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黄叶】比赛当晚不见的少天哪去了r18 捆绑打屁屁x羞耻play

大半夜码出个前戏,正戏择日更,晚安

——
其实刷个副本之后半夜溜回宾馆还是不会被队长发现的,然而少天权衡了一下,在队长发现自己不见被打死和与叶修许久未见被憋死之间认真的考量了一下,少天觉得自己宁可受点皮肉苦也想要多多消耗一下蛋白质。
干事儿是个体力活,黄少天觉得吃一包榨菜顶顶多能为今晚无机盐的消耗提前做一些储备,但却并不能真正抵挡事后饥饿的侵袭。
于是他终于等到叶修交班把人拐去旅店的途中,先行绕道去了一家豆腐脑店。
期间他还偷偷睡了一会补补觉,醒来之后身上多了个大衣,衣角板板正正的掖好。黄少天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虽然叶修不说,但少天也能猜到他这一晚上给他重新盖了多少次衣服。
心底有点暖。
但感觉衣服要是没有中午辖带的韭菜味就更好了。
豆腐脑店去年还是个摊,今年就有了店面,时隔一年来到这里,果然还是这家的豆腐脑最好吃。大概这里是叶修带他来的,而现在又有叶修陪在身边的原因。
黄少天擤了擤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伤春悲秋。
他有好多话想问,比如你到底为什么退役,退役了过得怎么样,退役条件是什么,以后什么打算,还会不会回来,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打比赛——
不过现下不是问这些问题的好时机,问出来的也不一定是真话。
有些东西,还是要留在一会儿滚床单的时候去逼供才比较好。
黄少天第一次感觉到多一句废话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于是他放下手中的空碗之后也不管叶修嘴里才刚刚叼起来一根油条,一言不发拖着人就滚进了旁边的旅店里去。
这旅店他俩也是常客,通常黄少天一来杭州,这里不是起点就是终点,偶尔放了假得了空,俩人干脆吃喝拉撒几天时间全从这里待着。老板人好,也开明,不说闲话,还给帮忙打掩护,只要是有蓝雨和嘉世比赛的消息,老板都会帮俩人预留一个包房。
然而现下黄少天连给老板打个招呼问候的时间都没了,拖着人直接进了房间,猴急猴急的把人扔到了床上,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扒自己衣服。
叶修惊诧了,一路上被动的被黄少天拎着也不见他挣扎,此刻被推到了床上才悠悠问出一句话,“黄少天,你是嗑药了么,这么急?”
黄少天出人意料的没有反唇相讥,阴沉着脸扑过去,三下两下把叶修也扒了个干净。
这不对劲。叶修想。
通常少天说废话代表心情甚好,也只有是他心情好的时候才愿意跟人对喷垃圾话。
然而现在黄少天不说话了,那只能说明他心情不好,半句没有回应,说明他心情是比不好还要不好。
这通常代表着叶修要倒霉了。
上次出现这个情况的时候是在第四赛季,吴雪峰退役,叶修战败,嘉世内部出现分歧的时候。叶修状态极差,看谁都不顺眼,跟黄少天大吵了一架连分手这词都秃噜出来了,结果是黄少天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把叶修绑在床上干了整整一天,干的他死去活来讨好求饶,什么都射不出来了,差点就射了尿,黄少天才放过他。
这次好像更严重了一些。
其实他也能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解释,也确实没必要解释。不管现在过得如何,一年后,他说的,他说一年后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少天不知道这个承诺也无所谓,只要他自己知道少天也是支撑着他决意回去的动力元素之一就足够了。
有些话其实不用放在嘴边说,然而黄少天生气了。
身下这个人衣服都被脱干净了,赤条条躺在那还用一脸无辜的眼神盯着他看,看的他火冒三丈,怒火欲火一起少。
黄少天的领带都被用来绑叶修的手去了,长短正好,高举着捆在了床头,又扯来抽屉里的大麻绳,往身上绑去。叶修本来想稍稍抗拒一下,黄少天恶狠狠等了他一眼,哑声道,“你敢动一下试试。”
这世界上还真没什么叶不修不敢的事情。然而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还是别去触这人霉头了。
黄少天捆绑的手法娴熟,不知道用自家娃娃练过多少次,从上面打个结,绕过rt,一路延伸到下面,把腿摆成m型,,长长的绳子把叶修的大腿和小腿紧紧缠到一起,多余的部分就被拴在了床尾。大腿被迫大大张开,想要并拢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黄少天拉过一个软枕,给叶修垫在腰底下,掂了掂,感觉角度还是不够,干脆自己上手,一手托着叶修的腰强行把他举高,另一手从下往上,狠狠地打在了叶修的屁股上。
一巴掌,把叶修打懵了。
黄少天死死咬着牙,第二巴掌迅速跟进,“啪”的一声,比刚才还要清脆!
叶修终于想起来要挣扎,然而都说了这只是心有余而已,黄少天本来就把他死死绑住,现在又怎么能允许他挣脱。

——TBC

评论(17)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