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梦里啥都有

嘉吹

【伞修】秋叶一梦 下。4003字

叶神生日快乐。这是一个生贺文!
早就说要在叶神生日的时候发秋叶一梦下篇,这也算圆满一个梦吧。
今晚上好幸福……群里的宝贝们我爱你们,在这里表白么么哒!
凌晨放最后结局。

——

叶修的床头一直放着一张照片,那是他和苏沐秋、苏沐橙唯一一张合照。照片被保存的很好,那么多年也不见褪色,他们三人人手一张。
叶修的母亲看到这张照片总会叹气,她说如果苏沐秋还活着就好了,还活着她就又多了一个儿子了。
叶修于是笑话她说,一个孙子俩儿子还不够折腾,非要再多出来一个添乱。
叶修的父亲喜怒不善形于色,但叶修知道他一直对当时两人出柜时的勃然大怒而心存愧疚,当时只道是两个人少年心性不懂事,仅仅为了尝个鲜,如今十几年下来把叶修的坚守看在眼里、听到旁人口中对于苏沐秋曾经的故事的描述,他也知苏沐秋是多好的一个孩子,那薄怒也消散之后,叶父心中剩下的只有遗憾。
叶修同样笑话他说,非要给自己加那么多心里负担干什么,见父母也只是走个形式,又不是你们说不让就不会在一起了。毕竟他连离家出走都可以坚持十几年。叶父撂起棍子就想揍他。
苏沐橙在苏沐秋刚出事那些年天天对着这张照片以泪洗面。如今她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位母亲,在岁月的磨练下褪去了稚气,变得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和哥哥当时一样的优秀,看着照片也只会发出对于当时逼着两个哥哥拍下合照的机智的喟叹。
叶修存心不想给她说句好话,说苏沐橙若是真的机智就该顺便提醒叶修不要摆出这么不情不愿的表情了,还拍的那么丑。苏沐橙觉得自己应该大义灭亲为民除害斩了这只魔头。
只有叶木,叶木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惊叹道,“我什么时候跟你们拍的这张合照?”
叶魔头笑不出来了。
所以说过了那些人感觉叶木和沐橙相像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罢了。
照片的背景是嘉世俱乐部,只是规模还很小,标志还很新,照片上的主人公都还很年轻,而苏沐秋还在罢了。嘉世刚成立的时候苏沐橙非要拉着两个哥哥去拍合照,不知是叶修对于这种无意义又浪费打游戏时间的事情过于抵触、亦或是冥冥中早就遇见了什么,拍下了许多张照片中,只剩下一张被完美的定格珍藏。
还不知岁月究竟有多可怕的叶修嚷嚷道,“拍什么照片,以后又不是不在一起了。”
而现在他直恨不得穿越回去掐掉自己的舌头,把那句话咽到肚子里。
叶修没后悔过离家出走,没后悔过以游戏为生,没后悔过接济那些朋友而让自己一贫如洗,也没后悔过认识了苏家兄妹,跟自己父母出了柜。

苏沐秋问过叶修,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叶修说,“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苏沐秋了然的笑笑,说,“信。”
因为他就是,因为他们都是。
叶修笑话他,“感情你一开始就是弯的,存的什么心把我拉去你家里住?”
苏沐秋抻了抻胳膊,打了个哈欠,说,“哪能啊,我也是会看片打炮的大直男啊。”
叶修翻了个白眼,对苏沐秋表示万分不屑,“直男还能喜欢上我这个大老爷们?你骗鬼呢。”
苏沐秋笑眯眯的揽了下叶修的肩膀,响亮的在叶修脸上打了个啵,说道,“这不是遇到你,就弯了么。”

堂堂男子,顶天立地,叶修做事从来讲求个无愧于心,做事果断不犹豫,做了便也不后悔。偏偏他只后悔自己说了那句话,恋人之间有意无意的调笑成了让他后悔半生的谶语。
到最后那人真的缺席了他的人生,放他一个人在思念中辗转,痛苦摧枯拉朽般轻易催垮了刚失去恋人和挚友的少年的心。
叶修至今对当年的悲恸记忆犹新。
而这个少年,和苏沐秋那么相像的少年却来告诉他,他想来圆满两人的遗憾。
叶修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上午,就想抽根烟。
不良姨夫如何让三好侄子从不良的不归路回头是岸,因苦思无果,所以需要一根烟来缓解惆怅和寂寞。
这是一个真命题。
于是他踢了踢身边聚精会神打游戏的小侄子,颇显忧郁地说,“去,给我买包烟。”
少年斜了他一眼,把凳子往旁边挪了挪,远离那只作乱的脚。
叶修的腿锲而不舍的跟进,顺便高抬打游戏的贵手关掉了叶木的电脑屏幕,“去去去,趁你奶奶他们还没回来。”
叶修和叶木下的是双人本,然而稍微走一下神缺一个人也不妨碍叶修单刷终极boss,手中技能都没断一下,甚至玩起了遮影步。
少年沉默的盯着黑掉的屏幕看了两秒,扭头看了看叶修,心平气和的说,“叶修,我没钱。”
叶修随手指了指床上的钱包说,“还有五十多,能买多贵的买多贵的,剩下的你留着买糖昂。”
于是叶木给叶修买了五十块钱的棒棒糖,把所有青柠味的扒拉出来往叶修面前一堆,一脸平静的继续打游戏去,留着叶修在这里委屈至极欲哭无泪。
他认命地又把那骚包的大红塑料兜拎回小卖铺,在老板娘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换回来一包二十多块钱的劣烟,迫不及待的点上一根,一边享受的吐着烟圈一边踱着步子往家里走。
虽说是还差些日子才要过年,但街上早已有了过年那喜气洋洋的氛围,小吃、剪纸、火鞭、吹气糖、糯米人,还有从古传到今的商贩的吆喝,这座城还是像当年一样繁华,它也不会为了一个人两个人的离开而变了味道。
叶修是在春节之后离家出走的,卷了弟弟所有的压岁钱,在外面兜兜逛逛跑了好几个城市,才去的北京。
他本以为北京也只是他漂泊旅程的一个站点,他没有规划,旅途也没有终点,可是他遇到了苏沐秋,就再也没走开。
北京是他的家。
有苏沐秋的地方才是他的归宿。
无论是曾经,还是以后。
他感叹着,绕路去了他和苏沐秋一起买过鞭炮的小广场。街头熙熙攘攘,人潮涌动。有一家小商贩摊前聚集了一群半大的孩子,选好了一堆烟火,但显然没带够钱,小点的孩子任性不愿走,商贩也不放人,那像是带头的孩子就没了主意。
叶修连忙从身上兜里翻翻找找,只摸出零零星星剩下的几块钱,痛心疾首,觉得叶木不知柴米贵,忒败家,不好养活。一边心里嘀咕着一边凑上前嬉皮笑脸地问道,“老板,他们还差多少钱?”
旁边的小男孩被这突然出现的奇怪大叔吓了一跳,拉着弟弟妹妹往后退了退,警惕地看着这个突然要帮他们付钱的男人,生怕他把自家弟妹拐去卖了还钱。
小贩一见有人肯来付钱,立刻把小孩子撂到一边不管了,这边赔笑道,“差十块钱,小本生意,一点也不能少了。”
叶修问,“还是算便宜点吧,让让价,我就再买点。”
小贩眼睛一亮,故作为难地刚要答应,叶修说,“让我八块钱行吗?”
小贩惊呆了,一句话噎在喉咙里,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下文来。
叶修生怕小贩认为他会付了剩下那两块钱,赶忙补充道,“剩下那两块钱,我刷脸行吗?”
小贩和旁边的孩子一起目瞪口呆。小贩脸憋得通红,忍了半天,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你自己的脸,就值两块钱?”
叶修闻言,羞涩道,“没办法,脸皮薄么。”
小贩大概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怒道,“你就是不想掏钱么!”
叶修应承道:“你要觉得我买的少,那我再买几个好了。”他眼疾手快的把一开始就看好的炮仗往怀里一揽,故作大方地把手里可怜巴巴的几块钱递了过去,说,“不多不多,正好的,还清了,我们走了。”他说着,趁小贩彻底傻眼没反应过来,拉了旁边的孩子转身就跑。
等着转过几个街角,身后的小孩子们零零星星散开放火炮去,只有那个年纪大的男孩子留了下来,犹豫片刻,转头就要回去。叶修一把拽住他,问:“你干嘛去?”
“钱不够,不能拿,我把烟花还回去。”
叶修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谁家养的死心眼的傻孩子,耐心劝导,“你们这些东西值不了十块钱,顶多八块,成本价五块不到,他看你小唬你的。”
男孩说,“那八块钱你也没付啊?”
叶修大言不惭,“他让给我了嘛。”
男孩:“……”
“而且我干嘛要帮你们付钱?”
男孩:“……”
“你竟然想要不劳而获,这种想法很危险啊。”叶修痛心疾首。
男孩:“……”半晌,挣扎着问,“那你干嘛装作要帮我们付钱的样子?”
叶修反问,“不然他怎么能给我算便宜呢?你看这些,我买的这些,成本价也就个七八块钱,他能卖到二十,暴利啊这可是!商贩心都脏!”
男孩目瞪口呆,一脸惨不忍睹,忍了忍,没忍住,把憋了一路的话带着敬称骂出了口,“您真不要脸。”
叶修笑眯眯地脱口问,“我把我的脸给你你要么?”
男孩想也不想立刻答,“不要!”
叶修一脸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觉得他比自己家腹黑霸道的小侄子可爱多了,正要再调戏调戏这个万分憋屈的小朋友,就听男孩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爸爸……”
叶修猝不及防听见男孩这么一喊,下意识顺着男孩的目光缓缓转头。目光所及之处,两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并肩站在那里,同样惊讶的盯着叶修。

王杰希,韩文清。

叶修呆了呆,男孩迅速绕过叶修扑进王杰希的怀里,喊了声叔叔,紧张地看向韩文清,小心翼翼又喊了句,“爸爸……”
叶修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劫难逃了。
他亲亲热热地招呼,“嗨!老韩,大眼儿,好久不见!”

叶木接到叶修救急短信匆忙赶到的时候,大老远的差点以为那无良小贩找了几个帮手过来要教训叶修,撸起袖子都准备要干架了,谁知那三人竟然是认识的,叶修跟他们还挺熟。他把叶修拎走,去小贩那里补上了钱,才慢悠悠回去了家里。
叶修和老朋友见面,也没想着要和他们去喝一杯坐一坐,那俩人大概也都是有事,一起简单聊了几句就散开了。
分别之前韩文清留下来叶木的手机号,因为叶修那号关机关了几年之后,就成了空号。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韩文清当年差点以为销声匿迹的叶修是去追随了故去恋人的脚步,心惊胆战了好几个月。
叶木顶着一张青涩的脸庞,走着的路上就老气横秋地把叶修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以为你是谁啊?周泽楷啊?还想刷脸?”
“就是周泽楷也不刷脸好么,人家靠的是才华,你呢?你有脸么?”
“你以为那些小贩贩一个个傻得要死啊,万一人家撂家伙怼你呢,你跑的掉么?”
“就你这软趴趴脆生生的身子板,一榔头敲你下你就得进院躺个一年两年了好么!”
“本来就够傻的了,你要是跑着的时候再磕着脑袋,把你那为数不多的智商磕没了,还过不过了活不活了!”
“你以为你这是打架的手啊!嗯?你这是打游戏的手!游戏!荣耀!你这手要是被人打了,你拿什么打游戏去?你拿什么养家糊口去?”
“你……”
叶修再一次觉得手机这种东西就是祸害人用的,干嘛自己要给小侄子发了短信过来掏钱呢。
他掏掏耳朵,终于走到自家楼下的时候,一只手捂住了小侄子仍然喋喋不休的嘴,把他压倒墙上,认真的说道,“再吵,不给你炮仗放了。”
叶木愣了愣,闭上嘴,承接着叶修全部的体重,下意识伸出手抱了抱叶修的腰。
软软的,但赘肉早就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消瘦成了这个样子。
叶木想了想,觉得这样理所当然。叶修自己不会做饭,也懒得下楼去取外卖,平时吃一顿省一顿,打起游戏来甚至不怎么进食儿。苏沐秋去世之后,以前还有苏沐橙陪着他住,后来他就真的成了一个人独居,三餐没人管,生活没人理,偶尔请请家政,也是想起来的时候才去打个电话。
长情的人最无情。
这孤寡老人偏偏就要守着那几十年前的破房子,年纪越大越固执,那些话不说,谁都懂,也劝不动。
叶木撇撇嘴。
他个子高,但骨架子还没彻底长开,生得秀气好看,叶修没抱他的时候也没感觉出来他们竟然齐头高了。
或许是叶木更高一点。平时看不出来罢了。
他真是继承了苏沐秋所有的特点。有些记忆被埋藏的深了,记不起不代表忘的掉,就像叶修心里的苏沐秋,随随便便一个小细节就能勾起他和苏沐秋在一起为数不多的回忆。
他还是觉得自己只是到了多愁善感的年龄了,所以才这么容易想他。
其实他感觉现在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没什么不好,老跟着苏沐秋在一起早晚有一天纵欲过度精尽人亡。老人家的生活还是这样跟叶木拌拌嘴,偶尔见见老朋友,等过去几十年,白发苍苍一个人变老更好一些。
然后去地下见见那个十八岁的少年,若是他敢嫌弃自己苍老的模样,就揍他一顿,没准还能去忘川河边找个小树林滚一滚打几炮,再一起过了孟婆桥。无牵无挂,有他就好。
他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洒脱,撕心裂肺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什么的,一次就够了。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