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巍澜】镇魂 HE.上.

P大圆了结局真的好甜好甜好甜啊可我也没忍住手痒写了一下……感觉自己不是在补天是在补刀??
结局番外思路和P大不同所以……我是剧向,大部分设定还是用的剧版,我尽量圆……尽量……尽量……
肯定是HE就对了!
依旧是下更不定期

——

赵云澜搓搓手,在幽微的火光映照之下呵出一口气。

这个空间里万物时间静止,没有日升月落寒暑冬夏,自然也没有什么冷暖交替朝生暮死之分。这里孤零零的只有他,跺脚也没有回响。

黑暗是永恒的黑暗,光只有零零星星的微弱荧光汇成缓缓流动的光河,和一团悠悠晃晃长命不灭的灯火。自与沈巍诀别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

赵云澜百无聊赖的晃晃那盏灯,里面烛火就开始忽明忽灭的颤动,却又始终在静默之后再次倔强的燃起。灯芯触手无觉,他不知道是因为这灯火本身就没有温度还是自己在身死来到这里之后失去了五感知觉。

他算了算时间。身边星河被他以万为节,百万为股凝结记事,离上次之后约是给光湖又送去了四五股。

沈巍应该快要回来了。

于是他扯着一股光河凝成的绳子,逆流端坐,在这万千星光之中寻找那一抹熟悉的光斑。

逆光之中,有一团火焰不灭反盛,在虚空之中慢慢膨胀,有一个虚影从火光之中幻化出来,逐渐凝成一个熟悉的身影。

赵云澜站起身,不紧不慢的拍了拍屁股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却紧紧盯着沈巍踱步到他面前。

二三十岁,西装革履,依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他这一世却是一个商人,不再以教书育人为生。他在商战之中所向披靡,却英年早逝于先天性心脏衰竭,结束了这简短的一生。

确切的说,沈巍的每一世都没有真正的颐养天年寿终正寝过,每一次到了二三十岁,第一世与赵云澜生命共享的后遗效应延亘到他之后的生生世世,像梦魇诅咒一样牢固的套在他的灵魂上。

赵云澜站在沈巍的面前,脑中飞快的回溯了沈巍的这一世,先他一步睁开眼后,沈巍的眼睛才缓缓睁开。

“我比你早来一步,你又输了。”赵云澜扯了扯嘴角,习惯性的想要展露一个微笑,不料面容一抽,嘴角没有被他成功的抬起,微微一挑之后就弹回了原处,整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像一块石头。他面不改色的低头给自己做了个掩护,一边掰着手指头掐算一边嘟嘟囔囔道,“这是第几次了?沈巍啊沈巍,你找不到我就算啦,你还来的比我晚,知不知道迟到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啊?”

沈巍和他一起低下头,默不作声的乖乖受训。

赵云澜见他难得乖巧,又不忍心让他继续自责,于是掰扯着话题抓瞎道,“你都输给我六次啦,这是六比几了来着?沈巍你是不是后悔和我打赌了?还是老输你都自暴自弃了?”

沈巍自己觉得是自己理亏,听赵云澜自说自唱了半天才忍不住小声给自己开脱了一句,“我有去找你的。”他用手指用力摩挲着另一个手掌,“我还留了标记提醒我去找你的……但我没有找到……没找到你……”

赵云澜愣了愣,突然一把拽起沈巍的手,沈巍死死扣着不让他看,于是他一手一个手腕强硬的把他的手分开,突然看见了他血肉模糊的掌心,然后他就没话说了。

沉默了半晌,他才勉强从牙缝里挤出来自己的声音,“你就这么对你自己的?你明知道这是在伤害你自己的灵魂的你还要这样做?我根本就不——”

沈巍猛的抬头看他,赵云澜的话却自动消了音,一个“值”字卡在喉咙里鲠了半晌,才憋成一个无奈的叹息,随手从光河里捞了几点光芒捂在沈巍的伤口上,等柔光稀释了伤口的鲜血之后才半真半假的埋怨道,“你这还越活越回去了,这么像那个小黑袍了呢。”

死亡面前万物平等,生命在终结之后都会化成颗颗星光,顺着星河回到这个生命之源的湖水之中,在洗涤之后形成新的生命再次离开这里,死生相接,轮回不息。星光映的沈巍的侧脸明明灭灭,赵云澜一时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不知道要继续说些什么,孤身一人太久,让他忘了自己生前与人逢迎交谈的技巧,也好在沈巍本身就不是话多之人,于是他们就恰好卡在了一种沉默但不尴尬的状态之中良久无言。

这是轮回的空间,人死了便失去意识化为星光,凝成光河,进入镇魂灯照亮的悠悠星湖,浑浑噩噩洗去前尘,投入下一世的身体里,生生世世,往反不歇。灵魂本是不能在这里停留,只是沈巍得了圣器主人悄悄的照拂,才得以凝出身体,停下来和赵云澜叙个旧,许一个下一世一定找到他的约定。

只是沈巍不知道赵云澜骗他,而他永远不可能在人间再次找到赵云澜,因为赵云澜被生生世世锁在了这里,他的灵魂便是这圣器能量中的一部分,如果失去了他,圣器便没了供应源,慢慢失去力量,沦落成普通的古老物件,所以他绝对不可以离开。

沉默之中,沈巍身上的光斑开始慢慢变暗变淡了,明明灭灭,又要散落成无数没有意识的星辰光斑,他慌慌抬起头来去看赵云澜,一只手将伸未伸之时带落一片碎光,他想抱一抱赵云澜,碰一碰也好,但手已经没有了知觉,没入了身边一股星河之中,他急道,“赵云澜!”

赵云澜于是抬眼看他。

“我下一世一定一定找到你!”

赵云澜笑笑,“好。”

他听了太多世的沈巍对他说出这句话,但除了应下,他也别无他话。

沈巍的身体又消散了一些,腿不见了,他没有办法继续迈向赵云澜。“我们一起走!”

赵云澜于是道,“没关系,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沈巍消失了,与星河融为了一体。

赵云澜知道他去了哪里。赵云澜没有能力离开,没有权力把沈巍留下,但给他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庭还是可以做到的。功德簿在星河碎片之中挑挑捡捡,将属于沈巍的碎片黏合勾画,添了几笔功德抵了大难,给了他还算平安喜乐的一生。

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还剩多久,沈巍在人世间兜兜转转来来回回十几世,他在原地徘徊彳亍止步不前几千年。可能这就是他一个凡人使用圣器强行更改世人命格的代价,用他一生一世永无止境的孤寂换万千人类的生存,值也不值,他有时候甚至会想当时那一腔热血誓死守护人类的自己真的是自己吗?别人的生死与他又何关联?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他和沈巍又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几十年一次却连触碰都做不到的短暂相见?

这种想法也只是置气时想想罢了,他也做不到丢下自己心中的底线。

沈巍到哪里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赵云澜无聊至极,原地蹲下看着前面波光流转的星湖。星湖的底端呈倒锥状,人便是从锥口的尖尖处降临人世,人死后会进入地下,灵魂脱离身体,顺着地下另一个正锥形的尖尖处离开,这是山河锥,上接天,下连地,山河锥本身就是撑起一方天地的圣器,如今又撑起了生死轮回。

山河锥最底部的大圆盘上圈圈绕绕,初死的人的灵魂便顺着圆盘上深浅不一纵横交错的沟壑从始绕到终,回顾一生,涤荡灵魂,这便是那长生晷,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缓慢的旋转着,周而复始,人的灵魂也各自走向不同的出口——了无牵挂之人便去往生湖,夙愿未偿心有不甘之人便要过一盏长命不灭的油灯,给逝者以梦,安亡者之魂。然后星辰上路,汇于湖泊,走马回顾,忘却今生,再世为灵。

沈巍一走,赵云澜没人说话了,又一次无聊的发起呆,黑黝黝的这旮沓空间里连个棒棒糖都没有,他砸吧砸吧嘴,偏偏想要找一个东西来叼着,寻摸了半天,就把功德笔杆放在了嘴里,闲来无事抖两下,然后盯着手里把玩的东西怔怔出神。

那是他还是赵云澜的时候,捯饬圣器鼓捣出来一个“穿越”,遇到了小鬼王,送给他了一个棒棒糖。这家伙不声不响的把他随手扔掉的糖纸收在怀里,用琥珀保存,一存就到了现在,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

赵云澜想,早知道你这么喜欢这糖,估计多给你一颗你也舍不得吃下,肯定是和这糖纸一样存着了,存到现在倒也能给我解解馋了。

末了他又长叹一声,若真是存到了现在,万年又千年的糖他也不敢吃,估计早就成了化石了。

他没注意到,功德笔尖上,有一滴黑色的墨水滴进了那池星湖,悄无声息的融了进去。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