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还是想拖稿

嘉吹

【伞修】法定遗产r18 五。拆吃【路人,水果,药】

二更和一更合并在这一章节啦,三更肉被吞了,宝贝们移步QQ群吧

——
五。拆吃【路人,水果,药】
易家少主竟是以这种身份潜伏在大大小小的交易之中,神鬼不知的掌控全局。大多数人搞小动作会刻意避开主座上的Leguls,却避不过在一旁毫不起眼的“随侍”。而若是遇到某些趾高气扬的主儿,不敢对Leguls颐指气使,却敢对这小随从呼来喝去,在家中当惯了万人伺候的少爷竟能面不改色的忍气吞声——
这人对别人心狠手辣,对自己竟也毫不迁就,也难怪易家在易塘冷手下迅速做大。
叶修不动声色的收了收心神,打起十二分警惕,准备能装傻则装傻,装不过再随机应变。
他两腿收力,任自己四仰八叉的仰躺到沙发上,不理易塘冷,反而对Leguls说,“季管家把我叫到这里来,可是单纯的叙旧?还是想通了终于准备跟了我了?”
Leguls不接话茬,眼观鼻鼻观心保持沉默。
易塘冷被叶修故意忽视竟然不恼,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衣领,坐到叶修对面,伸手给两人倒了杯茶,不温不火道,“叶少爷眼力过人,不会猜不出我的身份——转移话题是没有用的。”
哪知叶修压根不搭理易塘冷,反而指着他冲Leguls冷嘲热讽,“你把我叫到这来就是为了让这端茶送水的狗腿来问一些风马牛不及的东西?”
叶修看见Leguls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心下暗自盘算。
易塘冷不算高挑,叶修半躺着刚好能平视他的下巴颏。易塘冷长相颇显阴柔,狭长的凤眼微眯,一副算尽千机运筹帷幄的精明模样,即使带着和善的微笑,也无端生出一种阴冷意味来。
易塘冷笑着说,“叶大少爷的身世可不是风马牛的东西,尤其是身为叶家人再次出现在我这地下三角里——那就更不得不管了。”
叶修皱了皱眉,这话说出来总感觉别有意味,但他揣度半天也没能明白易塘冷的意思。易塘冷也不在意叶修的回答,唇角一勾,转移了话题,道,“说是苏先生的人,叶少爷您好端端的叶氏继承人不做,非要混进苏家,可别说是为了求爱啊。”
叶修反唇相讥,“您好端端的大老爷不做,非要在自己管家下面做个端茶送水的,难道也是为了求爱?”
谁想易塘冷顺水推舟,从善如流道,“是又如何?”
叶修笑了一声,狭长的眸子微眯,有意无意瞥了Leguls一眼,问,“敢问易老爷追的是哪个爱呢?”
易塘冷眼神暗了暗,叶修不顾他的反应,似笑非笑道,“既然老爷爱人那么多,恰巧季管家和我又都是同道中人——刚刚还打听我那么多消息——既然我们看对了眼,不知易老爷愿不愿意成人之美呢。”
他说着,突然站起身,绕过易塘冷走到Leguls跟前,伸手去扯Leguls的领带,谁想Leguls踉跄两步躲开了叶修的手,抿着唇绕到叶修身侧,一正腰板竟要直接跪下。
——传闻易塘冷雷厉风行,生性多疑。明明将家族大权放给最信任的心腹季安,却又躲在暗处进行监视。他不信任任何人,只相信自己。所以对于家族“军师”的季安,他竟可以做到挑断其手筋,让他除了握笔绝无其他反抗之力……
叶修余光死死锁定着季安,Leguls比他高出一头,就待那人屈身腰腹与叶修差不多平行时——叶修骤然出手,迅速闪到季安身前,狠狠一拳击中季安胃部,同时右手探出摸出季安右侧携带的勃朗宁手枪,迅速拉开保险栓抵在了季安额头!
情况瞬息万变,刹那剑拔弩张!叶修手心沁出了汗,他死死握住枪托的指节都泛了青。他在赌,赌自己借此一人能扭转整个局面!不只是因为Leguls对于易家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位,还因为季安对于易塘冷这个人最隐晦的一层身份!
易塘冷会出现在交易场,目的又何止是监督交易!
易塘冷站在原地,狭长的凤眸中尽是阴鸷,带着他本身冷艳到刻薄的长相,竟能让人无端生出一身寒意,他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一只狗就能要挟到我?”
叶修不动声色,说,“那就要看易老爷您了。”
易塘冷紧紧盯了叶修半天,突然笑了。他站起身,整了整衣领,似是闲庭信步一样踱步走到自己的一个保镖身边,劈手拿下他举着的枪,掂了掂,同样拉开保险栓,对准了挡在叶修身前的季安,悠悠开口,“杀了他可是我自断双臂,可要想抓你,那更不容易。养一条狗用不了多长时间,但等一个让我报仇的机会——”
他舔舔唇角,眼中尽是嗜血的兴奋的光芒,“我可是等了十年了。”
复仇?
叶修心下生疑,来不及去追究这个词的含义,飞速将今晚上所有的细节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他想Leguls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但如今对俘虏的身份不言不语毫不挣扎,似乎是坦然接受然而……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可以让易塘冷不顾Leguls的安危拼个一换一出来!
不!不对!
叶修瞳孔微缩,易塘冷的食指已经搭上扳机微微使力——
Leguls给苏沐秋递箱子时明明是左手,他是个左撇子,这枪却别在了右腰上!
“砰”——!弹药离腔,飞速打到叶修方向。叶修扯着Leguls向旁边倒去,勉强躲过这一发子弹,抱着侥幸之心抬手对易塘冷开了一枪,果不其然,这发子弹是哑弹!
操!
叶修暗骂,使劲一推Leguls,借力后跳,试图冲出门去,然而易塘冷第二发子弹已经打出,“噗”一声直接穿透了叶修的左肩,强大的冲击力狠狠地把叶修钉到墙上!

叶修倒抽一口凉气,死死咬着牙关才没把痛苦的呻吟泄露出来。然而易塘冷并不准备放过他,扔掉枪迅速冲过来对着叶修的腹部就是一拳!
退无可退,连缓冲的地方都没有,这拳重的仿佛要把他打穿!叶修痛苦的弓起腰,感觉自己昨天吃的东西都要被打出来了。
全身的力量在一瞬间被抽空,他痛苦的躺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易塘冷见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转身走到茶几前,打开茶壶的盖子,Leguls迅速递上来一包东西,易塘冷当着叶修的面把它拆开融入水中,然后端起茶壶,踱着步子朝叶修走来。
似乎是黄雀终于补到了吃饱的螳螂,他心情骤然变好,又换回开始那种虚伪的笑容。
叶修冷冷的瞪着他,他也不恼,悠哉悠哉蹲下身子,挥挥手,跟后面的保镖说,“按住他,掰开他的嘴。”
四个人的力道让叶修动弹不得,叶修牙关死死咬着,Leguls便摸到叶修脸侧,寻到那个关节,一使力,竟直接把叶修的下巴捏的脱了臼,顺便托住了他的头不让他乱动。
易塘冷心情颇好的把手指伸进叶修口中搅了搅,亵玩狭弄着那条拼死想要抵抗的舌,无力抵抗的舌头受不住手指的翻搅,携带出一片晶莹的涎液,顺着嘴角留到下巴,再滴落到地上。紧接着,易塘冷便用茶壶嘴代替了手指捅入叶修口中,直接让那壶嘴扎入了喉咙里,不管叶修被这粗鲁的行为激的干呕,微抬壶身,直接把一整壶水倒入了叶修的胃里!
一壶水下肚,易塘冷撤身退后,坐在沙发上冷冷的俯视着被强行按着跪在地上的叶修。Leguls走到叶修跟前,把一个口塞塞到叶修嘴里,末端绕过耳尖被绑在了后脑处固定好,小声吩咐这四个人把叶修绑起来压着。
叶修愤怒的瞪视着眼前的两个人,易塘冷好整以暇的和他对视,忽而淡淡的开口道,“你这心计和手段,比你那当卧底的爹差远了,也难怪会被我抓到。”
叶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易塘冷的语意。

——TBC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