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巍澜】镇魂 HE.中.

填个坑,这章补面面,他真的好可怜好无辜好委屈啊……

——

黑色的墨迹滴入星湖甚至没能激起一丁点涟漪便无处可寻,可好巧不巧的,就改了几个人的命格。

沈嵬出生在权高势重的长老家中,出生时这个部落的后山着了大火,两日不熄,第三日时山头下了场暴雨,浇灭了熊熊烈焰。村落靠山吃山,本身族中就供奉着一尊山神,人以为这场不灭之火是鬼精作怪,有山神将其压制,这才保全了族人的生存之处。

长老喻其义,画山压鬼是嵬字,便以之给长子命名。

沈嵬还有个双胞胎弟弟。族落以母为尊,女人才是核心,是以生一子为劳工,生二子为不详。恰巧,沈嵬的弟弟正是这不详的象征。

长老心中忌惮,把孩子放到一截断木的树洞之中让他顺水飘走生死由天,谁料两日之后放孩子的断木安安稳稳的搁浅在他家门口,洞里的孩子除了饿的气息微弱以外安然无恙,长老长叹一声,道这是天要他活下去,便不再把他送走,只是到最后也不愿给孩子起一个名字。

兄弟二人逐年长大相安无事,沈嵬是家宝明珠,他的弟弟却是弃子人奴。父母嫌弃他把他关在草屋里终日不让出门,一日三餐皆是残羹冷剩,沈嵬便偷偷留了自己分得的粮肉,偷偷给弟弟塞过去。他会趁着父亲出门打猎母亲族中议事之时溜到草屋前,给弟弟讲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故事,教给他一些刚学到的记事方法,语言文字。

虽然两人父母健在,但沈嵬才真正算得上是弟弟的一师半母。

沈嵬偷偷给弟弟带去的食物里他最喜欢吃的就是用小麦做的东西,仅仅一个馒头就能让他感觉像是尝到了山珍海味般的开心。沈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弟弟,干脆叫他面面。

于是弟弟有了名字,哥哥取的,叫沈面。

简单,好养活。

沈面对父母没什么印象,独独依赖着他的哥哥,哥哥是他生命里的唯一。

后来族落被攻陷,父母被擒,在天坛上杀死祭天,沈嵬仓皇带着弟弟逃了出来,两人风餐露宿相依为命,可毕竟年纪尚幼,无力打猎取肉,也无能分辨草药,躲在深山老林之中奄奄一息。

他们遇到了贼酋。

贼酋是杀了他们父母的人,沈嵬记得他,一直一直恨着他。 可是沈面对自己父母本身就没什么感情,他生下来就是被父母抛弃的,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又被生命里的唯一,哥哥,也无所谓的丢掉了。

他花了很长时间去相信,又花了更长更长时间去放弃,他挣扎着挣扎着,再见哥哥一面,希冀从他嘴里得到自己不是被抛弃的答案成了支撑他在贼酋手下苟活的唯一动力。

他从来没想过跟贼酋天天打来打去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贼酋没想过要告诉他。沈嵬同样没想到弟弟能在贼酋手中活下去,并且成了他阵营的一份子。

贼酋手下不只有坏人,大多也是为了家庭,为了理想,为了后代而想要拼一把的人,确切来说,地星方也不一定全错,海星方也并不是全对,谁不是为了自己谋一份利呢。拼一把,他们也许真的不用再窝窝囊囊的缩在一个角落里苟且偷生。

说到底,这世界生了他们,他们共存在这个世界,谁都有存在的意义,谁也不比谁高贵,谁也不比谁低微。

沈面也是这么想,他过了太久太久不平等的日子,想试着去争一争他们所谓的平等。

有个中年人拍拍他的肩膀,把自己偷偷藏起来的窝头塞给他,“我儿子和你差不多大,就是地星实在没什么草药,他染了瘟病也没人没法给治,我带着他跑到海星,谁想着被那些人给赶到一个山洞里,一群人守着门口放了把火……他就……”

男人的神色苍凉而绝望,沈面觉得他是在看自己,又像是透过自己在看别人。

“我也不喜欢战争,我也不想打仗杀人,可是……可是我真的被逼的没有办法……明明海星有草药可以给他治病的……可以的……只是那些人不愿意拿出来罢了……”

沈面一辈子没体会过亲情,唯一让他感觉眷恋依赖的哥哥在他病弱昏迷时把自己抛弃了,他怔怔地捏着手里的窝头,狠狠地攒成一个拳头的形状,“那……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和你儿子分开,不是你带着他来到这里求医的么……为什么只有他被带走了……”

那人痛苦的捂着脸,眉头锁的死死的,浑浊的眼睛忽明忽暗,到底还是没克制住自己,从眼角落了两行泪下来,“他们骗我可以治好他的……他们骗我……把我骗走……回来,就只剩那一把火和一个人了……”

沈面什么故事也没听进去,只是牢牢抓住几个字眼,忍不住开始想,是不是哥哥也被这群人骗走了,哥哥根本不想抛弃他,哥哥只是被骗了……

那人不再说什么,捂着眼沉默了许久,把眼泪流完之后,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黑乎乎的,是一个面具。他把面具交给沈面,说,“我看你孤苦伶仃的可怜,哪一天被贼酋抓去战场上杀人肯定会吓得要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战场上,不是他死,就是你死,没有第三种可能,你一害怕,一犹豫,你就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带着它,上战场之前就带上它,那样你就不会害怕了,你要想着,活着就好,活着就会有希望的,活着才能做你要做的事情……要好好活着……”

男人絮絮叨叨着走远了,把面具留在了沈面的手里。沈面的手狠狠地抖了几下,终于还是颤颤巍巍的把面具带在了脸上,严丝合缝的,把他的一切,都遮挡住了。

果不其然的,贼酋很早就把他派上了战场,他麻木的挥着手中的刀,可能他本来就有杀人挞伐的天赋,手起刀落,片甲不留。

他偏爱白色,在黑暗里待了太久,他喜欢那圣洁的白,更喜欢圣洁的白色被猩红的血色玷污。他觉得自己生于黑夜长于黑夜,也只有黑夜才能肆无忌惮的侵染那圣洁的白色,于是他不叫沈面了,他叫夜尊。

沈面懦弱无能,夜尊偏执疯狂。

谁都知道贼酋的阵营中,有一个战场上的白衣魔鬼,叫夜尊。

谁也都知道海星的阵营中,有一个战场上无往不胜的和平守护者,叫黑袍使。

让人嗤笑的是,夜尊长于黑夜却偏爱白色,黑袍使生为光明却着黑衣,两人都带着面具,谁也没见过他们的真容。

茶余饭后,人们开始希望这两方的王能正面打一场,他们是不同阵营的守护神,是一方顶天立地的支柱,谁赢了,那方的胜利便会成为大势所趋,指日可待。毕竟这场暗无天日的战争持续了太久太久,所有人都伤痕累累地希冀着和平。

众望所归,黑袍使和夜尊正面碰上了。沈面感同身受的了解黑袍使带面具的原因,以之为软肋,处处逼近,只为了劈开那一层伪装,让他的懦弱暴露,从而不攻自破。

他也确实成功了,他如愿的从面具下的那张脸上看到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不攻自破的人却变成了他。

那是他的哥哥,沈嵬。

他叫他夜尊。

沈面走神的一瞬间,沈嵬挥动着手里黑黢黢的刀砍了下来,恍惚间有人把他狠狠地推开,皮肉破裂的声音在耳边炸响,那人的身体直接斜着断成了两节,喷了沈面一身一脸的器脏和鲜血。

他左手伸进衣兜,紧紧的紧紧的攒住那已经发黑的窝头,抹去了一手的鲜血。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