身慎入
这篇感觉拖了好久……我也没办法我也很绝望啊!不是我卡,是真的懒得打字【bu】!其实主要是这两个月事情太多了,艺考考完回学校接着开学考试,今天刚出成绩晚上我就来更文了快夸我!
下一章依旧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没准还要拖到高考后呢【打死】
不过文章即将迎来最虐的高潮x【开始我以为这篇最虐呢结果今天重新改了改大纲发现最虐的在下篇或者下下篇?】

肉部分发在群文件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

三。束缚【手铐,项圈,划痕】

叶修第二天就发烧了。
虽然苏沐秋早预料到自己玩过了火叶修可能生病,但他没想到这病来势汹汹一夜之间直接烧到了40°。
印象中叶修体质很好,相处的那两年时间苏沐秋甚至没见他感过冒。
昨天叶修射了一次晕过去后,苏沐秋压着他的腿又来了两次。叶修晕乎乎的配合,也勉强又射出来一次后,药性才算是彻底的解了。结果收拾残局的还是苏沐秋,抱着人去卫生间又冲了一遍澡,细心给人清理了一遍肠道,才抱着叶修去床上睡觉。
半夜在一个被窝里的叶修睡得并不安稳,偶尔还带着喃喃的呓语。苏沐秋没当回事儿,叶修挣扎了半天从床上爬起来,头重脚轻摔到了地上,苏沐秋迷迷糊糊听见了,还以为只是欢爱太激烈弄得他腿软,过了半天也没听见人爬起来的声音,这才感觉不对劲。苏沐秋慌忙起身看了看,看见叶修软趴趴瘫在地上毫无反应,连拖带拽把人扒拉回被窝的时候才感觉到手下皮肤散发的不正常的热度。
好烫!
苏沐秋吓了一跳,给叶修捂好了被子之后翻箱倒柜去找那万年没用的退烧药,一看日期,将将没过期,随意看了看服用方法就给他一股脑灌了下去。
发着高烧的时候,人会全身脱力时冷时热,肌肤就算是和最柔软的布料接触都会有种针扎一般的疼痛。
叶修被苏沐秋翻来覆去的倒腾着,身上难受的紧了,就闭着眼伸手去扯苏沐秋的衣服,五指一合,整个手臂都挂在苏沐秋端着水的袖子上,水杯里的水晃晃悠悠洒了苏沐秋一身,他却顾不得什么,扶正叶修的腰板,把水杯递到叶修嘴边,哄小孩子似的轻声道,“乖,张嘴喝水,多喝点水发烧就好了。”
小时候的叶修确实不经常生病,经常生病的是苏沐橙。那个妹妹体弱多病,受不的热吃不得凉,大大小小一身毛病,还是在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那段日子里落下的。
苏沐秋手上喂水的动作顿了顿,液体滞留在叶修唇边。
叶修也是渴极了,一下子喝不到水,干脆伸出那软软的红舌来够,卷了一两滴水进嘴里,砸吧一下,来不及品味便再次伸出舌头。
苏沐秋眼神暗沉,报复一样突然把杯子倾斜,水流涌进叶修口中,叶修猝不及防的呛了好大一口水,开始剧烈的咳嗽,咳得飙泪。苏沐秋无奈又赶紧去给叶修顺气。
他觉得他真是犯贱,说报仇结果是给自己找了个祖宗回来。
叶祖宗此刻还努力的咳嗽着,终于纡尊舍得睁开他那金贵的眼睛,无辜的看了一眼苏沐秋,又闭了回去。
叶修顺好气之后就躺下睡了,苏沐秋在旁边守了他一夜,半夜失眠。

叶修的烧在第二天就退了下去,苏沐秋特别庆幸昨天自己没真正进去,只是稍稍撩拨了一下下,所以那个地方仅仅有点红肿而没有发炎。身上的鞭伤被仔细处理过,也没出现什么化脓溃烂的状况。早上叶修还在昏昏沉沉的睡着,苏沐秋简单做了个早餐放在书桌后就出了门。
叶修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
眼皮胀痛,头脑昏沉,浑身虚软无力,这是叶修恢复意识后的第一反应——真是糟透了的身体状态。他强撑着起了身,从苏沐秋的衣柜里随意挑拣了几件衣服套在身上,去卫生间洗漱好之后又回到了卧室,茫然间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苏沐秋留下的早餐还有余温,叶修盯着它看了半晌,直接连汤带水合着药片一股脑倒进了马桶里去。
就这样渴死饿死也挺好。他突然自暴自弃的想着。
这个说是苏沐秋家的地方,却像是暂居的旅店,还是情侣主题的那种,拎着包就能入住,走了也不留一丝痕迹。一个空荡荡的办公桌,一个仅有几件衣服的衣柜,一个只有沙发和地毯的客厅,一个速食食品更多的冰箱,一个没有人气的房子。
就连叶修这唯一的活物,也是有着行将就木死气沉沉的心。

苏沐秋没到中午就回来了,手里拎了一大包东西,随意往玄关一扔,急匆匆走到卧室准备先行查看一下叶修的情况。
他轻手轻脚打开门,却和原本在对着镜子发呆的叶修对上了眼。
——你好些了么?
——还有哪里难受?
——怎么不多睡会,烧才刚退。
——至少你多穿些啊,就算是有地毯光着脚也会很冷。
苏沐秋想说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室内气氛有些尴尬,苏沐秋下意识把手中温度计往身后藏了藏,又犹犹豫豫的递了出来伸到叶修跟前,别扭的转开视线看向别处,说,“量量体温。”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手发呆,也没准备去接那个温度计。
苏沐秋手上的温度在空气中渐渐消散冰冷,他把温度计往桌子上一放,缩回手,嘟囔一句,“不量算了,病死拉倒。”说罢,转身又要出门去。
叶修却突然叫住他,“苏沐秋。”
苏沐秋停下脚步,回过头询问的看着他。
叶修问,“你有多恨我?”
苏沐秋身形一僵,慌忙转开视线背对着叶修看向前方,半晌,声音嘶哑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叶修愣了愣,咧开一个悲凉的笑,“偿命够么?”
气氛瞬间冷凝。叶修看不到苏沐秋的表情,只听见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说,“不够。”
杀我父母,谋我家财,让我兄妹二人自小饱受流离之苦——
仅仅是偿命,怎么肯够?
苏沐秋关上房门前又看了眼叶修,那人早已不知何时面向了窗户,看着外面。
他觉得如果能够,叶修一定会从这里跳下去一死了之。
天阴沉着,似乎永远也不会放晴。

那天之后,苏沐秋似乎突然对叶修加强了戒备,隔天把他关进地下室之后,就找人给自己家里所有的窗子加固了一层防护网,有棱有角的家具全部撤去,刀具甚至玻璃杯都被收归到一起锁进了橱子,连浴室的门都被拆下换成了钢化玻璃。
叶修等得实在无聊,地下室狭小到一眼望得见尽头那些道具的空间也打消了他想要站起来走走的念头。他缩缩身子向后靠到墙角,用被靠在前面的双手圈住腿,就着这样的姿势睡了过去。
苏沐秋在中午给叶修送饭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放在桌子上的杯子滴水未下,叶修的嘴唇已经干燥的起了轻皮。苏沐秋看了半天,走过去把叶修摇醒,低声问:“为什么不喝水?”
叶修别开头不去看他。
苏沐秋把水杯递到叶修嘴边,叶修死死闭着抵抗。苏沐秋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之后,伸手强掰过叶修的下巴对了上去!
叶修死命挣扎,连蹬带踹,被压在胸前的双手一起使劲向外推搡着。手铐夹在两人中间哗哗作响。
苏沐秋用身体的重量把叶修压在墙上让他动弹不得,一只手依然固定着叶修的下巴,另一只手探寻到叶修的下体狠狠地掐了一下!
“啊——!!!”叶修发出一声惨叫,苏沐秋的舌头见缝插针探入叶修的口腔,肆无忌惮的搅弄。两人的唇相贴合毫无间隙,水流顺着舌尖的引导悉数涌入叶修口中。叶修陡然呛咳起来,但嘴巴被死死堵着,剧烈的咳嗽只会导致更多的水呛进气管。
叶修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直到窒息感使得他全身都绵软脱力,苏沐秋才肯放开他。
他调整了一下叶修的位置,又拿来一只手铐一端拴着叶修手中的链子,另一端固定在了身后的管道上,然后他一把扯开挂在叶修身上凌乱不堪的睡袍——
眼下的光景着实让苏沐秋愣了一下。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