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

群号 560660795 答案 冷棠最帅

【巍澜】镇魂 HE.下.

我把结局圆回来了,可把我厉害坏了叉会儿腰!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感觉剧版镇魂的结局其实是开始,而在原著里四大圣器构筑的轮回空间也是暗含在了剧情里,而且大庆一直在说自己是千年老猫,沈巍却找了赵云澜一万年,但在赵云澜穿越之后却沉睡了并没有去寻找,两人的约定是在最后进入轮回时才定下的约定……

我想写的东西大部分写进了文里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呢……

——

赵云澜起初没发现什么异样,千年如一的日子着实枯燥难熬,他也不会过分关注那湾星池的动静。

当他掰着指头数日子,沈巍却一直一直没有如约而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沈巍的灵魂不见了。

赵云澜一惊,慌慌触碰镇魂灯芯试图去感应沈巍的魂魄,然而在他碰到镇魂灯的一瞬间,星池中间骤然炸裂开一道白光,冲破了这个混沌空间的禁制,将这万年不见光明的虫洞的边边角角都悉数照亮。赵云澜被刺的睁不开眼,数千年下来,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痛觉,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落下,但他还是拼命试图张开眼睛,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轮回的星光在白光的相衬之下黯然失色,赵云澜感觉自己的灵魂被狠狠地弹开,本该撞向灯壁的他却毫无受阻的冲出了这个空间,镇魂灯的灯罩在他触碰到的一瞬间碎裂成漫天罡粉。他的身体受到了坠感而不受控的向某个方向拉扯,身边无数星光与他擦身而过,急匆匆的闷头撞向了引力的源头。

他无暇回顾、无力挣扎,功德笔变得巨大,逆着长生晷的纹路疯狂搅动着那一池星水,在正中心、山河锥漏斗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黝黑的漩涡,吞噬着靠近的一切,而赵云澜被吸入之后,便骤然堕入无边黑暗,沉睡不醒。

与此同时,海星联盟的两位领袖,与族人一起,满怀希冀地仰望着夜幕,看着他们的四大圣器缓缓降临世间,而他们的守护神黑袍使却蜷缩在一个勉强遮风的山洞之中,痛苦地承受着横冲直撞地填满他脑海的那些记忆。

等那撕裂般的头痛过去之后,黑袍使的手指蜷了蜷,然后死死的捏成一个拳头,他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名字,“昆仑……赵……云澜……”

他狠狠地,眼眶通红,血丝从眼角蔓延到瞳孔,眼底却有强行按捺着的泪水,半晌,他骤然松开紧握的拳头,用手掌捂住眼睛,声音嘶哑的喃喃道,“你骗我……”

远处万家灯火,彻夜笙歌,庆祝贼酋的死亡、夜尊的封印、世间不易得来的太平。

错乱的时空归位,现世的赵云澜的灵魂归入最后一趟轮回,后世无意穿越而来的赵云澜也已经回到了他的世界。

是非功过本无可评说,他制造圣器无过,抵御外敌是功,可圣器自身却沦为了力量欲望争斗的牺牲品,便成了他的过。

四大圣器安安稳稳的搁放在他身边,镇魂灯中间燃烧着幽微忽闪的荧光,那是他的魂火,顶替了赵云澜的位置。只是他命中本身带了瑕疵,一笔功德黑墨染了他心脏的另一半,唯独心尖尖上有一点点红色。他把自己的灵魂剥离出去,剔了墨色,留了红色,燃烧在灯芯里。他成了一个无魂之人。

他不知道自己的魂火足够这镇魂灯燃烧多长时间,够不够他找到赵云澜。

他只能找,只能等。

他跟赵云澜说过,一定会找到他的。

有些人注定是另一个人生命中的唯一,沈巍即使不记得赵云澜,依旧是不可抗力的喜欢上了他,他悄悄留下的棒棒糖纸成了他最珍视的东西,收在一个琥珀里,长久的戴在脖子上,一戴就是千年时间。

四大圣器构筑的大轮回随着圣器的散落而崩塌,沈巍走在一条全新的道路上看不到终点。他一步也不敢走错,生怕自己真的和赵云澜就此别过再无相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缘分是一个兜兜转转的圆圈,如同轮回一样,迷失的人在这里迷失,重逢的人在这里重逢。

寻找的时间里沈巍总是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除了在地星海星畅通无阻的黑袍使身份以外,他在海星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身份,他当过王公大臣,将军国师,议政参谋……

行行业业,形形色色。

直到有一天,他西装革履地走在大学路上,远远的看见慵懒地靠着窗台的那个人。

那人说,“我一遇见你,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沈巍知道,自己等到了。

——FIN.

评论
热度 ( 21 )

© 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