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秋叶一梦 ED。1997字

凌晨来的结局。叶神生日快乐!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未来。
欢迎伞哥回归!
这是HE!HE!HE!明明很甜!!!!

——
三十前一天叶修等来了苏沐橙和叶秋,不出意外叶修遭到了一顿惨无人道的家暴,这次叶木终于没了特权,被爷爷一顿鸡飞狗跳十室九空地残暴处理,趁着两位老人家憋火的劲头,他丢下自家爹妈,偷摸摸拉了躲在屋子里的叶修,连日跑到了北京。
过年的时候苏沐橙来叶修这里包了顿饺子,跨了个年,和叶秋回了北京自己的家,叶木留在叶修这里,负责照顾这大过年的孤寡老人。
孤寡老叶不好伺候,半夜突发奇想要去喝酒,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大概不会再被一杯放倒那么丢人了。事实证明叶修是对的,因为他成功的喝下了两杯半,然后抱着马桶吐了半天,又哭又笑甚至唱起了歌。
叶木听了半天才听出来他哼的是什么歌,如果不是对这个歌词太熟悉,凭借叶修嗥的那几嗓子山路十八弯的调调他也听不出来这是什么歌。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大概是这些天老被触动心事,叶修在酒后彻底释放自我,把压抑了那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感情全部借着眼泪宣泄了出来,哭的毫无自持能力,脸差点摔进马桶里。
叶木心惊肉跳地冲进厕所把人捞出来,细心的扒了他衣服给他冲了冲身子,扔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按理说酒精只喝下了一点点,就算是再不能喝酒的人也不会吐的这么厉害,只是叶修压力太大了,痛苦太久了,隐藏太深了,伤口才都溃烂了,猛的被自己翻出来见了阳光,就如何都把持不住情绪了。
哭的要睡着的叶修还在没心没肺的小声唱着。
你在思念谁……
叶木捏了捏叶修的脸颊,拉起来一层皮,然后松开手,叶修的脸颊泛起了红红两个手指印。
叶修迷迷糊糊拉过叶木的手把人往下一拽,拽到床上。大概是把他当成了那个人,四肢缠了上去,软蠕蠕的在叶木耳边喃喃道,“我想你……”
叶木放在叶修身上轻轻拍打的手顿了顿,问道,“你想谁?”
叶修没有回答,他又说,“我喜欢你……”
叶木继续轻轻拍着叶修的后边,像在哄一个婴儿入睡,问,“你喜欢谁?”
叶修抱着叶木的手使了使力气,缠得更紧了些,“回来好不好……”
叶木放下了手,拥住了叶修的后背,轻声回答道,“好,我回来了……”
那你看看我,我回来了。
轮回说我此生英年早逝,可许我来世可安享一生荣华富贵,我偏偏放不下你一个人在尘世痛苦回忆,所以我倒掉了孟婆汤,偷偷回来了。
“那你不走了好不好?”
“好。”
“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
“爱吗?”
“爱。”
“爱多久?”
“一辈子。”
……
叶木拍拍叶修的肩膀,说,睡吧,睡醒了,你的沐秋就回来了。

——

叶修七老八十的时候身体竟然意外的健硕硬朗,甚至变得越来越孩子气,会因为一点小事跟苏沐秋撒娇发脾气,犟起来俩人谁都不会理谁。叶修一个气急干脆离家出走,然后苏沐秋赶在叶修进火车站之前把人拦下好声好气的服软,时间久了这竟然成了一种情趣,比如苏沐秋打的的在路上堵车了,叶修就去改签个车票,坐在候车厅继续等。有几次气急了,叶修真的一趟车回了娘家,把自己锁屋里誓死不肯见苏沐秋,那么苏沐秋就干脆把锁撬开破门而入,拉着叶修干一干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服软更多的往往是苏沐秋,因为他知道叶修的敏感。
横亘在两人中间最大的敌人,是谁也无法抗拒的衰老。

生命的旅程中有人来,有人走,那时间的洪流慢慢打磨了他们的棱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可苏沐秋看起来仍然很年轻,即使他已经活过了不亚于叶修的岁月,可他的身体,顶多只是中年而已。
可叶修老了,白发苍苍,满面沟壑,长出了老人斑。他的智力开始退化,越来越幼稚,记不起来很多事,想不起来很多人,看不清很多东西,听不到很多话语。
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戒了烟,让一向有着巨大烟瘾的人戒掉烟十分痛苦,可叶修做到了。
有了要陪着的人,就想多活一些日子,所以他戒掉了烟,改掉了一切坏习惯,作息生活饮食正常的很。
他在害怕,苏沐秋也知道他在害怕,因为佹得所以佹失,可安慰的话他说不出口。
分别的日子总会来临,无论多么抗拒、抵触,两人都不得不承认,这次是真的最后,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
该说些什么话?
叶修的清醒都成了生命中最后的回光返照。
叶修拉着苏沐秋的手说,“沐秋,阿秋。”
“我在。”
“你答应我,你别等我,别陪着我,别一个人过。你找个人,好好的,过完这剩下的日子。”
“……”
“你答应我,我不想让你等着。”
“……”
等待太过痛苦,那没有尽头的思念,从来不知道在哪里能够靠岸。叶修体味过,所以不想让苏沐秋也去尝试一遍。明明连呼吸的力气都要没了,他却还紧紧抓着苏沐秋的手。明明两只眼睛早就浑浊了,可他却死死盯着苏沐秋的面容,想要把他刻进灵魂里,再也不想忘掉。
叶修还在重复,“答应我,沐秋,我不想让你痛苦了……”
可叶修的眼神明明不是那么说的。不甘,不舍,怨怼,痴缠,爱恋,分不开,放不下,他把痛苦全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跟苏沐秋说,你忘了我,这样你就不会痛苦了。
不能死,不想活。苏沐秋重新回到这世间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一辈子放不下的叶修,可现在叶修要走了,他该去哪里寻找爱人呢。
一块青石,一抔黄土,一个阴世,一个阳间,一个活着,一个长眠……
苏沐秋咬了咬牙,感觉自己的心整个都被剜了去,慢慢的点点头,说,“好。”
窗外冰消雪霁,有一簇寒梅破雪而出,缓缓绽放。叶修瞳孔有些涣散,呼哧呼哧艰难的喘着气息。苏沐秋看见医生给叶修摘下了呼吸机,拔掉了常年插在叶修身上的软管,说叶修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大脑逐渐停止工作,然后会慢慢毫无痛苦的死去。他们走出房门,留给这艰难走过人生的爱人留下最后的时空。
苏沐秋的手紧紧握着叶修的手腕,感受着他生命逐渐的流逝,他小声问,“这次,你能等等我吗?”
伴随着心率测试仪刺耳的嗡鸣声,苏沐秋看见叶修幅度很小很小的轻轻点了点头,终于忍不住,在这晚冬的早晨,失声痛哭。

——FIN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