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棠说抽到茨木就写茨酒

群 560660795 答案 叶神最帅

【伞修】可能故事的另一种结局就是HE了呢?8899字FIN.

本来想写个长篇连载但我发现写不多,我文风稳定不住,有时候一篇文章都能变化很多个文风w所以请不要介意(ฅ>ω<*ฅ)

绝对不虐伞修!

——

苏沐秋跟苏沐橙说过,他一定让她过上好日子。

小沐橙从小跟着哥哥在外边漂泊,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但她有一个很爱她的哥哥。

苏沐秋常常跟小沐橙说,爸爸妈妈很爱小沐橙,她是在两人满满的珍惜与疼爱中来到这个世界的,只是来不及看到小沐橙降生,就出了意外。医生说,小沐橙活下来是个奇迹,当年的车祸那么严重,他们的妈妈却拼着一口气愣是生下了小沐橙才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大她五岁的哥哥和她一起沦为了孤儿。

苏沐秋说,小时候的沐橙很容易生病,总是需要住院,爸妈留下来的并不丰厚的遗产渐渐显得捉襟见肘。

有一次小沐橙发烧烧的狠了哭都哭不出,然而他们已经没有钱支付医药费了,苏沐秋只有抱着妹妹缩在路边,绝望的看这来来往往的行人。

他希望有好心人可以驻足,救一下他相依为命的妹妹。

他还小,却懂得了绝望的滋味。

他还小,却懂得了生离死别的痛苦。

他第一次开始怨恨老天的不公。

不知是不是他的愿望太过强烈,亦或是老天还想让这可怜的兄妹在人间多挣扎一些时间,有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救下了小沐橙。她把小女孩送进了医院,支付了所有的医药费,给他们买了衣服和暖融融的棉被。

然后在出院时却抱起了小沐橙。

苏沐秋紧紧抓着女人的衣角,仰起脸,直直的看着女人的眼睛,问:“你要带我妹妹去哪里?”

女人最终没有带走小沐橙,反而给他们兄妹租了一个小屋,支付了十五年的租金,留下一张卡,卡里定时打进去钱。

她所做的一切都让苏沐秋感激涕零,但女人再也没出现过。

这是一个有钱的好心人。苏沐秋想。

他不知道女人的身份名字年龄,只知道女人有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双胞胎儿子。

他把每月女人给他们的钱小心翼翼的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然后对妹妹说,有朝一日,一定要还了这一份情。

苏沐秋把所有女人给他们的钱用作支付小沐橙的学费,而他起早贪黑,摸索着门路学会了赚钱。用那些废旧的零件愣是拼凑出来一台电脑,东修西补也学会了修电器,后来他又凑了台了电脑,拉了网线,接了一大堆网上的活。

日子还能过。苏沐秋很满意,即使依旧清穷,但他有一个老天留给他的妹妹,和一个不知姓名总在帮助他们的好心人。

苏沐橙不曾问过哥哥究竟是怎么学会了那些生活的技能,他手上新的旧的疮疤老茧足以说明了一切。这世界上,毕竟不曾有真的天才。

哥哥记着那个女人的恩,她就记着那个女人和哥哥对她的恩。哥哥说,有朝一日一定让她过上好日子,她就努力,让哥哥和她一起过上好日子。

她从来不觉得生活苦,反而她很快乐。

小沐橙曾经以为,她的世界只有两个人,但有一天,他们的生活却又加入了一个人,那人出现的突然,却融入的自然,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走走停停,就走到了永远。

——

今年的冬天,H市似乎冷过了头,一夜间降下的温度让降温愣是变成了速冻。叶修初来乍到,没带过冬的衣服,此刻正抱着被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苏沐秋小心的给妹妹穿好了外套,满意的看着妹妹被他裹成了球,只剩一张小脸露在外边。

“行了。”他拍拍沐橙挂到了耳边的帽子。

沐橙抖抖身子,她觉得自己现在像极了一只企鹅。她眨眨眼,问,“叶修哥呢?”

苏沐秋低头给她整了整衣角,随口答道:“还在床上窝着呢,走吧。”

小沐橙很认真的说:“可我还没有跟他说再见。”

苏沐秋不满了,瘪瘪嘴看着妹妹说:“你也没有跟我说再见呢。”

小沐橙脱口而出:“哥哥再见!我去跟叶修哥说!”

苏沐秋觉得自己被心爱的妹妹敷衍了,心都要碎了,然而那只罪魁祸首却还心安理得的窝在床上睡着觉,他顿时就不乐意了,喊:“叶修,我妹要上学去了!”

里头的人哼也懒得哼一声,在被子里抻了抻腿,又缩回来继续窝着。

小沐橙等半天等不到答话,就要绕过苏沐秋准备跑到卧室去跟叶修说再见,苏沐秋生气了,把小沐橙一把拉回来,按住她说:“你在这等着,我把他揪出来让他跪着给你说再见!”

小沐橙噗嗤笑了,瞅了瞅哥哥,乖乖的哦了一声,在沙发上安静的等哥哥回来。

苏沐秋风风火火的就冲进了卧室,一把掀开叶修身上的被子,冷风呼的灌了进来,叶修瞬间打了个激灵,不满的拽回被子,嘟囔着:“你干嘛!”

苏沐秋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沐橙去上学,要听你给她说再见。”

叶修“哦”了一声,继续扒拉被苏沐秋抓在手里的被子,苏沐秋稳稳的把被子拿在手中八风不动。

叶修抓了两下没抓回来,反而是睡了一晚上的热气散了个干净,这下轮到叶修不满了,抬头跟苏沐秋大眼瞪小眼,嚷嚷道,“被子还我,冷!”

苏沐秋淡定的抓过叶修的衣服扔到他头上,开始叠被子。叶修大惊,扒拉开脸上的衣服就往被子上扑!苏沐秋眼疾手快抱着被子往后一收,叶修只拽住了一个被角。于是他死拽着那可怜巴巴的一个角落试图抢占更多阵地,最好把整个都拉过来。然而苏沐秋不给他机会,以脚蹬地,迅速借力慢慢的把那一丁点角落从叶修手中抽离。

叶修察觉形式不妙,破口大骂,“苏沐秋大清早的你犯什么混!冻死人了!”

苏沐秋淡定的继续使力,说:“沐橙要听你跟她说再见,穿衣服送她去。”

叶修慌忙又拽了拽被子,干脆整个人一起挂了上去,边忙活边撕心裂肺的喊:“沐橙再见!天儿太冷,哥就不送你了啊!”

苏沐秋没想到他来这招,气乐了,腾出手抽他后脑勺一巴掌,“你还偷懒!穿衣服起床!”

然后客厅里传来了苏沐橙欢快的声音:“叶修哥再见!哥哥我走了!”

苏沐秋忙不迭招呼:“走吧走吧路上小心点!”

客厅的门被小心的关上,苏沐秋刚转回视线,叶修就要趁机夺权!此举却早在苏沐秋意料之中,以脚抵地,轻松的一股脑扯过所有的被子。叶修气的也不冷了,干脆盘腿在床上坐直,等着乌黑溜圆的俩大眼难得又爆了句粗口,“靠,沐橙都走了,苏沐秋你还想干嘛!”

苏沐秋把被子塞进了柜子,头也不回说了句:“干你妹。”

叶修干脆四肢敞开躺在床上哼哼道:“我没妹妹,就一个孪生的弟弟,不过他不会给你干的你放心,有本事你倒是干我啊!”

苏沐秋扭头看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三秒,嘁了一声又转了回去。

叶修从床上扑腾起来黏到苏沐秋旁边,挂在他身上不依不饶的喊:“你干啊,有本事喊没本事做你是不是不行啊!”

苏沐秋黑了脸,右手被叶修刻意扯住怎么抽也抽不回来,于是伸出左手一巴掌呼在了叶修的屁股上,清脆的一个巴掌声让叶修愣了愣,手上劲才松了一下就被苏沐秋抓住时机把手抽了回来。

叶修就感觉眼前一花,苏沐秋把他扛在了肩上,而他整个世界倒了个个儿,全身的血液迅速涌上脑袋,一时间眼冒金星。

才回过神的叶修开始使命挣扎,在苏沐秋肩上扑棱扑棱让苏沐秋险些抱不住摔着这尊佛。

还在挣扎的小佛喊:“放,放开我!”

苏沐秋直接把他扔上了床,用衣服埋住了他。

叶修脑子这次真的不够用了,看着站在旁边撸袖子的苏沐秋颤了颤声音,问:“你……你想干嘛……”

苏沐秋甩了个白眼过去,说:“还想干嘛,赶紧起床干活。”

叶修也说不上是噎了一口气还是舒了一口气,就抱着自个儿的衣服坐在床上呆愣愣的看着苏沐秋,脑子一抽一句话就脱口而出:“你不是干么?”

苏沐秋挑了挑眉,颇有兴致的问:“干?我干你这大老爷们干嘛?”他顿了顿,故意拉长了语调,说,“就算我干……你也算男的?”

他有意无意的扫过叶修的身体,最后停留在他白色的、包裹着软趴趴一团的内裤上,咂了咂嘴。

叶修这次是真的脑抽筋了,整个人冒着傻泡又说了句:“原来男的你也干啊……”

这次苏沐秋真的无语了,一巴掌呼叶修后脑勺上,说:“赶紧穿了衣服干活,墨迹!”

叶修给拍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狠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撇撇嘴,看了眼窗外还黑着的天,愤愤的说:“天还没亮就干活,没人性!”

苏沐秋把叶修和他的衣服一起推到一边,开始整理床单,头也不抬的说:“天还没亮沐橙就去上学了。”

叶修把枕头扒拉到怀里然后滚到苏沐秋手底下,刻意摊成大字无赖道:“不管!不起!”

苏沐秋气乐了,也不收拾床,转身往门外走,就丢下句:“把床收拾了,穿衣服起床,晚了没饭吃!”还好心的帮他带上门。

叶修看着关上的门狠狠地骂:“暴君!无耻!独裁!剥削!”

结果门又开了,苏沐秋冒出个头,好笑的看着在床上置气的叶修说:“让你裸睡还喊冷。”

叶修说,“皮肤需要有氧呼吸懂不懂懂不懂!”

苏沐秋眉毛挑的老高,戏谑他说:“皮肤需不需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需要有氧运动,饿都饿不瘦。”

叶修大怒,“我哪里胖了!”

苏沐秋无视他的话,说:“以后再裸睡还嚷嚷冷,我连你的被子都收走了啊。”

叶修瞪他,“那哥就爬你被窝!”

苏沐秋昂昂下巴,说:“爬个试试,就算是男的我也干。”

叶修怂了,干巴巴看着他。

苏沐秋揶揄他:“别瞪了,我找也得找你弟那样至少长得帅的,找不到你身上。”

叶修撇撇嘴,嘟囔道:“明明我也很帅啊。”

苏沐秋没听清,又看了叶修一眼,放低了声音,说:“你刚不还说冷么,还不穿衣服。”然后又关了门。

叶修盯着那门板看了老半天。

——
一年到头总是在春节前最忙。
苏沐秋和叶修俩人忙活了大半年没白忙活,年终头的,攒下来千把块钱,收获颇丰,能过个好年。
收拾干净了屋子,把红色的福字窗花一贴,再糊上俩大红色的纸灯笼,小屋到也有了年的意味。
苏沐橙三天前放了假,此刻对于帮着哥哥置办小屋打扫房间乐此不疲。
闲暇时苏沐秋停了手中的活,抬头看了看坐在电脑桌前安然不动的叶修,挑了挑嘴角笑话他道:“你倒像尊大爷。”
叶修两眼不离屏幕回嘴道:“给大爷端杯水来。”
苏沐秋撇撇嘴,骂他:“还真要脸。”但还是擦了擦手给他端了一杯水过去,看了眼副本进度,说:“打完这本别打了,出去买年货。”
“不去。”
“不去也得去。”
叶修“嘁”了一声,不说话,苏沐秋斜靠在他椅子旁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过年也不回家?”
“不。”
“不想家?”
“嗯。”
苏沐秋没弄明白他这一声“嗯”是想的意思还是不想的意思,也没多做纠结,又问,“你在这住多久?”
叶修手底下动作一顿,很快恢复如初,说:“你嫌我麻烦啊?”
“麻烦。”
“……”叶修操作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失误,“那你想赶我走啊?”
“不赶。”
叶修强作镇定,“谅你也不敢。”
苏沐秋嗤笑一声,发现这样逗弄叶修挺好玩。叶修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游戏上边,多数时候都是“嗯啊哦”,但还是有问必答,而且总会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答案。
叶修手底下的本推进很快,数据显示出来的时候叶修刚想去点进入下一个,苏沐秋动作比他还快,先关显示器,再去关主机,动作迅速到屏幕黑了叶修都没反应过来。
他对着屏幕眨眨眼,眉头皱的死紧,转头问苏沐秋,“你干嘛?”
“说了去买年货。”
叶修歪歪头努力回想,发现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打掉苏沐秋的手又要去开机,“不去。”
苏沐秋直接拔了总电源,“说了不去也得去,不去没肉吃。”
叶修愤愤的去换衣服。

各个商家弄得红红火火,买完过年需要的吃的喝的,三人就拐去了服装店。进门一眼扫去,叶修就挑了双绿的发油的棉鞋出来放到苏沐秋面前,诚心诚意的说:“这双挺适合你的,你试试呗?”
苏沐秋直接无视他,先去给妹妹挑鞋子,叶修反而不依不饶了,找出来一双和刚才那个一模一样的女款鞋递给苏沐橙,真诚的说:“小沐橙你试试吧,又暖和又好看。”
苏沐橙看看那双鞋有点打怵,嘿嘿笑了笑就往苏沐秋身后缩。苏沐秋怒了,“你故意来捣乱的啊你!你喜欢你穿啊!”
叶修眨眨眼,虽然不理解苏沐秋为什么突然炸了毛,但捕捉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整个眼睛瞬间亮了,指指自己小心的问:“我也有啊?”
倒是苏沐秋哭笑不得,感情这熊孩子是真的喜欢这双鞋,倒是自己的炸毛莫名其妙了一些,就挥挥手说:“过年过年,新衣服谁都有。”
叶修欢天喜地的收下了,拎着新鞋不愿撒手。苏沐秋给他笑的直无语,推了他后脑勺一下问他:“傻笑什么,没买过新鞋啊!”
叶修还在嘿嘿的笑:“我妈他们以前过年买新衣服都不让我自己挑。”他嫌弃的撇撇嘴,嘁了一声不屑地说,“他们那烂爆了的审美眼光……啧。”
这话说的让苏沐秋差点怀疑自己的审美水平。
沉默了一下,不再理会叶修,专心帮妹妹挑鞋。叶修摸出来一根棒棒糖靠在墙上闲闲的看着。
苏沐秋瞅了他一眼,笑骂:“再装老成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
叶修哼哼了两声不搭理他。

买鞋的进度很快,结果苏沐秋给妹妹选完了就交钱要走。叶修拦下他,皱着眉问:“你的呢?”
苏沐秋说:“我前年买的大,今年还能穿。”
叶修沉默的看着他,眉头越皱越紧。
苏沐橙在哥哥身边探出头来,接了句:“叶修哥你别信他,他去年也这么说,我让他买他怎么都不肯!”
苏沐秋倒是没想到妹妹还记着,有些尴尬的眨眨眼。苏沐橙这次找到了帮手,跑到叶修身边扬眉吐气的看着自家哥哥,说:“我去帮哥哥挑鞋!”
苏沐秋赶紧拦下自家妹妹,忙不迭的说:“你先去挑衣服,改天再来给我买。”
苏沐橙多机灵了,一句话糊弄不过去,苏沐秋就跟自家妹妹发誓说:“我保证今年一定买,我让你叶修哥陪着我行不行?”
苏沐橙抬头看叶修,叶修不吱声。苏沐秋使劲给他使眼色,叶修这才不情不愿的点点头,算是应了。
苏沐橙撇撇嘴,还是乖乖挑衣服去了。
剩下俩人气氛有点尴尬,苏沐秋沉默了半天才说了句:“钱不多,省下我这衣服的钱还能多吃些好的。”
叶修总算抬头看他一眼,问他:“你以前过年都穿的旧鞋,不挤脚么?”
苏沐秋淡淡的笑了笑说:“我穿的我爸的,大。”
叶修抿了抿唇,黝黑黝黑的眼眸直盯着苏沐秋,苏沐秋侧了侧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苏沐橙试完衣服出来的时候,苏沐秋身边已经没了叶修的人。
苏沐橙问哥哥:“叶修哥呢?”
苏沐秋摇摇头,揉了揉自家妹妹的头发,说:“他让我们先回家。”

结果叶修一个下午都没有回来。
苏沐秋带着妹妹中午回了家,为了犒赏这年叶修给他无偿打的黑工苏沐秋给他买了一顿肯德基。苏沐橙把自己的那个汉堡掰成了两半,一半给了哥哥,一半自己吃着津津有味。另一包买给叶修的吃的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汉堡渐渐变凉,叶修都还没有回来。
苏沐秋强打起笑容让沐橙去做作业,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
沐橙问他叶修到哪去了,苏沐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他也不知道叶修去了哪。
所以只能等。即使担心的要疯掉,此刻却只能束手无策的待在家里等着那个人回来。

或许他回来的时候可以打他一顿发泄发泄怒火。

“叶修哥不会不回来了吧?”

苏沐秋真的不知道答案。他只能回给妹妹一个笑容,说着:“会回来的。”
说的他自己心虚。

直到苏沐橙揉揉肚子跑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问他怎么还没做饭,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八点。
他有些懊恼自己的粗心让沐橙挨了饿,抱歉的揉了揉妹妹的头,说:“我们出去吃。”
苏沐橙兴奋的耶了一声又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过年真好,可以一天出去吃两顿!”
苏沐秋被妹妹逗乐了,就问她:“这么喜欢出去吃啊?我做的饭这么难吃让你嫌弃咯?”
这本是句玩笑话,谁想苏沐橙认认真真的摇了摇头,看着哥哥的眼睛,“哥哥都把肉挑给我,出去吃,一人一份,哥哥和叶修哥也能吃肉啦!”
苏沐秋这次噗嗤笑出了声,转而鼻子和眼眶又有些酸胀,他故作淡定的转过身,装模作样去翻腾早上买回来的东西,翻了半天也没翻出来个什么,倒是摸出来了叶修混进去一起买下来的棒棒糖。苹果、草莓、西瓜、可乐、牛奶、葡萄……口味倒是一个不少。天知道这熊孩子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起了所有的口味瞒过他放进的购物车。交钱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还以为是不小心碰进来的,想要放回去,结果这熊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扑了出来挂在他手上死死抱着,摆明了一副你不给我买我就哭给你看的无赖样。苏沐秋甩了半天才把这熊孩子撕开,谁想叶修干巴巴站在旁边看着他,挣扎了半天才说了句:“你就给我留一根草莓味的行不,就一根……”苏沐秋哭笑不得的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说:“我以为这谁碰下来的,才想着放回去,你想要买下来就是了。”叶修噎了半天,对着苏沐秋猛瞪眼,这才憋出来一句,“浪费我感情!”苏沐秋当时只觉得这熊孩子一天不打就皮痒痒。

苏沐秋翻东西的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一抬头看见妹妹在旁边乖乖的等着,又揉了揉她脑袋,说:“走吧。”
苏沐橙歪歪头,问:“不等叶修哥了?”
“不等了。”
他带着妹妹去了楼对面的馄饨店,苏沐橙在对面小口小口喝的正香,苏沐秋这边却食不知味。
然而叶修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苏沐秋把钥匙放在了门口,然后把妹妹哄去睡了觉,自己从角落里摸出来私藏的一包烟,在阳台上点燃。
疲累了一天的心此刻慢慢的只有一句话。
担心他。
担心的要疯了。
这个突然闯入了他和妹妹的生活,却又自然而然的融入进他们世界的家伙,跟他一起早起晚睡、吵架拌嘴、一起打游戏赚钱养家、有时候天真的让人哭笑不得有时候有精明的让他无奈的家伙,会挑剔他做的饭,会看着自己把有营养的东西挑到妹妹碗里后又把自己的菜挑到他碗里,明明自己也是个和他差不多的小屁孩却又总喜欢故作老成……
什么时候,在他的世界里占了不可割舍的一块地?
什么时候,把有三个人的房子才当成了家?

一个可怕而清晰的念头浮上他的脑海。
他喜欢叶修。
和对妹妹的喜欢不一样。

清晰到他自己都能分析的透彻,却想不起是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感情。
他的世界,不知何时被这家伙入侵了,像电脑病毒一样,不知不觉就潜伏进来,借由某天,全数爆发,瞬间席卷了一切,自己的脑海只剩下了他,然后死机崩溃。
世界似乎都缄默无声,只留下还在迷惘着的苏沐秋不知何去何从。

他等不下去了,他要找到叶修。
找到他,也许一切就有了答案。

苏沐秋抓起外套冲出了门,路灯明明暗暗,夜色下的车辆慢慢吞吞的行驶。
苏沐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找来找去,找遍了一切叶修可能去到的地方。
却都没有找到那个家伙。
莫大的恐慌占据了他的心脏,他担心这人会像出现时的那样突然又突然的离开。

他疲惫的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坐在马路边又点了根烟,只吸了半口就被他烦躁的扔在地上碾灭,然后起身往家走。
或许叶修已经到家了呢。他想。
一路走的跌跌撞撞。
心中的半分希冀摇摇晃晃不可妥协。

他站在家门前,深吸一口气,就要掏钥匙。
“呃……”然后他听见了身后的小小一声,整个人僵立在门口。
苏沐秋差点以为这是自己的幻听。
而这不是。
因为那个声音接着说:“我忘带钥匙,进不去门……”那人的声线染上了一丝无辜,苏沐秋几乎可以想象那人此时的表情,比如他会眨眨眼,撇撇嘴,然后歪歪头,不顾微长的刘海遮了眼,小小声说——
“收留我一晚上呗,沐秋大大?”
就和初见时一样。

真狡猾。用这种方式撒娇讨好请求原谅。

苏沐秋半晌没有一个动作。
他迫切的想要找到叶修,但他不知道见了叶修时第一句话是要骂他还是说“回来就好”,抑或着把他锁在门外让他长长记性还是直接打他一顿出气,或者直接把他紧紧抱进怀里勒的他喘不过气来……
但他哪一样都没做。
背对着叶修把声线被刻意压的有些沉,他问:“你去哪了。”

叶修抓了抓后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先站起了身,慢慢走到苏沐秋身后,长时间蜷缩的腿还透着酸麻。他戳了戳苏沐秋的腰,苏沐秋不理他,他又戳了戳,苏沐秋还是不肯转身。
叶修只好绕到苏沐秋面前,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全塞到了苏沐秋怀里。
包裹太大,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所以叶修看不见苏沐秋愕然的眼神和红了的眼眶,苏沐秋也看不见叶修微颤的耳尖和紧张的抓住衣角的手。

隔着一大包东西,苏沐秋听见叶修说:“过年过年,新衣服谁都有。”
苏沐秋觉得自己嗓子疼。他觉得自己这时候不使劲抱住叶修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所以他把东西放在身边狠狠地抱住了叶修。
“靠靠靠喘不过气来了苏沐秋!”叶修试图挣扎。
苏沐秋直接腾出一只手搁在叶修的后脑勺上使劲揉了揉,哑着嗓子说:“别闹,让我抱会儿。”
叶修于是不挣扎了,苏沐秋也悄悄地松了松劲。叶修想了想,还是决定小小的抱苏沐秋一下下。
他凑到苏沐秋耳边,小声说:“辛苦你了,沐秋大大。”

坚强的少年抱着叶修哭了个稀里哗啦。

叶修没告诉过苏沐秋钱是他跟陶轩借来买好衣服之后给他打了一天的黑赛,甚至到现在还饿着肚子。但苏沐秋没有问过,这是两人间的信任和默契。
人与人之间有时并不需要多说些什么,不言不语才是对青春最美好的诠释。

比如叶修喜欢苏沐秋。
比如苏沐秋喜欢叶修。

叶修想,就让这人先抱着吧,休息一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人生的路啊,还长着呢。

“苏沐秋,”叶修又戳了戳他。
“干嘛。”苏沐秋还闷着声音。
“……我饿了。”
苏沐秋觉得叶修真是破坏气氛一等一的好手。

——

故事有很多种结局,谁也预知不到人生的发展方向,对于一些人来说,在一起过,坚强的走下去,就是最完美的结局。

苏沐橙在日记里写。

但所幸,我们的结局是HE。

——

后来出了一款游戏叫做荣耀,苏沐秋很喜欢这个游戏,但他把整理制作银装当成了首要任务。他觉得有必要挽救一下叶修的审美观。两人在游戏里搭档,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经之处一片腥风血雨满地狼藉,叶修用战斗法师做攻坚手,苏沐秋用神枪手做掩护。默契与生俱来,甚至不需多做言语。

他们在荣耀里认识了韩文清,认识了吴雪峰,认识了魏琛、林杰、楚云秀、林敬言……

他们建立了公会叫做嘉王朝,叶修做大,苏沐秋做小,风风火火的率领着一群人闯荡荣耀。

直到他们缔造了属于他们的王朝。

战斗的平台从网游变成了职业联赛,荣耀在一步一步坚定的向前。

很多年后,兴欣雄起。后辈们总是喜欢去了解那两位大神过去的故事。

“那个好心的女人到底是谁?”罗辑问。
叶修叼着烟在旁边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说:“我妈。有次被苏沐秋拉着回家过年,反倒让他认出来了我妈。完了之后我那老妈笑眯眯的就说了句,不错不错,亲上加亲,我一直就想要个小沐橙这样乖巧的女孩儿做闺女。”
众人感叹这世界真小。苏沐橙笑眯眯接了一句,“然后伯母就让叶修叫我哥叫哥。”
叶修一脸便秘的别扭表情。
苏沐橙接着说,“叶修那时候特别纯,我哥跟我讲,有次去买吃的,可怜巴巴的要求买一个棒棒糖,还要草莓味的。”
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叶修,叶修瞪向苏沐橙,苏沐橙狡黠的眨眨眼,完全无视叶修,又说:“他们那时候可忙了,恨不得所有时间都放在荣耀上,忙着刷怪刷材料抢boss……”
她突然高深莫测的挑挑眉,似乎不再准备继续下去,急坏了探听八卦的陈果。
叶修旁边有人顺着话接了下去:“日夜不休——”
叶修脸瞬间就绿了,起身就走,狠狠地摔上了门。
“哎呀……”苏沐秋摸了摸鼻子,转头讨好的看向陈果,问:“老板娘,有备用钥匙没,我好像要被锁门外了……”

——

苏沐橙曾经以为,她的世界只有三个人。可她后来又遇见了很多很多的人,他们出现的并不突然,但融入的极为自然。
一行人一起迈着步伐,踏在这荣耀的征途上,挥洒着青春,一往无前。
老了之后,或许他们早已各奔东西,但绝对不会失去联系。偶尔在一起聚一聚,闹腾到天明,然后一起勾着肩哼着歌,走向街头,看人潮熙攘,晨光熹微。

她想,能遇见你们真好。

在这个世界,有我们一同见证的荣耀。

——FIN

好累TAT一晚上这是多少字?

评论(10)

热度(103)